对话(204):你说他们做错了什么

@ 六月 14, 2013

时间:2013年6月14日

地点:QQ

人物:“陕西老兵计划”志愿者王二

对话人:阿九

:你做的关爱老兵公益,主要是挖掘没有被发现的老兵,去看望他们吗?

:对,去拜访和看望直接打过抗战的将士或参与过抗战的医疗、交通、通信等非战斗人员。

:做了多久了?

:从2011年11月下旬到现在,估计未来一两年还会走下去。当时也是误打误撞参与进来的。

:哦?怎么说?

:我开始对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和组织了解很少,最早关注到这事是因为2010年秋天学生上街游行抗日那天(【西安e报】663期A版),《我的抗战》制片人和导演在西安放映和交流的活动(【西安e报】663期B版)。那次活动上我结识了制片胡小鹿女士和导演曾海若,巧的是还和曾导是校友。当时一群人聊得很开心,主要是聊他们的摄制组在全国各地跑,四处去给抗战老兵采访和记录口述历史的事。

我正好在图书馆工作,个人对历史、战争也很感兴趣,于是就这么搀和进来了。虽然最后在西安本地拍摄老兵的想法没怎么实现,但是2011年11月孙春龙老师回西安,正好约了几个人一起吃饭,就叫了我。当晚吃饭的有十个人左右,有企业家、民主党派的王农大哥、华商报的几位,还有西安文理学院的许老师等人,然后一个松散的组织就这么建立起来了。

:你是创始人?

:我不是,我只是参和进来的。西安本地的组织很松散,第一次就跟网友见面一样,而且还互相不认识,都只知道孙春龙。到了现场,我还是最小的一个…

:那你们的经费是从哪里来的?每个参与者自己贴钱吗?

:经费是这样的。主要经费包括2部分。最大头是给老人的生活补助、慰问金、紧急医疗救助费用和逢年过节的礼物费。余下的就是很少量的出行费用、制作宣传品、去祭拜买物品等。前一部分费用主要由关爱老兵网、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来提供。这两家一个是论坛,一个是专门的基金会,都是专门在做关爱抗战老兵的事——收集善款和支持各地的志愿者。

然后还有少量的直接捐款,我们有一个支付宝的账户,用于接收小额的直接捐助。

出行的费用主要是油费和过路费,目前都是开车的志愿者自己垫付。不过也有深圳的志愿者大姐争取到一位匿名人士的定向资助,提供了1万元,只是这钱还没开始对付。其他出行吃饭都是大家AA的。

:你做这个也一年多了,去看望过多少位老兵了?

:超过五十位了吧,我这人比较懒,没有记录每一次的行程。

:每周末都去吗?

:有时每周末都去,有时自己事多就隔一段再去。除了我还有别的志愿者,这样基本上每周末都会有志愿者去看望老兵。

:现在西安有多少你这样的志愿者?

:我们有一个QQ群,里面人数超过200人,在西安的有七八十位了。

:还挺多的。全陕西省的老兵有多少位?

:我们去看望过或知道线索的超过200位了。

:那还是老兵多,志愿者少。我觉得你们应该对老兵和志愿者进行一个排列组合,这样才能避免有的老兵去看的人多,有的没人看。

:对,我们尽量避免那种情况发生。在城市的老兵和在农村的基本一半对一半,但是城市的生活情况相对比较好,农村就困难的很多。跑一趟农村比较难,毕竟偏远,开车一天也就差不多能跑个三四家。

:在农村的老兵大部分都很困难吗?

:三分之二都很困难。而且农村的低保很少,渭南、商洛等地的县上有的低保只有每月80元,哪里够用。

:都是国军老兵吗?

:绝大部分是。但也有这样的情况,开始是国军,后来随部队起义,加入了解放军,然后去打了抗美援朝,后来转业复员回乡,一样很困难。

:因为有国军历史?

:是的。莫名其妙就没有续上在组织内的关系。这种情况有2个典型,一个是住在商洛商州区山里,国军炮兵,东北随部队起义,然后南下解放广东、海南,最后去抗美援朝,后来复员回家;一位在渭南蒲城乡上,跟着孔从洲,后来起义,在部队得了病,转业回家,现在没人管。

:对于国军老兵,国家好像也没有什么政策?

:木有。所以他们后来就变成普通的农村老人,务农为生。

:你们每次去看他们,能给多少补助费用?

:看情况。第一次去拜访买些东西。如果困难,又符合抗战老兵的身份,可以申请补助。补贴每个月300左右,也有单独一个人居住无儿无女的,还可以帮忙送去养老院。如果是生病住院,可以申请紧急医疗救助的补贴,这个就比较多了。

:对他们来说,有人因为因为他老兵的身份来看他,已经是很大的安慰了吧。

:是啊,很多人老泪纵横。对我们这些晚辈说了很多自己儿女都不知道的事,很多人因为参加抗战,因为国民党军人的身份,后面几十年受尽了牵连和打击,连带着儿女政审也不通过,整个人生被影响被改变。

: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个老人的故事?

:乾县的俱文义。他是农村出身的大头兵,本是他哥哥的壮丁,他去顶了。后来去了云南,因为表现好,被保送到黄埔昆明分校插班学习一年半,做了国军52军(美式装备精锐部队)25师3营连长。在河北、云南一带参与抗日战争,还去了缅甸和越南。1945年在大连接受日军投降。俱老当过步兵,也当过骑兵,负过四次伤都是炮弹片划伤。2002年俱文义夫人去世后,老人独居在乾县农村,每月依靠150元政府补助生活。他是我们在陕西发现的第一位远征军入缅作战的老兵。

比较吸引我的是他的爱情故事。国公内战的时候部队驻扎上海,他和一个上海姑娘认识相爱结婚了。姑娘是上海人,家里开间珠宝行,估计是大家闺秀。1949年兵败如山倒,52军从吴淞港撤离赴台,俱老本来可以随部队撤走,但是等夫人就没去,当时52军下级军官家眷都在镇江,没能随部队撤走。可是在这之前他夫人家里买了高价票去台湾,因为等俱老,她就没跟着去。后来两人分别在不同地方被俘虏,不知怎么又找到了,上海解放后他与夫人一起接受教育,然后被遣返回乡,务农至今。夫人就去世了,现在俱老和子女生活。

老兵
俱文义  图By@霍尔上尉

:年轻时候很帅啊~

:是啊,一看就是脑子很灵活,打战很厉害的那种。而且一个陕西关中农村娃,在上海能找一个上海姑娘做老婆,很厉害了。俱老在军中应该混的很好,不然农村兵哪有机会被保送去军校学习。52军的军史你可以查一下,两任军长都是陕西人,后来全部撤到台湾,现在台湾还保留有番号,是一个旅的建制。在台湾的军长还有一任是郝柏村,也是大佬级的人物了。

:夫妻俩能在大大小小的国内运动中生存下来,还不离不弃,这是真爱啊。在运动中受牵连,应该跟俱夫人的家人在台湾有关系吧?

:运动中受牵连主要是因为俱老的国军历史。据说老太太不仅跟着回村里,而且在运动中扫大街和厕所,她家在上海可是开珠宝店的。现在老人生活还不算太差,虽然也是在农村,就是关中农村最普通的一个老头。

:最让你难过的是哪位老兵的遭遇?

:当然是我们找上门去看,人刚刚走这种。比如这位徐耀峰老人,他是河南中牟人,1924年出生,抗战时任国军167师师长赵任副官。他住在南稍门红会医院,去年3月18日我们第一次去看他,老人气色特别好,人也健谈,我们还说不容易,难得见一位状况好的老兵,当时还想着身体不错可以隔一段时间再去看看。6月中旬准备再去看的时候,打电话问就说走了。

老兵
徐耀峰老人年轻时候

:你们去看一位老兵的节奏是多久?两个月去看一次?

:差不多吧

:这种突如其来的去世真让人难以接受。哪种情况你最不能接受?

答:我最不能接受就是有线索,但是没赶在老人走之前去看一次。哪怕看一次,他都会高兴。抗战打仗参加国军这事曾让他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有陌生人从外地专门跑来看他,他会很高兴,觉得自己还是有人记得的,是个有用的人。

:“抗战打仗参加国军这事曾让他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太操蛋了。

:现实就是这样。你说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只不过是在比我们现在还小的年龄,面对外敌入侵,去参加了政府军,即国民革命军。那时候包括八路、新四军,全属于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

接下来是内战,很多人都不参加内战,想着日本人打完了,这下可以回家种田接媳妇了。49年后,要政审。你是国民党部队的吧?好,弄出来收拾一下。你生了儿女,要考学招工参军吧,第一条政审就不过。在那个年代还有什么出路。你们全家都是坏分子,这还是最轻的称谓。孩子大了要结婚,人家一看国民党子女,全都吓跑了,你说你愧对孩子不?就因为你打日本,站错了队,所以有的子女对父亲有怨气也是正常的,可以理解。

:线索都是怎么来的?

答:最初的线索来自黄埔同学会,然后陆续去拜访,有媒体的人跟上,有报道,有家属看到报道后打电话联系。

:其实这些老兵的回忆都很宝贵呢,你们怎么不把这些老兵的回忆记下来呢?

:没人手。理论来说应该都用摄像机录下来,作为资料可以后期使用。但是,没有足够人手,没有足够可以长期参与的人。我也不会摄像,还要开车,一跑跑一天。

:说说城市的老兵吧,有混得好的吗?

答:有啊,有自己经商的,收入很高。有一位黄埔老兵,还是个女兵,是武汉战干团的,当时在长官部工作。她的儿女很有出息,买了别墅住在曲江请人照顾她。其他的大部分多少都有退休单位,有工资有儿女,这样情况还算过得去。

:城市里的老兵,有过得很差的吗?

:也有。如果患病,或者老伴身体很差,经济压力就很大,

:你准备做到老兵一个个去世吗?

答:反正我现在单身,时间多,而且我也还算年轻,还上班有工资,能看一位是一位。因为我真的遇见过吃不饱饭的老兵,瘦得皮包骨。当然现在情况好多了。

:第一次看到吃不饱饭瘦得皮包骨的老兵,心里很震撼吗?

:我还好,跟我一起去的女孩哭得稀里哗啦的。老头子也在哭,我就直接说:“没事,爷爷,你老了,没人管,我还是年轻,还挣钱么。以后别为了几十块钱低保去四处找干部,我养你。”当然,这个老爷子现在情况好很多了。房子修好了,不再漏雨了,还请了保姆做饭洗衣服。

老兵
权德宜老人 图By@小色0_0

:老爷子叫什么名字?

:权德宜。是中条山战役幸存者,89岁,无儿无女,现在住在渭南市蒲城县南贾曲村,我们去的时候,他每天靠开水泡馍当饭吃。其实他当年还考上了高中呢,后来为国参军。你搜微博用户“@冰点下的沸腾”,以“权老”为主题搜索他的微博,可以看到权老现在生活改善的情况。

:其实这事没钱途,还自己倒贴钱和时间精力,但你却坚持了这么久,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最吸引我的应该就是这些老人背后的故事和人生吧。很唏嘘。那些老人都还挺豁达的,一辈子那么坎坷,现在索求很少,而且很替别人着想。每次去看一个老人,他们都很高兴。我坐在老人院子里,就算是第一次去,也觉得很安心。那种感觉很好。我开车2小时,去老兵家里坐半小时,就那半小时,他高兴,我也高兴,就完了。

而且都是看一次少一次。去年冬天,就走了15位老兵,还不算我们不知道情况的。冬天是老人的大敌,很多人过不去那个坎。这些老人基本都90岁左右,剩下的时间也都不多了,也就最近两三年的事了。我会在业余时间一直做这个事。

对话(204):你说他们做错了什么 二维码相关阅读
老兵杨德全
探望中条山抗战的陕西老兵
台湾来的培德爷爷
印度抗日西游纪实(上)(下)

××××特别提示××××

融合沟通、关爱民生,INXIAN“对话”栏目,让这个城市的每种声音,都有表达的机会~欢迎投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