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服务的终结

@ 六月 17, 2013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机器人会做梦吗?》】

今年,我所使用的Google Reader和雅虎邮箱都要停止服务,而且没得商量。停止服务的原因无非是利润达不到预期。同样,停止运营的网络游戏也是车载斗量。但是,这些互联网服务的提供者真的可以说停就停吗?

停止网络服务的依据是用户最常申请服务时所点击同意的用户协议(也叫做服务条款、最终用户许可协议等),这种协议几乎没有用户去仔细阅读,而其中大多都会约定网站(服务提供方)有权不经用户同意停止服务。

百度云服务协议规定:

鉴于网络服务的特殊性,用户同意百度云服务有权随时变更、中断或终止部分或全部 的网络服务。如变更、中断或终止的网络服务属于免费网络服务,百度云服务无需通知用户,也无需对任何用户或任何第三方承担任何责任。

Dropbox服务条款规定:

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停止、中止或更改服务,而无需事先通知你。

亚马逊Cloud Drive使用条件规定:

如果您违反本协议的任何条款,您在本协议项下的权利将自动终止,我们无须就此发出通知。在我们认为您使用服务违反了本协议、不适当、实质上超出或不同于其他用户的惯常使用方式,或涉嫌欺诈或滥用服务,或损害我们或服务的其他用户的利益等情况下,我们有权随时未经通知单方终止本协议,或限制、暂停或终止您使用服务。如果您的服务计划受限制、被暂停或终止,您可能无法访问您的文件。

无疑,亚马逊对自己停止服务设立了较高的门槛,停止服务并不是随时的无条件的。而这种门槛实际上很大程度也是自己说了算。

reader

就今年关停Reader的Google来说,其服务条款规定:

您可以随时停止使用我们的服务,尽管我们对此表示非常遗憾。Google 也可能随时停止向您提供服务,或随时对我们的服务增加或设置新的限制。

看似双方权利对等,但用户离开的权利从来都不是商家的恩赐。

用户协议成为了停止服务的基础,那么用户协议的效力就必须被重视,这是一份“点击合同”,用户点击合同生效。但作为合同,必须要符合《合同法》,需要用户真实的意思表示(详见《点击合同》、《网络用户协议的法律研究)。

另一方面,对于网络服务来说,其背后是双方的虚拟财产权。虚拟财产权已经较为明确是一种互联网环境下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的特殊权利,作为权利的所有者,网络服务提供方的权利是优于用户的,虽然合同关系是用户与网络服务提供方的纽带,但真正核心的法律关系是网络服务提供方对电磁记录的物权。

也正是服务提供方对电磁记录的物权,让其有权去在适当的时候停止服务。如果没有这个权利,网盘、电子邮箱、网络游戏的服务均是无法停止的,即使是破产公司注销也不行,显而易见,离开了服务提供商的服务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停止服务确实是网络服务提供商的权利。

那么问题就是,如何停止。如果是收费服务,那么在服务期满之前就停止服务应当要涉及退款。而停止免费服务,也需要提前通知并提供数据迁移的方便。前者是网络游戏中常见的模式,后者则常见于电子邮箱等网络服务。对于网络游戏,存在出售装备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用户是有权要求游戏运营商在停止运营时给予一定的补偿,对已购买的虚拟财产进行折旧后补偿用户。

在互联网服务越来越丰富的同时,也不断有互联网服务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除过去面对新型互联网服务对法律的挑战,法律也要处理好服务的终结。

《网络服务的终结》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别了,谷歌先生!
百度昨被黑,谷歌今退出,明天必应…?
Googer Reader:一个时代的终结
在内心深处说声:Fuck You!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