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都有作恶的冲动

@ 六月 18, 2013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原标题《黑影重重》,感谢作者“以阅众甫”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五年后的我》。】

作家罗伯特-勒德姆的畅销小说《伯恩的身份》,讲述了一个有关间谍的故事。一个被渔船打捞起来的失忆男子被救起,身体康复后他遭遇了追杀。虽然这个人并不知自己的身份和背景,但是格斗、语言技能和自卫方面表现出来的出色能力,表明他拥有过危险的经历。2002年书被拍成了电影《谍影重重》,还出了好几部。这个系列的电影特别吸引我,以至于我把它和《国家公敌》都视作比较不错的间谍类电影,乃至后来《越狱》出现,相似的情节令我意识到特工的工作不仅仅是刺激和惊险,其实他们很可怕。

比如,一个人因为手机开机而被追踪,甚至因为一个电话内容而被迅速发现并击杀,只需要拿到与相关的信息和定位,就可以知道你在做什么。后来我开始使用Google Now,发现日程和出行计划程序能很快很及时地给我的手机推送交通服务和酒店住宿提示,包括天气和下个日程,而数据来源就是你的短信、邮件和轨迹定位等等数据。

所以信息数据的使用技术越先进,我们的隐私就越危险,谷歌能够掌握的难道政府或其他组织和人不想掌握吗?比如安卓手机上经常会蹦出来一些程序要求采集你的通讯录、短信、邮件信息,比如百度、360等的程序。其实用户并不知道政府对这些网站和企业提出了什么样的要求,据我所知,现在的“两客一微”的汽车甚至商用车、乘用车等,都要求强制安装安卓行车、导航类终端,这些终端都要兼容北斗系统,而且政府部门也要求采集行车信息,并将其作为许多车型上牌、办理营运证的强制条件。所以如果你是一名车主,你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政府眼中吗?

政府掌握这些信息可怕吗?也许中国人很少会去想这些问题,因为即使政府不去利用这些信息,也可以不需要出示逮捕证件的情况就抓走一个人,留他超过48小时,或者突然发现一个人已经失踪好久,直到某天他回来说自己去协助调查。还有些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无伤大雅的话,却被实名追索约谈喝茶。像郭美美一样被人肉只是过家家的事情。有哪个网友的QQ、邮箱甚至微博没有被异地登录过?一个提供安全私密保护的网站却常常使用异常,这样正常吗?所以在这个国家,除了那些不敢去评述的来自组织的危险与威胁之外,还有许多后门、许多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人们和他们的电子设备。那些所谓的出于公共安全和反三俗目的的监控和关键字过滤就一定就毫无危害吗?如果一家网站或企业能够出于这样的目的留下后门,那为什么黑客和别有用心的人就不会发现呢?

然而,我们生活在一个还不是法治国家的所谓社会主义法治国家里,政府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他们为了很多所谓更为高尚的事情,在看着你的网络相册和隐秘日记,通过那些所谓的安全软件一天天一遍遍扫描你的硬盘,甚至就像新浪微博的编辑所说的那样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删除了帖子。那么在没有法治的环境下希望一个好政府吧,却发现一个好政府也无法阻止它的成员存在私欲和好奇心。也许你仅仅只是感到刺激拍下的性爱录像在他们看来更适合作为寂寞的晚餐,也许你的每一段内心尴尬或是羞愧的日记都被当成最好的笑料。如果只是这些就好了,谁能想到某天你所写下的日记或照片都能成为证据,被罗织罪名呢?甚至你开着手机,通讯运营商都会帮助他们找到你,你的每个电话、每个邮件都会暴露你下一步的逃避计划,在被迫害的道路上你仍然无法保护自己,只要你还和电子信息设备有关系。

所以很多年后,韩国曾经无比高调的网络实名制,被韩国最高法院以违反宪法确定的言论和通信自由等原因被否定废止了,因为除了政府违反嫌犯侵害公民的隐私和通信、言论自由,还有许许多多的网民饱受隐私泄漏、网络攻击的困扰,也许别人很容易就能拿到你的身份证信息,帮你注册帐号,进入你的银行账户,你的每段生活记录都可能像纪录片一样在公开的网络上被人欣赏。

斯诺登
斯诺登

所以我相信斯诺登对抗的就是一个政府依仗所谓的合法法案做的一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兴许他们真的合乎程序,真的出于公共安全,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真的认可。那是美国,在那个国家的建国历史上,民众饱受政府和公权力的不可靠,他们保留了为自己抗议的权利,甚至持枪。所以,不是每个人都认可《爱国法案》赋予美利坚政府的那种出于反恐和国家安全所采取的监控措施,更何况有水门事件、五角大楼越战文件事件,谁能相信美国政府不是又一次欺骗公众,做一些愚弄公众的事情呢?所以美国不只是有埃尔斯伯格,还有斯诺登。

所以我相信斯诺登违反法律是毫无置疑的,他会被诉讼被通缉,但我也相信他是一个真正的美国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异议的权利,敢于保护自己作为公民的自由和权利,随时站出来像美国英雄一样痛击政府。让他们时时刻刻绷紧神经,告诉他们:人在做,天在看。我不敢断言奥巴马政府真的做了什么坏事,他不会被国内媒体渲染得那么差,某国的防火墙、内容审查和关键字过滤要比这臭名昭著很多,但是奥巴马政府不可能一直幸运,美国民众总会找到机会让它更加规矩,这是异议的权利。

斯诺登也好,电影也好,他们始终是在告诉我们:包括政府在内没有什么是可以被相信的,个人可以做出来的坏事,网站或者企业、组织都有可能做,企业能做得出来的,政府或者官方组织就有可能做。有人在收集,就有人想法设法利用,甚至盗窃;有人做隐秘的事情,就一定有人在偷窥、监控,这个世界布满了黑色的眼睛,不抓住他们,他们就会伸出罪恶的黑手。

我们的世界就是这样,你争取不到光明的地方就一定黑影重重。

政府都有作恶的冲动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他们饱受文明的伤痛
美国需要禁止枪支吗?
亲民不仅仅是亲切
贪官死罪该不该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