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安事变》里的臆想

@ 六月 19, 2013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翻译与翻唱的风格》。】

《西安事变》这首歌写了已有整三年,一直还很喜欢。回想起来,在黑撒这第3张专辑里,大部分歌都是先定歌名后有歌词,诸如《这事你不管》、《西万路上的雨》、《蓝调情歌》、《流川枫与苍井空》、《滚来滚去》等莫不如是 — 而这首则相反。

其实以前我写过一篇未成的歌词,名为“西安事变”,但半途而废而作罢。摘录如下:

古长安的喧嚣盛世如泡沫灰飞烟灭
没有车水马龙 只留下他依然守着西大街
钟鼓楼像残花败柳一样孤独 哑口无言
爱情好像一场暴风雨 毁灭他的世界

他的内心深处 有个固执的灵魂
坚守着亘古不变 一直就崇尚的单纯
可是一场事变已经无可阻挡的席卷过来
谁也无法逃脱时代的革命 带你狂奔

之后,2010的夏天我写了一首新歌,为取个什么名儿而纠结时,突然灵感一现,觉得“西安事变”这四个字作为此歌名称甚为妥帖!于是借花献佛移花接木,便有了如今的《西安事变》这首歌。

这歌里写的大多是我亲身经历,所以下笔用情。看似情绪浅淡,实则潜伏着巨大的悲伤。伤怀的不仅是青春,更是融汇着过往友情、爱情、世界观的一切记忆。主歌部分用了不少对比的修辞,突出那个“变”字,是我非常满意的创作。而高潮处那两句“无数次我站在钟鼓楼下,听不到钟鼓奏响;无数次我走在雁翔路上,看不到大雁飞翔”更被我自封经典,常常以之洋洋自得。

在我心目中,此篇歌词与以往的《起的比鸡还早》、《城市夜生活》、《贫嘴高中生》等一样,都在倾诉着小人物的无奈思想。

但前几天躺在床上,无意间再次细细回味这篇歌词,突然有了新的发现!

哪里是屌丝的写照?!非也非也,简直是一个告别屌丝生涯的家伙打着怀旧的旗号在进行变相的炫富嘛!!

瞧着,第一句“我把房子买到了红专路”,就赤果果的声明:哥买房了!,然后“向北一站就到了小寨,我爱的女娃就在那儿上班”— Look!哥买的房子还在黄金地段,牛逼吧!而且哥有妞!

第二段里更是不要脸:“夏天来了我吹着空调,冬天晚上我抱着暖气睡觉,烟瘾上来我抽根好猫,开车兜风去子午大道”— 哥有空调哥有暖气,冬暖夏凉衣食无忧,哥抽的是陕西最好的好猫烟,而且,哥还有车!还不心疼汽油的去兜风!

虚荣还在继续:“我买了新电脑打游戏很展;整了个投影仪开家庭影院;给我的吉他装了套进口琴弦…”— 典型的一副吹嘘嘴脸,处处表现着“哥现在有钱,会享受了!”

看懂了这些再纵观全词,字里行间,全透着暴发户的虚伪幽怨!怀旧是假,炫耀是真!

天,我写的这是什么破玩意啊!

再细想一下,其实这也非我真实的生活状态:搬离父母的八年从没住过带暖气的房子,冬天都是抱着电热毯睡觉,破空调也常在盛夏呈罢工态;常抽的烟很少超过十元,虽确有一小排量国产车,但常为油价几毛钱的上涨而痛斥发改委;房子虽买了,至今款未付清,也一直没盖好;而且而且而且,根本不存在那个“在小寨上班”的妞 — 在那上班的女娃不少,可没有一个属于我!

这么想来,歌词里“我”那值得炫耀的状态,完全是一种臆想,或者是一种期望,和现实还有不小的差距。

那么,归根结底,真实的我既没有成为期望中的“暴发户”,还失去了美好的青春记忆 — 我是个多么悲催的存在啊!

附:《西安事变》歌词

我把房子买到了红专路
旁边不远就是纬二街
向北一站就到了小寨
我爱的女娃就在那儿上班

夏天来了我吹着空调
冬天晚上我抱着暖气睡觉
烟瘾上来我抽根好猫
开车兜风去子午大道

平淡的生活里偶尔会怀念
有理想的日子 虽然兜里没钱
光阴不等人 转眼已十年
我和这城市一起在改变

想起我爸给我做的纸扇
想起我妈点着蜂窝煤做饭
在学校厕所抽着一块五的窄版
骑着二八钢驴跟伙计去吃个凉皮套餐

那些日子已经 离你八丈远
阳台上再也看不到终南山
高楼大厦挡住了我的眼
看不到当年那张叛逆的脸

那些日子已经 离你八丈远
就好像曾经蓝蓝的天
我的家乡和我的初恋一样
那些最美的回忆 已经消失不见

我买了新电脑 打游戏很展
可还是想念 在游戏厅对练
整了个投影仪 开家庭影院
可还是难忘 录像厅的老板

给我的吉他 装了套进口琴弦
可再也不像当年 天天都苦练
电视上的女明星 越来越性感
可哪有初三时的同桌 让我迷恋

其实想起过去 也有过很多不满
有时候喝酒我也会忆苦思甜
可苦 也有苦的幸福
甜也有甜的伤感

那些曾在一起单纯的伙伴啊
现在埋在人海 为生活埋头苦干
你是否会在某个失眠的夜晚
想起曾经执着追求的浪漫

无数次我站在钟鼓楼下
听不到钟鼓奏响
无数次我走在雁翔路上
看不见大雁飞翔

能不能再次牵起你的手
回到那灿烂的时光
长安路一眼望不到尽头
那么漫长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
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
弹起我心爱的木吉他
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我在《西安事变》里的臆想》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最温暖的记忆
一座城市的温度 
一个快要拆掉的故事
东八里的梦想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