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41期]便衣城管

@ 六月 20,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6月20日。1789年的今天,577名法国三级会议第三等级代表进行网球厅宣誓,法国大革命开始。《旧制度与大革命》的作者托克维尔认为,法国革命是迄今为止最伟大、最激烈的革命,代表法国的“青春、热情、自豪、慷慨、真诚的年代”。下面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便衣城管

这件事还要从上周说起。6月14日,“@努力把青春过的像个樣”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称:14日17点30分左右,在钟楼开元车站处,一名男子对一位推小车卖水的老人怒骂,但不知原因是什么。中间听到老人说了句“我就是在这儿歇了下”。之后,三名男子还对老人大打出手,其中一人将小车踹倒,并将老人推倒,最后扬长而去。

便衣城管

5天之后,6月20日,“@华商网”又放出一段由网友拍摄的现场视频(地址:http://goo.gl/a7v9L ),视频证实了之前网友的曝料。视频显示,当时在场的“便衣城管”共有三人,其中一男子与老人发生推搡,并将老人推倒在地。虽然这三人身着便衣,但他们手中拿着对讲机在这里“执法”,很可能就是便衣城管。老人的说法也证实了这点,她说:“虽然这三人没穿制服,但他们天天在这里管着。他们不让卖,我已经走了,他们撵上,还把我的车子给踏坏。”

老人还描述了自己苦衷,称自己是农民,没有退休金,之前帮人打扫卫生,现在年龄大没人要了,只好出来卖水,一天能挣十几元。便衣城管,这是不是新型、变异的临时工呢?总之,对老人动手,实在太畜生了。

[2]高危行业

《潇湘晨报》6月20日刊登了一篇文章——《杨达才的“微笑”为何经不起一次误读》,其中有不少有意思的信息,请看:

  1. 一位与“表哥”杨达才熟悉的人称,杨达才在车祸现场并非真笑,而是“人就长得那样”,并提及落马后的杨达才在看守所里,仍是“看起来像在微笑”的表情,网友和媒体一开始是误读了杨达才。
  2. 陕西一个省级部门官员表示:“做政府官员真的是『高危行业』。”这名官员说,疑神疑鬼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很多同事害怕他们的面孔会出现在网络上,毁掉他们的职业生涯。
  3. 中央党校教授 林喆 分析称,网络反腐的缺陷之一是有罪推定。“网友通常是抓到一件事情,根本没有证据,就开始有罪推定,谣言在倒逼真相过程中往往涉嫌侵权。”

报道认为,官员很“脆弱”,开始被曝光的内容与直接违纪、违法行为并无直接联系,但往往他们是经不起调查的。那么,是谁让做官员成了“高危行业”了呢?网络舆论的监督,为何会越权?官员一屁股屎,却还想立牌坊,哪有这好事,黑社会还讲究“高风险才有高回报”呢。

这个党校教授也在扯淡,对官员进行有罪推定没问题。因为能被拉到网上溜的官员,显然已经有某些既成的事实被发现了,比如巨额财产、名表名车什么的,没有这些东西的“刺激”,网友不会有兴趣。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无罪推定吗?都这份儿上了,还不让官员主动交代来源?没有这道理。另外,人民网4月19日也说要对官员进行有罪推定呢

[3]警察作秀

作秀
雁塔分局局长检查上网人员身份证

华商报》报道:6月19日,公安雁塔分局出动300余民警,持续一周对辖区城中村进行突击整治,抓获15名可疑人员。在观音庙村内,一家店门口打着“按摩洗头”的招牌,背后却从事着色情交易,一对男女正交易时,被民警抓了个现行。公安雁塔分局局长唐建平还亲自到网吧,检查了上网人员的身份证。

从照片看,这次“突击整治”至少带了三家媒体,在城中村里又是盘查,又是四处纠正,谁看不出来这是作秀呢?只是苦了村里的住户。王立军之后,我们知道,警察在镜头里的形象是不能信的。有位参与行动的记者说,在抓嫖现场,我突然不想按下快门…

[4]警察打人

6月19日,“@王小二不贰”称:“『中石油低折扣加油卡诈骗案(1620期之41625期之5)』的受害者上门讨要说法,中石油西安销售公司票卡中心营业部几乎沦陷。有大批警察赶到现场,并与部分受害者发生冲突,有受害者被打倒在地。”

6月20日,“@记者谈春平”也证实了19日确实有警察打人,他还记录下了打人者的警号:015125,警车号为“陕A7591”。“@法治陕西网”还透露:谈春平受各方压力,删除了全部相关微博。另有一受害者称,警察下车就把人打了,现场的黑社会都没有动手。

《每经》跟进此事的记者透露,目前,纪委小组已经进入中石油西安分公司了,银行也开始查账,并且银行在帐目上帮中石油作假不太可能,但现在中石油西安分公司的相关领导,已经对此事闭口不谈,甚至连分公司与购买者之间的陈静媛到底是不是公司员工,都不予置评。

[5]警察托辞多

6月20日12点20分左右,“@姚意浓”在西北大新校区附近,亲眼目睹了一个变态追着一群女学生跑,抓住其中一个女孩后掀起人家裙子一顿乱摸的场景。几个女孩吓惨了,抱头痛哭。“@姚意浓”说,连我这个旁观者都惊魂未定,打110也无法接通, 遇到这样的事真不知该找谁求助。

下午15点多,当事人出现。她说:“西大附近被袭击的女生就是我。我报警了,明明摄像头都已经录下来全过程,警察却还是要我开出『受伤证明』才肯给我立案。我觉得,民警就是在敷衍我们…”说真的,民警要是把这哥们逮住,要比去城中村里秀一把,强多了。

[6]警察终于行动了

距离5月12日,网友曝出榆林市第二小学发生性侵、猥亵(1604期之4),已经一个多月了,5月22日,榆林市榆阳区教育局还声称,这是造谣,要抓曝料的网友(1613期之3)。此事终于来了后续消息,6月20日的《西安晚报》报道:近日,榆阳公安分局发出协查通报,对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进行通报,会奖励提供线索者。

报道还说,5月29日,榆阳区教育局公布对该事件的调查结果,称该事件系学校管理不严,保安失职所致,该学校包括校长高增明在内的多名工作人员因此受到记过、检查等处理。不知道报道里的“近日”是什么时候,但总不会在公布调查结果前,也就是29日之前,距离事发5月10日事发,近20天,榆阳区教育局在其中插科打诨,推卸责任,可惜不会有人承担责任。

[7]辟谣

从上周开始,就有一条“六名罪犯越狱,在西安短短一个月时间杀害78名女性,抢夺财物700多万元”的帖子出现在各种SNS里。西安警方证实,该信息系谣言。华商网还透露,源头传播者为一未成年人,警方考虑到其年龄表示只是进行谈话训诫。这种低端谣言的土壤,是同样低端的网民。其实,只要用关键词在Google里搜索一下,就可以验明真伪。在5月份,这条谣言就出现过苏州版本和乌海版本,当地的警方都已辟谣。

[8]创文

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仅剩5个没有创建成国家文明城市,西安就是其中之一。市委书记魏民洲捉急了,在19日召开的动员大会上,魏书记表示,西安“创文”要全社会共同参与,任何一个环节和部位都不能忽略。“创文”这事儿,从2008年就开始了,当时搞过“模拟自查”、随地吐痰罚50,2009年又说“创文仍有十道槛”,沉寂许久后,2011年又要清理临街的窗台(913期之2)…这次号称是要迎来“期中测评”了,事实上,这事儿只有领导关心。过去几年『创卫』搞那么多面子工程(1284期创卫那些事儿),还不够劳民伤财吗?请领导们不要发明政治正确的新词汇了。

[9]女娃一枚

女娃
点此浏览更多图片 图片来自:@王天定

这位美丽的姑娘是“@小水姑娘呀”,西外新传院院长“@王天定”介绍,她不止一次跑几十公里路,到西外长安校区听讲我们新闻与传播学院的讲座,还多次在校园里用温和理性地表达意见,像公民一样行动。王天定老师还称赞她,不管哪个学校,有这样的学生,都是学校的光荣,做老师能有这样的学生,真让人能有“王天下而不与焉”的幸福感。照片中这段话,最近一次被引用,是4月13日胡德华在《炎黄春秋》聚会发言时(全文地址:http://t.cn/zHBLIY1 )。

[10]警察管不了

这件事又要从之前说起。6月8日,“@记者刘子瑜”给“@在西安”投稿说,5月28日,在三桥聚驾庄红光路一家企业,愈百人持械强行冲入一家企业,,推土机和拉土车将企业大门冲开。报警后,警察不敢管,拍照后就走了。6月17日,“@记者刘虎”公开了这段视频(地址:http://goo.gl/5Y4Pi )。

6月20日,南都跟进了这事:该公司负责人介绍称,强拆事件发生后,公司曾拨打110报警15余次,前三次有警察来到北大门口,但未作停离即离开。视频中有一辆警车赶到现场,但也只是进行拍照,未下车对强拆进行制止。辖区派出所所长高文峰事后回应,拆迁涉及阿房宫遗址开发建设,警方只负责维持秩序,“防火防盗防事故”。对于其中是否有警方失职,所长称将调查了解。

另,“@本性爱吃肉”认为,南都的报道中,没有说这其实是建在遗址公园旁的重污染电镀厂,也没说厂子是记者(非南都记者)他叔开的。但单就此事来说,污染和厂子是谁的,跟上百人冲进厂子强拆、威胁倒关系不大。要拆完全可走正常途径,以违法手段对抗违法并不能占理。

[西安e报:164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80期]车!车!车!
[西安e报:545期]倒数第914天
[西安e报:910期]西黑一族
[西安e报:1276期]欢乐肉灵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