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悲伤的故事

@ 六月 23, 2013

故事一、这是陈老师的故事。

今年27岁的陈老师正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读博士,他的老婆在国内。今年过年的时候,陈老师激动的跟我说他买了144个套套,因为老婆年后就可以去美帝了,兴致勃勃的跟我展望了未来的生活。

到了3月,我问他,你老婆到了吗?他说,没有,出了点问题,要到4月。

到了4月,我问他,你老婆到了吗?他说,没有,出了点问题,要到5月。

后来我已经不忍心问他了,这就像一个凄惨的等待戈多的故事,嗳,弗拉基米尔,戈多明天回来吗?你说戈多她会来吗?

对了,陈老师在我的QQ备注名称是”爱斯特拉冈“。

大概是五月的时候,某天下午美帝夜半时分,陈老师说,你一语成谶了,戈多签证没有过。我说你还要等多久,他说我不知道,又说,也许戈多从来就不存在吧。

梦想

故事二、这是吴潇潇的基友麻子的故事。

昨天吴潇潇送麻子离校,所有东西都收拾完了,拉开抽屉发现最后还有一张收据,皱皱巴巴的,上面写着”梦想“,690元。

潇潇说,你什么时候买的”梦想“?

麻子想了半天说,这是香水,很早以前给前女友送的香水,香水的名字叫梦想。

麻子和女朋友已经分手很长时间了,据说他们在一起好像也有很多年的样子。

送走麻子之后,潇潇发了条微博,说记住你的梦想。麻子回复说,它就值690。又说,以后我们都没有开学了。

两个悲伤的故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真爱、喜当爹和概率论
一只猫的爱情悲剧
狗血爱情故事
饺子爱情故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