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陵县的5座通远天主教堂

@ 六月 24, 2013

原文节选于《严建设》,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那个吃不饱的岁月》】

通远镇位于高陵县北边大致4公里处,有5座大教堂,其中一座修葺一新,可供神父率信徒们做礼拜和弥撒。可惜其中3座破旧不堪,也许一场暴风骤雨来临就能成瓦砾堆。

隔壁院子1座较小点的还在封闭中,那个院子非常大,前院可能以前曾做过驾校。院内有几栋空空荡荡的旧楼,空无一人。我和老妻进入拍摄时,也几乎没见到一个人。可能跟周末有关系。

我先走进一个荒冷的院落。里面绿化的不错,法国梧桐成荫树影散乱,有狗吠,但院内没人,一栋门窗封闭的、老旧的教堂矗立在院子中央,好像是2层小楼。虽说破败,门窗还看得出是很讲究的。透过窗棂向里张望,里面也是空空荡荡,芦苇编制的顶棚还完整无损。用芦苇编制顶棚是民国时期一直到60年代住户整理房子的习惯。

墙壁上还有稚嫩笔迹的打油诗,是讽劝意味的。院内拴着条黄毛小狗,一直吠叫不停,有只猫窜过菜畦飞跑而去。院子角落长着1米高的蒿草,空闲处种有蔬菜,铁丝上晾晒着衣物,南侧的一排砖房有间可能是卫生室。不明白渭河门头挂个剪刀?猜测是古怪民俗。墙角有个旱厕,我忍着恶臭进去方便,里面苍蝇飞舞蛆虫蠕动污秽不堪。一切的一切,恍然有回到上世纪60年代之感。请诸君原谅我贴出茅厕图片。

出了院子向东,看到一座门楼,有通远天主堂的铜字。进去一看,先看到石碑和墙报。墙报文图并茂,显然是用心写画的。院内几栋旧楼,有个西式门便有水泥塑字:善随恩招救人灵,谨遵主训传圣道。横额是愈显主荣。有烟熏火燎痕迹。

前院有座破败的教堂。门窗一概全无。墙角的青砖风蚀的很厉害,好像有100年的光景。查看砖缝隙,是用白灰和江米汁浇灌的,没用水泥。

我俩踩过瓦砾堆,小心翼翼登上那座快要坍塌的教堂。楼梯是后造的从外面衔接的,扶手有很大的裂纹,其缝隙宽窄塞得进我的拳头。登上楼梯心下忐忑不安,忽然莫名想到一种抓大型猛兽的房子,叫做千斤坠。据说大型猛兽误入其中后,触碰到一个机关,那房子立即坍塌,把猛兽压死在里面。

2层很宽敞。只是房间的楼板都被人抽掉了,墙壁生着霉斑,四处凌乱不堪,青砖地板都碎了,顶棚也烂透,屋梁上贴着上世纪60年代的就报纸,一股尘土味道。虽说破败,其规模和讲究的水磨青砖、雕花,也足以说明曾经的辉煌。也许很多年以前,在遥远的法国,于连就在同样的环境里沐浴着初生的朝阳听神父诵读拉丁文。

后院有个小小的墓地。有花墙和甬道。种植着格蜀葵和雏菊。顺着月亮门走进入,后面豁然开朗,还有巨大的教堂残骸,坍塌的不像样子,只有结实的围墙傲然挺立,一个个穹型的门洞窗洞尚在。庭院里照例还是菜地,一直蔓延进了内院。有辣椒、豆角、西红柿、大葱、茄子等等。

西墙根有座坍塌的食堂,里面取饭的小窗口还用铁丝拧着,瓷砖贴的炉灶还完整无损。可能是当年天主教徒们来此集会后享用圣餐的地方。

绕过那些藤蔓缠绕的废墟,在进门口上拍摄了修葺一新的主教堂,顶上送礼者十字架,门廊上有些罗马柱。可惜没人,门窗紧闭。透过门缝看看,能看到里面一排排整齐的椅子和一些画像。

回家百度得知:通远天主教堂位于高陵县通远镇正街中段,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乾隆二十五年(1760),后成为陕西天主教教务中心,坐北向南,中为天主教,两侧为修堂、修生堂。天主堂为中西合璧式二层建筑,占地面积1166平方米,主体为哥特式尖顶,堂内彩绘圣母、耶酥及天使像。1925年年附设保禄小学及玫瑰女小,1935年改为光华小学。现状完好。存传教士墓碑12通及石狮、圣水坛等遗物。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通远天主教堂

《高陵县的5座通远天主教堂》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两座古老的天主堂
道教与基督教在周至的交融 
在西安过平安夜 
请像奥巴马那样和穆斯林对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