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种莲待花开

@ 六月 25, 2013

原文首发于《落木充耳》,感谢作者“木错”的分享,曾撰文《追忆卧龙寺方丈如诚老和尚》】

几年前,我是种了莲花的。那是睡莲,一坨黑不熘秋的根茎,一头露出几个尖来。尖儿便是睡莲的叶子,将要长出来了。

那是我第一次种莲。满心欢喜。于是便把根置入一口青花瓷缸,口径不过一臂宽,若是再宽大些才好,或是黑黢黢的土缸也是更妙的。奈何而今没了院子,不然,半缸埋入地下,边侧探出青草来,那才叫意境。

半大的缸里注满了水,根见了水,一时浮上来了,就用数个这些年来各地采来的小石头压住,虽是好看,却明白这办法到底是徒劳——根茎是在生长,不可能像石头那样老实呆着,而是一夜无事,天亮时却发现又浮在水面上了。又换了大石头好歹压住,这才算是沉入水底了。

叶子就忽忽抽出来,像一柄柄箭头,穿过了水面,把卷着的叶子慢慢舒展开来,终于就躺着了,像一圆碧绿的团扇,浮着。睡莲是要晒太阳的吧,我偏为了美,把缸放在客厅的红墙圆窗下,叶子不见阳光,却着实茁壮,一个个叠在一起,愈发显得那缸是小了点。

种莲

最初,缸里撂了几尾小红鱼,叶子遮蔽了水面,鱼儿一个个接连飘起来。到底是只剩下一条了,这才把缸摆到阳台上去,又把多余的叶子都摘了,只留五团,算是给唯一的珍稀小鱼开了个小水窗,让它可以不时探出头来呼吸几口阳光了。

摘下的叶子亦可不弃,沾水平铺在地板上,待它慢慢变乾,再小心揭去,已然一把天然小扇,只是脆如蝉翼,不可妄自摇动,磨墨舔笔,于叶片上写了风雅的词句,也是好玩的。

有一天,忽然见水底根茎处探出的小尖是圆坨坨的,不像叶子,心中一喜,知道它是要抽薹长花骨朵了。于是每天早晚趴在缸面上看,果见它一点点要探出水面,却终于不知是何缘故,眼看它绿了变黑,蔫了。此后大约五六朵都是如此,有一朵连着长长一根茎,却也黑了,蔫在水面上,叫人可怜。

没奈何,只有等。想,此番不过是第一次种莲,见了绿叶已经很喜悦了,若能见花当然是极好的事,就无心种莲待花开吧。

又一日,一早,却见那小红鱼儿在水面上张合嘴巴,围着一个圆壁嫩绿的小尖儿啃啊转啊,仿佛想要一口吞了下去,原来真是个花骨朵,不知何时已探出水面,仿佛立时将要绽开,能看出居然是朵白莲花,芯里黄色花蕊。

种莲

现在想想还是很可惜的。当时,我确是很喜悦,竟带着喜悦的心上班去了,实在无趣得紧。待到傍晚归来,花已大绽,洁白无瑕,淡而无味,如梦如幻,简直就像假花,又真实不虚。我怔怔地看它,屏住唿吸,生怕浊气伤了花瓣儿,又连忙取来相机,以微距模式拍了几张。谁想第二天再看,果然就香消玉殒,在水面上缩成一团,慢慢被那小鱼儿一口口吞了,吃了个一乾二净。

我就疑心那尾红鱼是个什么玩意变的,竟有这等造化,又恨自己去上什么破班啊,该沏了茶,在阳台上翻翻闲书,看它一点点绽放,与它消磨了一整天的时光才是正道。

种莲

此后几年,又种了几次,茎叶都不甚丰茂,更无缘见花。今春,忽又想到种莲,不种睡莲,尝试栽了荷花,根茎就是平日吃的藕,在花木市场挑了根茎适中的,以布条束之,与石块绕系,比此前的用石头压住它,要方便多了。初时,水不宜多,待抽出藕芽,再添水至满缸,则箭柄次第伸展,愈后者愈高,竟有一米不止,团叶如扇,临窗而立,于微风中摇曳,观之心荡神怡。

只是而今未到花期,有的叶子枯萎了,捲曲垂下,倒是另一番别致风味。种莲观叶,耳目清静,收获了几多,很满足了。

种莲

无心种莲待花开 二维码相关阅读
秀秀我的水族箱
校花教你泡功夫茶
散发着茶香的手枕
看看咱的原生态相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