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46期]造谣的都是媒体

@ 六月 25,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6月25日。1951年的今天,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即CBS)开始播映世界上第一个彩色电视节目。现在,我们回到西安——

[1]高新一中再上神坛

与以往四年一样,陕西省高考分数线在6月25日这天出炉:一本,文科540分,理科485分;二本,文科486分,理科435分;三本,文科386分,理科330分;高职,文科200分,理科150分。(相关:2009年2010年2011年2012年)

和前几年比起来,这个分数线很难说高,联系之前的报道——今年陕西高考考生比去年少了8000多人,这些事实都指向了一个结果:现在考大学并不难。估计今年的高考录取率比去年要高,4年后又是大学生遍地走,招工难,然后再和农民工比工资了~

历年高考状元
11人中只有一人不是来自西安五大名校

相比分数线的降低,高新一中包揽陕西省文理科状元并不算是什么新鲜事。2010年高新一中也曾包揽文理科状元(550期之1),一举出了三个状元(其中有两人并列理科状元),当时的高新一中那才叫风光一时无两呢。而根据西部网的计算,从06年到今年,8年来高新一中一共贡献了11位状元。2010年那期的e报主编“飞扬古”叹道:高新一中从此走上神坛。那么至今它在这个神坛上坐的稳稳当当,这份荣耀从高中一直延续到初中,不信看今年的小升初民办学校录取分数线(1632期之5),高新一中初中校区的区外分数线高达276分,在所有的民办学校中高居第一位。

[2]一场成功的状元秀

或许是为了以上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人们的状元情结,总之,教育部门不准炒作高考状元的严令早被忘得一干二净。所以今年高新一中利用这两位状元好好地搞了一场秀。

状元合影
文理状元合影,文科状元穿的是DKNY哦,家里很有钱呢~

这两位来自高新一中的状元都是男生,文科那位叫高羽洋,理科那位叫王鹏宇,当然不出意外,他们的志愿都是北大清华。媒体的报道很有意思,看得出来高新一中对此有所准备,比如文科状元高羽洋形象好,走的就是阳光大男孩的路线;理科状元王鹏宇比较内敛,则直接被称为有“状元相”。再比如不经意地说出两个状元初中时是同班同学(至于是哪所初中,所有人都心中雪亮吧),至今关系都很好,文科状元甚至在接受采访时直接约理科状元一起去台湾玩儿

应该说,这一场高新一中的状元秀,搞得相当不错,既展示了状元并不是书呆子,又表达了学生间关系融洽,学习范围浓,还打出了“基情”这张牌,可以作为学校公关界的范例了。

[3]分人啦~

生源抢夺战

图上这名穿着“我在清华等你”T恤的是曾经的高新一中学生,他们作为高考胜出者,现在现身说法来帮自己的大学招生。不用怀疑,北大也有。这种情况对于高新一中等西安五大名校并非第一次,这是一场关于优秀生源的战争(170期之4329期之6604期之4704期之9),当高考成绩公布,战争悄然开始。

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栏目曾经总结过2012年陕西省的北大清华录取生源地,发现清华北大录取240人,而西安的五大名校就占了九成。这意味着考不上五大名校,就没什么希望上清华北大。可以说,这一场关于优秀生源的战争,也是五大名校对北大清华录取人数的瓜分战。

说一句政治不正确的话,高考即使再公平,对于参加高考的学生来说:天分、勤奋、运气和父母有钱都很重要。

[4]造谣的都是媒体

6月25日这天,全城媒体主要有两个任务:1、拿到分数线;2、找出状元。在微博时代,这两个任务自然是越早拿到越有可能首家发布。于是今年就出了个乌龙,12点前后,《华商报》、腾讯大秦网、新浪陕西等媒体先后报道了另一个分数线,后来被证实为谎报。

@酱油-子非鱼@小女有图等网友怒斥:“你们怎么会先后两次如此大的变动新闻内容?你们可知,多少学子家长在焦急的等待这一刻?”“作为媒体怎么可以这样忽悠我们呢,请你给我们个交代!”@楚子延V认为这是为了抢所谓的“第一时间”,而忘记核实新闻来源,是一次很好的教学案例。

正巧就在这天,《北京晚报》援引某调查,报道称“微博热点三分之一是谣言”。如果这个命题成立,那么根据今天的乌龙可证,其中4/5都是类似这种谎报分数线的谣言,在微博上炮制传播这些谣言的始作俑者就是类似《华商报》、腾讯大秦网、新浪陕西这样的媒体。

[5]电视会议也得来

《华商报》最近还报道了一件事:6月24日下午,陕西省禁毒委员会召开全省电视电话会议,结果12个县参会人员很少,彬县、平利甚至无人参会。这是不是谣言,新华网西部网都有相关报道,有意思的是,《华商报》后来默默地删了这条稿子,总之在《华商报》的御用网站——华商网上已经没有这篇稿子的链接了。

那条被删的稿子中详细地描写了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安东在点到时的情形:

在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安东通过大屏幕观察了各地的会场情况。“华县8人、蒲城13人、富平6人,镇巴6人、永寿人、彬县0人、汉阴1人、平利0人…”安东一连串说出12个区县的人数。…平利县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参加会议,彬县在安东提出批评,且开会已过了45分钟,杜航伟准备宣布会议结束时,才有一名穿制服的民警从会场门进入。

于是安东大怒,认为这是严重的官僚主义,责令相关负责人在3天内说明情况并作出深刻检查。只要在职场中打过滚,都知道领导训话的会再无聊也要积极参加,否则就太不给领导面子了,这次事大了。

[6]贩毒得真多

继续说禁毒的事。为了给6月26日国际禁毒日献礼,陕西电视台《都市热线》、《都市快报》两个栏目分别在北郊大明宫遗址公园附近和钟楼的政府定点戒毒治疗点发现了毒品交易市场。

  • 笃臣巷与大明宫遗址一街之隔,这里有一处销售海洛因的“专卖店”,屋内毒贩称:“越到626越没事。”电视台记者秘密取证好几天,然后发现路边就有警务亭,结果得到的答复却是“你打110,那边是太华路管滴…”
  • 钟楼的政府定点戒毒治疗点叫美沙酮戒毒门诊,就在案板街,每到下午这里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出货市场,知情人说,这些出货人经常会把来这里戒毒的人发展成了他们的客户。

既然管不住,那就放开吧,放开成本低了,说不定反倒有奇效。

[7]人工何首乌

早上10点半左右,@Hero王成看到省广电中心对面,有人拿了一个男人形状的植物在叫卖,围观的人非常多。卖家说能治百病的,尤其是治疗男性那啥病最有效…

何首乌

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在这条投稿发出之后,相当多的好心人纷纷指出:这么夸张肯定是人工培育的何首乌,而且是放在模具里长的~

[8]不走天桥就要看红绿灯

6月24日早上@HotPink甜甜圈路过边家村十字,亲眼目睹一个老奶奶被出租车撞死。《西安晚报》跟进了此事,还原现场发现车祸发生在早上5点10分左右,被撞老人拉着一辆废品车走到边家村十字北口闯红灯时,一辆出租车和老人发生了碰撞。司机下车查看后吓得哭个不停。等120来时,老人已确认死亡。根据周围市民的分析,老人可能是嫌上天桥麻烦,市民赵师傅说:“闯红灯不对,但我今年40多岁,上个天桥都觉得挺费劲儿,何况70多岁的老人还拉个车。”

但年纪大并不能作为闯红灯的理由,@小鸡的猫丽亚认为:“子女、政府以及社会应该多做些…整个社会的尊老也不是门票景点和公交上免个票就够了的。以前我年轻时也不懂,从有次看到我妈扶着过街天桥栏杆艰难挪动脚步上楼梯,从有次看她过马路比年轻人更紧张低看红绿灯,我才真的理解什么叫做老。”

[9]多招正式工

延安城管打人事件(1625期之1、21626期之31628期之11631期之1)之后,《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应该对提供政府公共服务的事业单位进行编制改革,要人事相符、权责一致,这样才能提高政府公共服务的水平。这篇文章的真正意思是事业单位的正式编制要扩张,事业单位的正式工要多多招人。言下之意是如果城管的正式工多,就不会派临时工,不会打人了。这个逻辑简直能叫人笑掉大牙,传说中的图样图森破就是这样…

按照这个逻辑,6月25日早上10点左右@阅微草堂在碑林区测绘西路买早餐时,遇到的城管绝对是临时工。这位城管当时正在收费,据摊主讲之前摆摊每月要交600元,现在涨到每月1000元,而且不开票,交了就没事了。

收费
收费的人就是照片中未穿制服且叉腰的这位

不过此人没穿制服没出示证件,也有可能不是城管,@刘万货提供了一个线索,可能不是城管,而是街办人员:“便民早市属于辖区的管理单位属于街道办事处,收费都是街办收的,城管是不敢参与的,所以来了只能赶摊…”赶明儿要是哪个街办惹得天怒人怨了,《人民日报》可能会建议街办也多招些正式工。

[10]器材专业不代表一切OK

这是@风继续吹Justin制作的延时作品《魅力西安》(视频地址:http://goo.gl/BaUFz),共花费两天时间拍摄,用的器材及后期软件都很专业,可惜没有主线,有些乱。@关中-老人点评道:这个城市最大的主线不就是历史和文化么,如果没有历史和文化,拍的再好的西安也不是西安,只是西安。

[西安e报:164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85期]热死我们吧
[西安e报:550期]高新一中走上神坛
[西安e报:915期]黑社会以和为贵
[西安e报:1281期]逃离高考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646期]造谣的都是媒体”旁边

  1. 鄙人乔 说:

    “如果没有历史和文化,拍的再好的西安也不是西安,只是西安。”这句点评亮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