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47期]随便找个替死鬼

@ 六月 26,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6月26日,1974年的今天,通用产品代码在美国俄亥俄州的一家超市中进行了首次商业使用,在其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EAN码,现在已经发展成为适用范围最广的通用条码。

[1]城管打人的价码

城管打人,似乎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6月24日下午6时20分,西安鼓楼,46岁的郭斌在摆摊时被城管巡管队小组长崔健堆叫走“商量事”,随后被10多名年轻男子围住拳打脚踢,经医生检查,郭斌全身多处骨折。郭斌的妻子蔡淑珍说,崔健堆一边打一边喊着“往死里打,我也不想干了”当时所有人都没穿制服,包括崔健堆。

据西部网还原的当时现场:24日下午,曾有没穿制服的人来没收东西,自称“土匪”,受崔健堆指示,随后郭斌将东西要回继续摆摊,就发生了上述的围殴一幕,郭斌在被打前对崔健堆说:“平常咱关系都不错,你给我点面子,再不要叫你那帮娃们在我跟前张牙舞爪,那一伙咱都不认识。”崔健堆可能嫌郭斌说话有点难听,没在那帮娃们跟前留面子,就动手了。

据《华商报》调查,该官方承认崔健堆是政府公益性岗位招聘的巡管队员,也承认打了人,但崔健堆表示是郭斌说“要收拾巡管队员”,才发生了打人事件。而且官方特别强调,巡管队员上班时间是上午8时30分到下午5时,打人事件发生的时间是下班后,崔健堆未着制服,因此跟单位没关系,属于“个人行为”,而打人的其他10多人并非巡管队队员。几句话就把关系撇得一干二净,这就是官方发言人的作风。

在微博中,“@西安工业大学民间微博”透露的信息很有意思,他说:城管执法有时觉得对方不好惹,会临时纠集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以壮声。某次我一位当城管高中同学(聘任制的,就是临时工)问我去不去给他们帮忙,一天五百。我说万一动手呢?他说动手就一千了,打死打伤不用你管,区上有死亡名额。我说算了,我害怕我被打伤了没人管我了。”

[2]阿房宫的回应

阿房宫重建斥资380亿的新闻(1645期之8),也被官方否认了,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表示,380亿是在阿房宫遗址保护区边建设“首创阿房宫文化旅游产业基地”,并非是用380亿改造阿房宫国家遗址公园,这个基地跟拆除的阿房宫景区相隔2公里,因此不存在拆旧盖新的问题。看这描述,阿房宫文化旅游产业基地,应该就是第二个大明宫遗址公园吧?

[3]第六名哭了

高考结果公布后(1646期之1、2、3),一位匿名人士给我们透露了一个故事:文科前15名中,除1人外均是高新一中学生。现在文科第六名在家哭的睡不了觉,吃不下饭,因为第6名每次模拟考试都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这次觉得没考好,上不了北大理想中的专业。这倒不算矫情,北大有些专业在西安只招一两人,娃寒窗苦读上不了梦寐以求的专业,难免会失落。

理论上来说,这个名次上北大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去年在陕西文科一本批次录取了31人呢。不过这位同学似乎更纠结的是专业,从博弈的角度来讲,要么去调查下前五名的意向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就跟NBA选秀一样,要么专业和学校就只能二选一了,这个分数去香港念书不是绰绰有余么?何必痴迷北大呢?

[4]替死鬼

后围寨幼儿园外地户籍的孩子想要上小学,需要交2000元才能上后围寨小学,不交的话就不给报名,在《都市快报》的暗访镜头下,幼儿园何园长说,她们不止替一所小学在收费,她们也知道收费是违规的。而且,这笔收费是没有任何票据的。对于这笔钱的性质,何园长表示“这是代收”,“不能说是小学收这个钱,反正就让交这个钱,我说小学让交这个钱,你把小学一举报,明天学校领导撤职了。”

至于规定如何,幼儿园如何违反规定,这种几乎无意义的话就不用再多说了,总之,在此事被媒体曝光后,西咸新区沣东新城教育局立刻现身开展调查。而此时,何园长面对媒体反水了,她说:“收了九个孩子的费用,都是我个人行为,和后围寨小学没有任何关系…我会把费用给家长退了,并给家长们道歉。”

牺牲一个幼儿园园长,就把这事的性质变成个人行为了,这就叫官方的政治“智慧”。

[5]肾没了

《市场信息报》采访了一条离奇的故事:8年前,延安市甘泉县女子高静腹部左侧就做过一次脾切除手术,去年7月,高静单位体检做完B超后,医生告诉她没有左肾,后来高静来西安几家大医院复查,最终确认自己的左肾真的木有了。于是,她开始向8年前做手术的甘泉县人民医院讨说法…

讨说法是需要理论依据的,因此高静父亲曾委托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做了司法鉴定,最终做出两点鉴定意见:1、甘泉县人民医院对患者高静的伤情评估和术前告知不足,对术中发现的血肿未做处理,医疗行为存在过错;2、根据送鉴病例资料分析,不排除高静的左肾缺失与甘泉县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法医李峰说:“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手术摘除”,但医院却不认同这一鉴定结果。

那这颗肾脏,究竟哪去了呢?

[6]色诱

丈母娘的要求,女婿是必须满足,比如彩礼钱。渭南人小贺在西安工作,每月工资2000元左右,当丈母娘提出十万元的订婚钱时,他基本上是拿不出来的节奏,后来,他跟丈母娘不断表决心,把价钱讲到了五万。丈母娘说:“只要你对女儿好,5万就5万吧。”

但5万元对于小贺而言也不是个小数字,于是他跟女朋友商量后,让女朋友用微信约炮,见面后以开房为由将男子骗到房间,向对方敲诈了3000元,得手后,小贺两口子觉得这是一条“发财之路”,于是重复约炮敲诈这一环节,终于被警察抓了…真是神一样的情侣。

[7]发生在学校外的事故

6月20日晚上8点,在三桥一个小区内,一男孩从小区一栋楼上坠落,被送往医院后因伤势过重,最终停止了呼吸。出警的三桥派出所民警表示,这个男孩大概12、3岁,从着装看是远东二中的学生。究竟是自杀还是意外,目前警方还在进一步的侦查中。而孩子的家人则对此事无法理解,因此在远东二中门口挂上了这样的横幅——

横幅

据远东二中老师“@老周老尸”说:“远东二中初一一学生迷恋玄幻小说,被家长毒打后,逃学不归,最后在西郊某小区坠楼死亡,死因不明,家属以学生考试作弊被制止为由,诬陷校方教育失职,把孩子的死完全赖在学校,专挑选高考放榜之日来堵校门闹事,要求赔钱私了。”

@大心脏BigHeart”补充说:考试前一晚这孩子家长将他暴打一顿,打的很狠,这孩子就放狂言说死了算了。第二天期末考他作弊拿小抄被抓,老师问他是自己给班主任说还是监考老师给班主任说,他说自己说,接着就放学了,下午本来上课他没来上学,六点接到报警电话说人死了。家长来学校闹事要学校赔偿,赔偿理由一是说学校没尽到责任没让孩子安全到家,二是说学校不应该没收夹带,给孩子心灵上的打击。”这么看来,谁才是弱势群体呢?家长这边显然不是。

[8]毕业去当兵

不知是否是因为就业难,今年的征兵计划启动后,很多大学毕业生踊跃报名当兵,而今年的征兵时间则从冬季变为了毕业季,大学毕业生和在校生的比例将达到30%,初中生将不再列入征集范围。当兵算不算就业呢?学校应该会支持吧。

[9]排队轶事

排队

我们知道,在西安,排队上公交这种行为艺术只会发生在某些始发站。26号下午,“@L_X雪”在大雁塔车站等307,看着大家都在排队,突然间有辆车来了,大家一拥而上!“@L_X雪”说:“我才理解了精髓,这有一根电线杆,大家只是借着阴凉遮阳而已!”

[10]街舞time

又到了毕业季,送完学长就该迎接学弟学妹们了,这是西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毕业晚会街舞表演(视频短地址:http://goo.gl/j9ou6),画质有点渣,大家凑合看下吧~

[西安e报:164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86期]白领是吸毒的主力
[西安e报:551期]今天有雨
[西安e报:916期]2011毕业季
[西安e报:1282期]幼儿园也搞等级化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