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汛靠喊,救人靠胆?

@ 六月 28, 2013

【感谢“@马想斌”的原创投递,曾分享《如何让民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20日,陕西渭河宝鸡峡水库开闸泄洪,造成下游16人被困河道。其中,一垂钓男子被激流冲走,不幸身亡。宝鸡市消防支队当日下午不到3点钟赶到事发现场。经过2个小时救援,为什么没能挽救他的生命?对于消防救援能力的质疑引起热议。

根据相关部门对公众质疑的回应,可总结为:宝鸡市防汛办将险情归因于“群众个体防范意识差”。看得出来,防汛办感觉很轻松,把一切责任“一推了之”,似乎一个生命在自己眼前凋零丧失,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真的是那些不顾安危下河垂钓之人“活该如此”吗?细看当时的情况,当日被困人员除了下河垂钓之人外,还有7人是在河道内施工的工人,难不成这些工人被困也是“自讨苦吃”?在开闸泄洪之前,市防汛办的通知真的做到位了吗?

如果把时空稍微拉长一点来看,去年4月下旬,宝鸡下游的咸阳市辖区发现13具尸体,均系溺水死亡。当时咸阳市政府在此事的新闻发布会使用了这样一句话:“宝鸡峡水库放水,流经咸阳市辖区的引渭渠中发现多具尸体。”这是否又是上游开闸泄洪时对水库下游没有通知到位的例证呢?

漫画
(图By 焦海洋)

面对类似事故的频频发生,为何不总结教训,防患于未然呢?泄洪准备工作是否可以更高效?河道周边是否设置了足够的警示标志?这些公众的质疑,岂是“群众防范意识差”能够推卸掉的?宝鸡市防汛办可能会因此喊冤,因为当时现场的人也证实了,防汛部门的工作人员向河道内的人喊话劝说上岸。但问题是,防汛工作只能靠喊吗?

至少在宝鸡市防汛办于2011年7月提供给媒体的新闻报道中,防汛泄洪工作并不是如此原始。当时的新闻报道称:“宝鸡市动员460万元,减成了宝鸡防汛抗旱指挥视频会商系统,采用高科技手段和先进技术,增强防汛工作预警能力和决策科学性。”那么宝鸡防汛工作中“宁可备而未用,不可用时无备用”的高科技,在此次的泄洪丧命事件中,又是如何体现的?难不成,巨资斥建的预警系统只有两年有效期?

从钓鱼者先前被困,到之后被忽然来的一股洪水冲走的事实出发,也可以看出在已知有人被水困的危险,上游开闸泄洪部门并未停止泄洪。也就是泄洪者的不负责任,导致了下游人员被冲走和当时消防救援的客观无奈。

还有就是救援能力的“薄弱”。尽管宝鸡市消防支队称,是因当时险情以及救援设备无法应对。但一个市民被困在水中长达两个半小时,岸上的消防官兵竟然无计可施,说起来都有些不可思议。正如有人质疑的那样,当第一次扔下一个梯子没有成功后,之后没有什么可救援的工具了吗?

有个网友提到,为何不用直升机进行救援?消防支队一定会说没有。实际上陕西在2009年就已经拥有三架警用直升机,除了前不久西安蓝田县坠毁的一架外,还有两架,足以在两个小时内赶到事发点进行救援工作。这次不用,难道是因为一条面对丧命危险的鲜活生命还不配使用政府高级别的救援吗?

常识是,在公民财产及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时,政府必须及时、有效并组织得当的救助,不应推脱和缺失。而从救援设备无法应对险情的基本事实来看,缺失的岂止是常识概念。宝鸡作为渭河流经城市,常会发洪水或泄洪,作为救援部门的消防单位,救援设备不充足、救援措施失效,这不是一句“无可奈何”就能终结的。

救援设备长期不足、救援无有效预案等诸多问题暴露无遗。这导致在各种救援行动中,基本都是靠消防官兵个人的胆量完成。也因此,许多消防官兵以生命的代价为这样救援不专业的部门背书了。“防汛靠喊救人靠胆”,这岂是面对鲜活生命受到致命危险时的应对思路?

防汛靠喊,救人靠胆?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三门峡水库还要贻害多久
大跃进式的南水北调
撞的不是火车,是体制
咱们的大关中啊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