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50期]不投广告的下场

@ 六月 29,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6月29日。1929年的今天,奥里亚娜·法拉奇在意大利出生。法拉奇17岁投身新闻业,有“世界第一女记者”之称,最让无数新闻人羡慕的是她曾多处出没世界各地战场,并采访过30多位全球政治经济人物。1980年她采访了邓小平,内容涉及不少敏感问题。2006年她死于乳腺癌。

[本周公共事件]《第一新闻》抹黑海底捞

海底捞一直以其服务好、良心企业闻名于世,因此一旦海底捞出事,轰动格外大。6月27日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曝光海底捞使用假腐竹(1648期之1)之后,海底捞官微一连3天陆续发布了7条关于假腐竹的微博。针对新闻的核心证据——原料入库单,海底捞提供了供货商许可证,根据许可证,我们可以看到海底豆珍豆制品加工厂地址在石井镇,而新闻中查封的同名豆制品作坊在余下镇。

海底捞的证据
海底捞的证据

6月28日,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出来做好人,称那张油豆皮“入库单”为户县警方检查另一家企业时所拍,海底捞的入库单不是黑作坊的,供货方产品质量没问题。很明显《第一新闻》搞错了,混淆了事实。《都市快报》最后虽然还海底捞了一个清白,但却只字不提《第一新闻》的报道失实。

说起来,海底捞还真是良善,这么严重的报道事故,最后居然不要求《第一新闻》道歉。@辛未小子认为:“如果海底捞没有强制要求第一新闻道歉,那这件事一定是海底捞的问题。”怎么说呢?这位网友是没看到事件出来之后本城各大媒体的幸灾乐祸,那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幸灾乐祸,也是海底捞终于被拉下水的幸灾乐祸,更是谁叫你海底捞不打广告的幸灾乐祸。

很多网友在看到《都市快报》的更正报道之后,猜测海底捞是不是电视台的广告客户。我不知道海底捞现在是不是陕西电视台的客户,但我敢肯定6月27日之前《第一新闻》的曝光出来之前,海底捞必然不是电视台的广告客户。媒体在维护广告客户时的原则是这样的:不闻不管不关注,一言以蔽之,视而不见。就是说,坚决不能上客户的负面。

so,如果海底捞是电视台的客户,这事就算是真的,也不可能出现在电视上。而《第一新闻》不核实事实,就敢在电视上大鸣大放,在商业上这特么就是敲诈的节奏,在新闻领域这叫严重错误。我不相信一个老牌的有着层层审核的电视节目居然连这么简单的资料核实都做不好,不就是嫌海底捞不投广告不宣传吗?至于这么下作吗?

[本周人物]朴槿惠来西安

6月29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如约来到西安(1648期之3),据中新社报道,她将在西安待2天1夜。韩国总统来西安,必然会去三星巡视一圈。和之前来西安的克林顿、默克尔一样,兵马俑也是必去之地。

朴槿惠是第一位访问西安的韩国总统,老陕们可自豪了,古都西安又迎来了一位外国领导人。不过大秦网的调查似乎让老陕脸上有点儿挂不住,因为76%的人认为朴槿惠来西安肯定是因为三星的关系。

大秦网的投票
大秦网的投票

但是老陕骚情起来真的是什么都挡不住,而陕西电视台尤其爱骚情。28日中午1点多,@呼啸Hsiao从学校出来,刚钻进地铁站就被陕西电视台的记者拦住,让他面对镜头教韩国总统一句陕西话,@呼啸Hsiao说:“好吧,我教她的一句陕西话就是,热成马咧…”

[本周事件]眉县政府卖水泥

朴槿惠关注韩国企业,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作为一国总统,不关心利税大户这是说不过去的。因此,眉县扶植本地水泥公司也并不是什么大罪。

事情是这样的:综合媒体报道,今年3月7日,眉县下发文件,要求今年全县所有重点建设项目必须全部使用“社会”牌水泥,各县级部门及乡镇也确定了销售任务,并作为考核重点。事情被点炮之后,眉县先是表示只是为了扶持本地民营企业,随后称文件的意思只是希望能优先使用“社会”牌水泥,最后声明文件在短时间内已废止,而且下发文件后销量也并未提高

而根据媒体调查,文件中所指的社会牌水泥由陕西社会水泥有限责任公司生产,该公司确实是一家民营企业,更是眉县的利税大户,但今年以来产品积压、销售不畅,企业根本无法正常生产,成本压力较大。全国最顶级的高级黑《人民日报》对此评论道:政府别干公司的活儿。

在这篇掷地有声的评论中,有这么一句话:“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到加强宏观调控上,而不该过多干预微观经济活动,更没有一对一‘帮助’企业的义务。”我觉得吧,这话应该是说给没事上下玩油价的发改委和咬牙切齿非要调控房价的七部委的,眉县政府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本县经济,为了政绩考核。

但情有可原不代表就只能这么做,全世界各国都偏帮自己国家的企业,但没有谁每次都搞的这么赤裸裸的。某党掌权这么多年,除了对付民众上花样百出之外,在经济上除了权钱交易愈见熟练之外,其他的真的没啥长进。

[本周民生]蛋奶工程的尴尬

帝国的各级政府最喜欢的做法是大而全,一刀切,简单粗暴又霸气。蛋奶工程就是这样。然而最让决策人尴尬的是,小学生们居然对蛋奶工程吃腻了。

  • 据《华商报》报道,西安城东的一所小学,每天都有学生将鸡蛋偷偷扔掉,一名校工说,学生每天扔鸡蛋把厕所都给堵了。城北一位学校负责人诚恳地表示:“偏远学校里条件最好的学生,可能都没有我们这里条件最差的学生家里富裕,所以我们学校的蛋奶配额应该取消。”
  • 实际上,这不是第一次了。今年5月份,就有记者拍到明德门附近的小学生,在放学路上,用学校发的蛋奶工程专用奶扔虫子玩

蛋奶工程
用牛奶砸虫子

在上述两次报道中,媒体的建议是变换配餐品种和牛奶口味让学生自己选择,不能变品种还可以变做法,以城东一所学校为例,该学校一周直接给学生发5个生鸡蛋,让学生拿回家交给家长做。敢情在这个学校上学,家里都不用买鸡蛋了啊。

其实那位学校负责人说的才是真正的良心话,目前蛋奶工程在陕西省还没有实现全覆盖,部分学校得到的配额只能选择相对困难的学生享受,那么既然有人不需要,为什么不把东西给真正需要的人呢?“蛋奶工程实现了全覆盖”就那么重要吗?

2013年的陕西省“蛋奶工程”,除了继续曝光丑闻(488期515期912期之11468期之本周事件1593期之5),还收获了尴尬。

[本周语录]不给好处不办事

在这个潜规则横行的国家里,有一条所有人都明白的潜规则:要办事需拿钱。最近陕西省最高首长——赵省委书记正永叔最近才发现这条潜规则在陕西很猖獗,他批评道:“我们机关有些人吃、拿、卡、要,不给好处不办事,给了好处乱办事,给下面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请注意赵大叔这次批评的引子:他去乡镇调研,有一名西安的退休工人,回到老家领不到高龄补贴,经办人员说要半个月或一个月集中一次送到县里办理。后来赵大叔一过问,第二天这名退休工人就拿到了。这种小事都还要本省最高领导过问,而且马屁拍的那么明显,太丢脸了。

讲话的最后,赵大叔提出了“清廉”、“屁股要始终坐在老百姓一边”,以及“即便是钉子户,也要做工作”之类既政治正确,又理客中的要求。

[本周冷笑话]论便民与政治的冲突

6月28日,国务院出台规定,包括西安在内的31个城市,非本市户籍就近可以办理赴台通行证和赴港澳通行证还有出国护照。意思就是说就算不是西安户籍,只要你在西安就业、学习,那么你就可以在西安办护照、港澳通行证和赴台通行证。陕西这次的反应很迅速。据《西安晚报》报道,陕西省公安厅决定,这项规定8月起在西安实施。但是仅限办理普通护照和赴台出入境两种证件,港澳通行证由于申办人数太多,不在“优惠”范围之内。

因为港澳通行证不在优惠范围内,惹恼了不少人。其实吧,西安也不是故意的,至今西安都没开港澳自由行,全拜当年赖昌星从西安跑了所赐。

[本周八卦]今日咸阳倒闭

今日咸阳倒闭

6月27日,《今日咸阳》刊登公告,从7月1日起,《今日咸阳》将与《华商报》在咸阳地区合并发行。《今日咸阳》本来就是《华商报》旗下报纸,据路边社谣言,此番公告的真正涵义是:今日咸阳倒闭了。这意味着华商报首个在陕西地区西安以外复制《华商报》经验的尝试失败了。

《今日咸阳》创刊于2010年5月21日,至今不过3年1个多月,当时其副总编辑谢正罡的发刊词《以爱一座城市的名义》写得漂亮煽情。其时就有匿名人士评论此发刊词:“一份报纸,他的老板和总编的利益诉求往往是不同的…都市报的经济诉求大于社会诉求…”恰好最近的路边社消息称,今日咸阳的倒闭与其亏损有着莫大的关系,报社倒闭后,除了一两个编辑进了华商报社,其他编采人员就地解散。这条评论一语成谶啊。

前两天华闻传媒以14.5亿收购了陕西华商传媒有限公司38.75%的股份,最终实现了对华商传媒100%股份的持有(1648期之7)。随后华商传媒核心产品——《华商报》移植失败。我突然很想知道华商高层此时的想法。

[本周视频]旅程

日本艺人关口知宏曾经在2007年通过铁路走遍了全中国,当时日本国内直播了他的旅程。我们以前推荐过《关口知宏之中国铁道大纪行-西安篇》(827期之10),这次推荐的是他从西安坐火车去天津的旅程(视频短地址:http://goo.gl/LZ7d2),这趟旅程他们花了11天,西安是起始站。

[西安e报:165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89期]我家有堵纸糊的墙
[西安e报:554期]再见,乐游原
[西安e报:919期]事后诸葛亮
[西安e报:1285期]全省合力搞三星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650期]不投广告的下场”旁边

  1. 罗紫 说:

    今日咸阳并不是华商报在西安以外地区的首次复制华商模式,实际上,首次复制是在2002年的长春《新文化报》,其次是2004年沈阳《华商晨报》,以及2009年《重庆时报》,以上时间可能略有不准。从当前情况来看,这些报纸的异地复制都是成功的,均占据当地广告市场第一并已赢利。

    一份都市报成功或失败的原因是复杂而多方面的,即与自身有关,也与环境有关,甚至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环境因素,乃是决定报纸成败的决定性因素。例如,华商系多年前在天津办报的失败,以及在重庆办报的坎坷,均与当地办报环境有极大关联。

    我也为今日咸阳感到惋惜,但企业发展,不可能不付出一些代价,痛惜的是这个代价往往是要最底层的员工去承受。

    理想诚可贵,但当现实不足以喂饱理想的时候,理想,也就只能饿死了。

    正如in西安,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新闻源,我想是兴趣与理想支撑着你们这个团队。但是如果,你们长期亏损的话,你们可能也就无法背负这么沉重的理想了。

    谢谢提醒,我把新文化报、华商晨报、重庆时报给忘了,抱歉了,已经修改。
    其他的您说得挺好,关于今日咸阳的事,我也很遗憾。——阿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