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公园的慢节奏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有毒害的不止银翘片》。】

革命公园是我小时候经常去的地方,这个已经有了86年历史的园子,到如今还安静的蹲守在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火车站附近,不得不称得上是一个奇迹。要知道,这86年中,江山易主山河变色,发生了那么多的故事,它却能够完好无损的一路走来。

最近革命公园装修一新,那天我信步走进,发现比之前记忆中的那个园子更加的葱郁,绿树都一棵棵的种了起来。到了太阳下山时分,整个公园都热闹了起来。周边社区的居民都汇集过来。很多人都是一家几口,推着个装着娃娃的小车,慢悠悠的在这石板路上做着“饭后消食”的运动。还有几棵树之间挂起的绳子,上面挂满了80后,甚至90后的履历表。履历表的主人们是不会亲自出现在这个场合的,而他们的父母,都佯装成过路的游客,负着手一张一张的观赏,心里也许都只有一个问题不断浮现:“到底哪个人,才能配得上我娃呢?” 我曾经有一次也路过这片区域,饶有兴致的看着每个人挂在绳上的耀武扬威、金光闪闪的履历。忽然被从旁边蹿出来的大妈吓了一跳。问我:孩子你是哪儿的啊多大年纪了啊。我讪笑道我84年的,然后她的目光顿时黯淡了下来,喃喃自语道这也忒小了。在此还真谢谢这位大妈看的起我。但我最想知道的,是她能否意识到儿女的人生,不是她能够做的了主的。

傍晚时分,大部分的人在这个公园都是缓缓而行,似乎时间,在这公园中流逝的更加缓慢了一些。

我喜欢这样的场景,你坐在石椅上,会觉得这就是真实的生活。大妈们拉帮结派的各自划定区域,一个大喇叭外放着“出卖我的爱”,十几个人就这么跳了起来。我在省体育场散步的时候,也见过这样的场景。两者的区别在于,省体的空间太大,绕上一圈也无非就那么三四个团体。而革命公园就显得紧凑热闹了许多。不大的一片场地,能够挤下几个跳舞的团体。而最让人觉得神奇的地方在于,似乎因为他们播放的音乐不同,而各自形成了相对独立的空间。她们跳舞的时候,是不会受到其他外界音乐的干扰的,事实上,当你作为看客欣赏时,耳边也仅仅是她们的音乐而已。而当你再往某个方向迈上几步,仿佛就那么一下踏入到了另外的空间,不同的频道和旋律迅速取而代之,占领高地。人们并行不悖的在这里跳舞锻炼,整个公园也就在炎热散去后的傍晚,有了份外迷人的活力。

革命公园

革命公园里的相亲会 by @意外魅力V

革命公园的内部变了好多。但如果要寻一些共同之处,那还是找得到的。那片湖还在,那片假山还在。我还记得当年龄足够小的时候,自己可以在假山的山洞中钻来钻去。那时候假山在我眼中是那么的庞大,并且危险。这种危险的程度恰恰处于某个既能点燃孩子的好奇心,又不会影响人身安全的边缘。那一天我重新走到那片假山前,觉得它好小,它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也就此一落千丈了。我记得假山旁边,还有一个尖叫的鬼屋。每每路过,总能听到里面凄厉的尖叫。至于里面有多吓人,我是当真记不得了。

当你沿着石板路往公园的边缘走去,往人际稀少的地方走去,你就会发现破败凋敝的痕迹越来越多。有时候甚至会闻到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尿骚味儿。墙头外面冒出来一栋栋老式的居民楼,告诉你其实公园也像是饭店中一个精力有限的服务生。当你推门进入时他点头哈腰,热情周到。而当酒酣人醉时,他就显得兴致阑珊,不理不睬了…

我曾经领着从上海过来的朋友,到革命公园里走一走,转一转。她感慨道:这样舒缓的节奏,在上海是很难找得到的。我想,这也许就是很多西安人爱西安的地方。能够在这里找到让生活慢下来,让自己幸福起来的节奏。也许是因为那秦砖汉瓦和说不尽的历史,似乎每个生活在此处的人的心都是骄傲的,一如西安城内很多建筑那檐部向上翘起,若飞举之势的屋角….

有毒害的不止银翘片 二维码相关阅读
寻找老西安之:记忆中的公园
让感觉得以穿过的街道
城市变化
我的西安,我的城!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