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情书

原文首发于《维以不永伤》,感谢作者“素格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的婚书》。】

写于2009年10月14日的一封情书。发在这里,是希望有一天,我的爸爸妈妈会看到,会放心——

今天是我们20个月的纪念日。每个月都有纪念日,但是如果你愿意这么想的话,你会认为每个日子都是不一样的。

好像每个人都知道我在“热恋”,尽管我也已经恋了快要两年的时间。这个他还是两年前的那个他,而已经改变了的一切都是在向好的那个方面发展。

我以前许过这样一个愿,说要跟一个长相斯文、戴无边眼镜、会写文章的男人结婚,他最好是个编辑或者记者,长的白白的,瘦瘦的,但是要会打篮球,还要很浪漫,很文艺。

现在的状况跟当初愿望比起来挺不靠谱的。虽然他也偶尔戴眼镜,但是黑框的,而且一戴上就更像陈小春版。不算白,瘦瘦的却有小肚腩;不会打篮球,因为从小踢足球练出两个大腿瓜;另外,他大概永远也不可能成为记者,他也不写文章讨好我。他写过最感动我的一句话是在他的账本上——毕业之后最落魄的那段时间,他盘点自己的资产时写道:现金20元(也许下午就用了);股票若干(待价);刘菲一个(无价)。花掉现金请我吃饭,他对我说:“现在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锅羊某次回来的一天,跟我们俩坐在西大街的咖啡馆聊天。他跑到旁边的电视机前看浐灞比赛了,锅羊对我说了一番话,大意是一直以为我会跟一个各方面都非常成功的男人,没想到跟这个小子就沦陷了。也替我开心也替我不甘的心思。

我明白她的意思。他没有强大的家庭背景,没有应聘到普华永道或考到外交部,他在别人眼里都不帅,也没有能开一辆宝马来接我下班。

可是在我心里,他是一个很能干兼有才华的人。

他毕业之后就可以去中央电视台工作,但是为了我,他留在了西安;

他学习广告专业的时候,有过很多类似“盆栽发模”等绝妙的创意,虽然当中也不乏“爬山虎含片,想不到的蔓延”“马老四面霜,谁说气概不能拿来敷脸”这样不知所谓的烂货;

他考公务员虽然没被录取,但他的成绩是我知道的人里面最高的,在120人里面排到非常前面;

朋友们的电脑出了问题,都会给他打电话;

他推荐的股票,不仅养活他自己和我,还帮其他朋友、朋友的朋友赚到了钱;

他懂得好多好多我不知道的事,他的知识领域贯穿金融、时事、历史、文学、房地产、旅游、体育、游戏、电子、时尚,后来为了我,又拓展到女装和八卦娱乐圈。

每次一边看报纸,他都要喋喋不休给我讲各种各样的知识,我不搭理的同时,常常是会窃窃地产生仰慕的情愫的。

另外,我真的觉得他挺好看的,小脸,鼻子高高的,单眼皮,还有天生的眼裂,眼神很干净。

他在我心里是个可爱的人,小动作很多,偶尔会示弱。有天洗完头,拿着大大的毛巾摇头晃脑得擦湿发,还有一天在小路上跟大狗擦肩而过,怕狗的他哼哼唧唧地藏进我身后…

这样活色生香的瞬间很多,全是心动。

情书

除掉那些小女生的心思,我还欣赏他对我的用心。我如果腆着脸对他说“我爱你呀”,他会恨恨地说:“这样的人谁不爱么!”或者做完一件自己颇为欣赏的事后自言自语:“这是一个怎样的男子啊!”

他对他的爱充满自信,因为他把他所有的专注,除了酸辣土豆丝之外,全都给了我。自从他来到我身边,不仅把自己的屋子和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还要负责我的事物。那以后我没有倒过垃圾、存过钱、交过手机费、跑过物业,而我需要做的,不过是让他能够常常看到我,累了可以抱抱我就好。

我一直抱怨他不爱给自己买衣服,因为春心荡漾的我自认是需要视觉享受的,需要他dress up用好看的形象来满足我对男色的要求。可是他却隔三差五才给我一件衣服的名额,还要怒斥我“你自己爱买衣服就买,不要把这股邪风引到我身上!”

有天跟朋友抱怨这种无理控诉,朋友让我看自己身上——从头到脚,全是这个不爱买衣服的男人帮我添置的。我想起来不爱逛街的他,总是坐在麦当劳等我揣着他的卡从百盛或好又多出来;隔三差五我都要从楼下的快递员那里领走一个大大的箱子,办公室的女人们一件一件看我的新礼物,然后羡慕地说“他怎么买的每一件都适合你呢!”

我相信他是这个世界上,跟我心灵最通融的人。因为他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让我敢直视眼睛的人——在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里的唯一。

常常不用讲话度过一段时光,一个人回头看着另一个人笑出来,才会打破宁静。

还会像电影里那样凝视彼此,幸福跑到每立方毫米的空气里,他每次都说我笑得像个汉堡。

每天都会抽出一小会儿站着拥抱,有时候在卫生间门口,有时候在随便哪一条小径。

在人流里看见他站在远处,就忍不住微笑,要跑着过去才能克服牵不到手的焦急。

有时候听见喉腔里因为他而发出的笑声,自己也会震惊:怎么会快乐得如此由衷?

他最喜欢我圈住他的脖子说“我好喜欢跟你一起玩”,而我发誓,我是无比地真心!

他最了不起的地方,是治愈了我所有的暗色。他用没有边际的心包容我,让我忘掉了所有不应该再保留的记忆。我再也不会恨任何人,不会勉强。如果遇到以前伤害过我的人,我会笑着跟他聊天,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不必再记得之前的那些。

我们常常很自然地谈到婚礼。我跟他说,将来求婚的时候一定要正式而严肃,否则我会以为他在耍宝,也没办法感动得哭出来。

关于是不是可以旅行结婚,他说只要父母同意,一切都由我决定。他很想像彭坦那样,穿着好看的短裤举行婚礼,我…暂时保留意见。

说得好像马上就要提上日程似的,但其实虽然一直被很多人催促,但我短时间内不会有这样的打算,不过我希望最后的那个人是他。

我一直没有想过我会跟一个人有20个月的纪念日,但我想现在我大概可以想一想20年的纪念日那天,我要做些什么。

最后我还希望,到20年的时候,我还是会因为他而心动。不是因为习惯了有这个人在身边,而是因为我还是那么爱他。

一封情书 二维码相关阅读
给未来的太太
最怕不曾遇见
媒人不好当
少想会儿男人不会死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