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60期]该对性骚扰立法了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7月9日。1905年的今天,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开始拍摄,当时条件非常简陋,机器仅有一架法国制造的木壳手摇摄影机和14卷胶片,利用日光拍摄了京剧《定军山》中的三个片段,放映时却有万人空巷盛况。现在的国产大片恐怕都很羡慕吧。

[1]性骚扰该立法了

大热天的,先从一次性骚扰开始吧。一位要求匿名的西安女娃投稿讲述了这次性骚扰:“7月8日晚上,陕AT2063的夜班司机在开车期间摸我的腿!在坐车过程中,我们聊天,我说他车脏了,该洗了,后视镜上一层灰。他就摸着我的腿说这干净这干净!当时他开车呢,我不能打他吧,我把票一拿,他就跑了。我觉得司机挺辛苦,可遇到这样的司机,太窝火了!”

搁哪个女生遇到都窝火啊。7月9日,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找到了那位当事的哥,的哥否认了性骚扰的指控,称自己当时只是指了一下女娃的腿,还很委屈地说是女娃火气大。

如果评选陕西地区最傻缺的媒体,《都市快报》就算不是第一,也能排进前三。一个仅有两人的空间,一方指责,另一方当然是否认了,傻子才承认呢。作为承载屁民希望的媒体,即使在帝国功能有所打折,但性骚扰这事是可以深入讨论的。用google搜“性骚扰”,会发现这种事已经相当常见了,而离我们最近的,上个月西安901路公交车上也发生了一起恶心的性骚扰案(1639期之1),一个有着正常智商的媒体要探讨的是预防性骚扰,而预防性骚扰不止是女性要当心,更重要的是法律要到位。

帝国现在的法律法规对性骚扰没有明确界定,治理性骚扰根本找不到法律方面的依据,如果发生性骚扰则要求受害者自己举证,谁特么整天没事就开着手机的录音录像啊?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自己举证了,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告起来都麻烦,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由此可见,法律才是根本,而《都市快报》教的那些女性“防狼”招数只能治标而已。

[2]合法拼车是个伪概念

继续说交通。北京市交通委计划今年出台针对私家小客车的合乘意见,准备鼓励支持公益性合乘,同时对分担合乘费用不再简单地认为是非法营运。此消息一出,《华商报》在西安街头随机采访了50名市民,发现超过八成人投赞成票,希望合法拼车。

所谓合法拼车,其障碍在于“非法营运”这个概念。全国交通部门普遍认为:只要收钱(甚至只要谈钱),就是营利,就是非法营运。因此如果要鼓励拼车,允许分担费用,首当其冲要搞定的当然是各地的交通部门。

  • 首先,交通部门要界定清楚什么是非法营运。西安运管处稽查人员认为是否非法营运是以“营利为目的”作为界定,但也有运管人员认为拼车中只要有经济往来就是非法营运。且不说前者的目的如何证明,不具有操作性,仅是后者的界定,什么合法拼车就可以休矣。
  • 其次,失去了非法营运处罚这块大蛋糕,交通部门可未必答应,这也是为什么交通部门一直不界定清楚非法营运的原因之一。

其实要界定清楚并不难,曹鹏律师早在其《“非法营运”是个无从界定的糊涂账》一文中就提出所谓非法营运“起码得考虑是否以有偿运输为业或者说经常性”,这一解释非常清楚,如果一旦执行,拼个车根本不需要去考虑是不是合法。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非法营运都罚了这么多年了,一下子解释清楚了,交通部门拿什么创收?根据这个节奏,立法防止性骚扰估计也没啥戏。

[3]办个通行证有多麻烦

前不久,台湾自由行资讯官微@台湾自由行发问,深圳和西安一起开放自由行九个月,为毛西安赴台自由行的人少了一万多人呢?(1634期之1)7月9日@Lucy_杨璐遇到的情况可以作为解答:

7月9日中午12点多,@Lucy_杨璐去西安市出入境管理处办理港澳通行证、台湾通行证,看到出入境业务办理大厅被挤满,秩序较乱,人与人推挤中出现吵架、甚至动手的情况。除了这个大厅之外,目前只有碑林、雁塔户口的人可在草场坡办理。于是他问:“能否将这个行政权力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放到更多地方?”

体验过外地服务的@yan_鸡乖乖觉得速度真不是一般的慢:“在厦门办过,一个上午搞定。在深圳办过,从广州搭高铁过去,也是不到中午就搞定。”@顔忢则建议道:“暑期是高峰期,可以实行网上预约或现场预约,没必要整的跟菜市场似的…”

其实这样的情况对于西安民众来说太常见了,这不就是常见的办事难吗?人不多时,工作人员会懒;人多了,就各种抢各种挤。所以大部分人一般能省去办事这个程序就坚决地省去。在各种政治制度的教科书中,集权制被称为是效率最快的制度,但这真的要分情况。

最后附上@Lucy_杨璐摸索出的护照办理攻略,与您共享:

中午开始人流量明显下降,可在第一天中午或下午在业务办理大厅领表、复印、照相、填表,第二天早晨9点准时冲入大厅抽号,可确保第二天顺利办理完成。港澳通行证不受此限制。

对于上班族来说要请两天假哦,有点儿麻烦。

[4]特殊情况才有特殊服务

如果情况比较特殊,那么办事的时候反而会比较简单些。宝鸡市公安局最近受理了首例变性人变更户口、身份证性别的申请。据介绍当事人去年完成了男变女的变性手术,今年4月她向警方递交了变更性别的申请,7月2日她拿到了新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因为变性人这个噱头,这次更改前后只花了一个多月,真是坐飞机的速度了。对于公安局来说,办一千个常见的情况,也比不上这个可以写成新闻的例子好。不信请看@Fabe犇今年6月1日的投稿:

“我因搬家将户口迁出,落到曲江派出所,可一个多月都没有拿到我的户口本,因为派出所居然告诉我,他们没有户口本!一个老人说:“我来了4个多月,曲江派出所一直没有户口本。” 弄得我现在签证也办不成,人也成了“黑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决?”

[5]论如何解读数字

对于官方来说,菜市场一样的出入境办理大厅显示了西安人对旅游的热爱,更进一步可以扯到消费观念上。7月9日《西安晚报》就刊登了这样一条新闻:市统计局对市民消费观念的调查显示,超五成人月消费超收入一半,六成人衣食住行注重实惠,有余钱时四成人会去旅游。

@AnneSnow安雪认为,这完全是被逼的,因为工资跟不上CPI上涨的速度。@16区42号说这不是典型的货币购买力下降吗?@1987GENAN看了这条新闻之后,很想感谢统计局,最起码没说是民众对政府信任度越来越高,社保养老制度越来越完善,大家都不主动把钱存到银行了。

统计局不愧是玩数字的,这一手真是漂亮。

[6]如果不是央视

玩数字这种事,目前来说西安市邮政局在全西安可执牛耳。据央视新闻报道,西安邮政局及其分局最早从2007年就开始停缴公积金,一共拖欠了4700万公积金,但却照常从员工工资扣费。其员工老张本来以为住房公积金账户里应该有几万了,没想到一查,居然只有186元。西安邮政局解释称是因为资金困难,而副局长赵保东又说,这钱是职工切身利益,是职工的钱,我们为确保职工利益,单独放在一个账户上。

根据央视调查,邮政职工之前曾多次投诉,公积金管理中心也多次进行催缴,但都没什么效果,直到这次上了央视,所以这次邮政局急了,工作人员表示原来计划2020年完成公积金清欠,现在准备两年内完成。这话的意思是:如果不是被央视曝光,大概2020年西安邮政局的职工就能拿到自己的公积金了。真是个有良心的好单位啊!

[7]大学生的救助站观察

在大部分人的概念里,官方救助站是最有良心的单位了,可是为什么流浪人员宁愿冻死也不想去呢?西安大二学生@1公里跑者带着这样的疑问,在2012年寒假期间进行了一次“卧底救助站之行”,分别感受了一番西安、渭南、三门峡、郑州和泰州三省五地救助站里的真实状况。

在西安市救助管理站,他被要求出示学校开具的实践介绍信,否则不能接待;在渭南救助管理站,他装作流浪人员,看着发黑的军大被、房间里被用来当做厕所的水桶,他总算明白为什么没人愿意来…这趟旅行的详细情况请戳这里,对这位愿意接地气、愿意深入调查的大学生,我们必须点赞!

[8]请不要作弊

海报

考试季到了,@您这是要闹哪样在西安工程大学宣传栏处看到一张劝导考试不作弊、不偷看他人考卷的宣传海报——请不要歪脖子,萌乎乎的。

[9]为了大义

自从常回家看看被立法之后,本地媒体一直在寻找落地的例子,终于被他们找到了一个:西安的小李姑娘,大学刚毕业一年,由于空闲时间多,就开了一个代看父母的网店,收费并不贵,但2011年至今只接到过3笔生意。随后《华商报》又随机走访了10余位老人,结果没有一个人能接受这种替代看望的方式,专家认为这是物化爱老敬老的功利心态,于是新闻顺利成章地扯到了要“常回家看看”。陕西电视台也做了这个新闻,有市民接受采访说:亲情不能用钱支付。

如果说老人是心疼钱,那么市民的“亲情不能用钱支付”言论就是典型的偷换概念,代看父母并不是要取代亲生儿女,而是当孩子实在没时间回家,那么请人去看看父母也很好,最起码不会再发生那种父母在家去世好几天,孩子回家才发现的人间惨剧了。本来是件好事,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非要胡扯八道。

[10]西安的墙

西安人对墙的执着要比其他的人要深刻一些,其实不只是城墙,城市中的每一面墙都是这个城市里的人、故事乃至城市本身存在过的一个见证。城里那些新的、旧的、古老的墙,无一不在讲述着城市和人的那些传递和轮回。请看纪录片《西安的墙》(视频短地址:http://goo.gl/6Lyeb)。(via@李政良XATV )

[西安e报:166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99期]29条人命换来的…
[西安e报:564期]南门清,北门臭
[西安e报:929期]一场不可避免的罢工
[西安e报:1295期]政府的拖延症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西安e报:1660期]该对性骚扰立法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