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敬墓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重返阿房宫》】

娄敬墓在秦岭以北户县光明乡娄村与南什村之间,此乃方志刊录,遂约朋友访问,然而所见只有庄稼。秋翠风长,白杨萧萧。

有老者三位,皆白发苍髯,精神矍铄,提着烟袋遥指一片墨绿的玉米地说:“前面是娄敬庵,后边是娄敬墓,墓有双碑子。1966年都毁了。”

现在的娄敬庵是1997年由农民集资建起来的,红瓦新房,不过也十分简陋。一方圆头碑–汉关内侯娄敬修道处,是娄敬庵的旧物,为明万历年扩充和修缮娄敬庵之时所凿,卓然而立,遂生延续之感。其风化字漶,颇具沧桑。还有几方础石,也属于娄敬庵的余物,新房不好用,便弃之墙角,以供宾主坐。公路旁埋着一块巨大的白石,难明其为何器。老者道:娄敬墓之遗存。

娄敬墓
(via:是无等等)

司马迁曰:“古者富贵而名磨,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娄敬应该为如斯之人。汉五年就是公元前202年,娄敬离开陇西军营,到洛阳来,提出见刘邦。有将军告诉他见皇帝不能穿毛布衣服,要穿丝织衣服,从而彬彬有礼,但他却不拘细节,坚持被褐见上,保持了自己的本色。

无功不禄,此为世道惯例。在历史上,以言而拜官,封二千户,名传千古,这样的人是罕见的,然而娄敬是的。他对汉的贡献或对中华民族的贡献主要有三。其一,主张建都长安。娄敬强调,刘邦的天下是打下来的,容易发生动乱,所以在长安建都为宜,因为关中被山带河,具四塞之固,而且土膏资美,属于天府。诸侯多是山东人,希望在洛阳建都,其心情可以理解,然而洛阳地理形势薄弱,不合汉情。其二,创立和亲政策。娄敬认为,匈奴强大,武力不足以征服,用智慧才能阻止其侵犯,其具体方法是以公主,或以宗室女子,或以平民女子,冒充公主,嫁匈奴单于为妻,使匈奴渐变为汉的亲戚,从而软化他们的野心与企图。还要附之以开放市场,交易货物,并清楚地划分各自的辖区,所谓自海以南冠盖之士处之,自海以北控弦之士处之。其三,强本弱末,把过去在山东六国有势力的家族及其豪杰高士,凡十余万人,移民关中。这样不但会集权于中央,也会集人并集财于中央,从而威振天下而理之。

娄敬的建议不但巩固了汉政府的统治,而且可以资政,产生了深远之影响。不使边区的力量大于京兆的力量,否则末强本弱,就有反叛的可能。唐中期和晚期,未能像汉这样强本弱末,节度使大量拥兵,人财俱大,遂失国都,唐玄宗入蜀。文成公主嫁吐蕃松赞干布为妻,显然就是借鉴了汉的和亲政策,避免了一方震荡。建都长安,使西汉统一并强大214年,并为东汉的统一奠定了基础,尤其给以后的朝廷树立了榜样。中华民族发展到唐,便把东方文明推到了鼎盛。

《娄敬墓》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雨中游泰陵
顺陵:母以女贵
失宠而荣薄姬冢
访唐玄宗泰陵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