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66期]神木民间借贷危机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7月15日。2012年的今天,韩国嘻哈唱作歌手PSY推出单曲《江南style》,此曲在网络上突然爆红,掀起全球跳骑马舞热潮。

[1]神木的群体性事件

7月15日上午,陕西神木发生了一起群体性事件,大量群众聚集县政府门口,在现场见证并拍摄照片的腾讯网友“杨柳”表示,这是神木县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群众围堵县政府事件。在群众聚集的同时,县政府出动了大量警察和特警维稳,双方一直处于僵持状态,暂时没有大规模的冲突发生,据现场围观群众向【西安e报(微博版)】透露,有十余人被抓捕,另有数人因为用手机拍照被带离。

神木

群众集会的理由众说纷纭,在网上有这么几种说法——

  • 其一是因为神木县委书记雷正西,当地民众认为此人有贪腐问题,大家同时又收到了雷正西将调离神木的传言,因此大家集会是为阻止雷正西离开。集会期间,大家一直呼喊雷正西出来,但雷正西始终没有露面
  • 另一种说法从雷引到民间借贷问题::坊间传闻雷正西当政期间神木经济一落千丈,600亿元财政盈余现在却负债300亿,神木当地的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许多人损失惨重。
  • 投稿人“@克隆主义皮具店”说:“由于负债,神木人民的免费医疗、教育都会取消,政府各机关单位员工的工资都是从省政府借了2亿人民币。”

官方对此事暂时没有任何回应,因此各种传言不断爆出,尽管当地警察还通过短信群发提醒民众不要“信谣、传谣”,但依然有大量神木居民上街并涌入县政府门前,说明能够造成这种“盛况”,必定触动了大多数人的利益。

当晚,神木县公安局通过当地电视台对上午的群众集会发布通告,让集会群众“不要再闹事”,不知此事在本周是否会结束。

[2]关于民间信贷

关于神木的群体性事件,这一新闻绝不是巧合:7月15日的《陕西日报》称,赵正永日前在神木县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会议的重点正是民间借贷,文章中说——

要高度重视民间借贷问题,切实加强分析研究,区分性质、分类处置…民间借贷在一定时期内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了有效补充,对推动民营经济快速成长做出了重要贡献…对有些公务员参与民间借贷隐瞒不报的,要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

下气力追缴资产,帮助参与集资的群众尽可能挽回经济损失…对借贷资金主要投入实体经济发展的,政府要根据产业发展前景和资金链条状况,鼓励银企对接,引导国企帮扶,促进他们完成投资、渡过难关…对一些讲诚信、有偿还能力的借贷主体,要加强法律法规教育,促进完善内部运行机制,引导其合法经营、依法管理,尽快妥善处理好借贷问题。

请注意揣测原文如上几句话,并联系上一条e报,这则党报通稿能够解释神木群体性事件的相当一部分原因。

民间借贷的兴起,源于2010年国务院颁布的“国36条”,如第18条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支持民间资本发起设立信用担保公司,第31条要求加大对民间投资的融资支持,加强对民间投资的金融服务。《阳光报》在2012年6月估算了榆林民间借贷规模,当时官方和民间给出了200亿、700亿和2000亿三个数字(1267期之7)。

《时代周报》在吴英案调查时曾写道:“在浙江,非法集资和民间借贷,泾渭从来不分明。”不知神木是否也是如此,2010年-2012年,神木接连爆出“张孝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和“刘旭明涉嫌集资诈骗案”(1629期之本周财经),张案牵出了喧宾夺主的房姐龚爱爱(1487期之81488期之11495期之6),却让人忽视了一则命案——2012年12月12日,52岁的神木人武安祥在西安香格里拉大酒店割腕自杀,和他交往很好的朋友称,武安祥身后留下了1500多万元的外债,其中一部分钱是从亲朋好友处借贷来的。而2013年初自杀的神木县国保张英(1496期之本周逝者1499期之5),则被查出和张、刘两案均有不同程度的牵扯。

环境似乎越来越恶劣,据《时代周报》称,张孝昌的融资规模一度超过40亿,但从2012年7月起,神木县最受信赖的集资大户的贷款越收越少,对“下线”们的利息支付能力逐日减弱,最后直至中断。2011年,神木法院全年共受理民间借贷案件679件,2012年,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上升到3000余件,这一数字在今年,还在不断上升…

所以,神木715事件其实是日积月累最后直至暴发,并非偶然事件,领导们早就预见到了这一幕,因此赵正永书记才会召开这样的会议,做出这样稳定大局、安抚各方的讲话。神木,不知会不会变成第二个鄂尔多斯。

[3]政府能力排名

一份由国内19所大学做出的《中国城市政府公共服务能力评估报告》,对全国19个副省级以上城市进行政府能力测评,结果显示,广州在政府能力的总分中排名第一,西安排名第17,也就是倒数第三,后面还有长春和重庆垫底。也就是说,这一评估是西安某一高校参与测量的(极可能是交大),而并非外人,所以这即便是西安黑,也算是典型的自黑。

[4]行政复议率

西安的哥刘杰的维权史(1659期之3),得到了西安市法制办的肯定,行政复议应诉处处长孙晓强说:“其他市级部门和法制办是平级的,但我们复议处是代表西安市政府具体处理复议,做出的复议决定是以西安市政府的名义。”在行政复议、行政诉讼和信访这三种“民告官”手段中,行政复议本来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一种,但现实中却成了最边缘化的一种,西安市一年多行政诉讼案件就比过去5年的行政复议案件多一倍,信访量就更多了。

西安近五年行政复议案件的纠错率为36.7%,这一数据最高一年达46%,这相当于100个案子里有近一半是执法者错了,而很少有人通过行政复议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们选择了沉默,或是上访…因此法制办特别希望市民们来行政复议,而且行政复议是举证责任倒置——我认为我没错,我并不需要证明我没错,你反倒要拿出证据证明我错了,而且我还要看你的证据对不对。看起来,成本确实比较低。

[5]嫖宿幼女、猥亵学生

继汉中略阳官员嫖宿幼女后(1074期之1、21076期之本周公共话题),陕西再次发生成年男子嫖宿幼女案,这次发生在紫阳县。据紫阳县公安局透露,目前已查获犯罪嫌疑人9人,刑事拘留7人,涉案的几人中,有办企业的也有社会人士,部分疑犯是爷爷辈的年龄。

另据西部网从石泉县委宣传部证实,微博上传言的“石泉云雾山镇一小学教师涉嫌酒后强奸小学生”一事,教师蔡某确有猥亵儿童的行为,但没有与女学生发生性关系,不存在强奸一说。巧合的是,同类事情上一次也是发生在石泉(864期之7871期之2、3)。

曹鹏老师在《何为嫖宿幼女》中说,嫖宿幼女罪自从1997年写进刑法就备受争议,要求删去该罪归入强奸罪的呼声不小。如今,不断出现的“嫖宿幼女”,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审视这一罪名的存在。

[6]收养有多难

6年前,在西安阎良经商的江苏人徐先生捡到一个女婴并收养,6年后,孩子要上学了,但户口却办不下来,因为民政部门认定徐先生不符合收养条件补办不了收养手续,没有收养手续派出所就不给孩子落户。阎良区民政局称,徐先生本来就有两个孩子,不符合收养条件。这意思就是,徐先生应该一开始就把孩子送到福利院才符合我国法律规定。

在中国,想要合法收养一个孩子有多难?腾讯的《今日话题》曾总结称,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无子女;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年满30周岁,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这几项指标本意是使收养家庭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但由于在执行层面是由民政部门自办自管,就出现了很多问题,在不少地方,收养甚至成了赤裸裸的买卖。、

[7]有中国特色的开会

一位匿名投稿人参加了由西安创建文明城市办公室召开的西安创建文明城市会议,会议安排是:第一天早上报道,下午2:30-4:00开会,第二天早上9:00-11:00,其余时间吃、睡,本来两天的会半天完全搞定,可是还非要拉到临潼工人疗养院去一趟。

开会
匿名投稿人的投稿

对此,“@陕视新闻”充满官腔地评论道:“很多人已经习惯并觉得正常的事情其实是不正常的,中央八项规定就是为了纠正这种长久形成的‘不正常’,以作风的转变带动工作务实开展。但显然,一些人一些部门并没有好好理解中央规定,或是根本不以为然,这是阻碍社会进步的负能量,是很可怕的。”

官话套话说了这么多年,对这种休假式的会议真的是一点影响都没有。

[8]踢皮球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两个政府部门踢皮球的生动实例——

  • @Qiuer邱”投诉西安市雁塔区国家税务局说:“税务局要公民依法纳税!但是麻烦你们请的这些爷态度好点!既然国家给予了大学生免税政策!鼓励大学生创业!我去咨询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指导!而且说法不统一!完全就是踢皮球的处事方法!”
  •  “@我为你千千万万遍”投诉质监局说:“今天下午,我想了解一下陕西省内目前婴幼儿奶粉的具体的质量情况。我向省质监局打电话,被互相推卸,打了四个部门电话都说不归他们管,最后一人推向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我被这些部门踢皮球,问了一圈子,到现在也没找到答案。”

[9]当手贱的遇到嘴刁的

18岁的小赵和两个表弟经过北三环柳树林村一个荷花塘时,一个9岁的表弟吵着要荷花,小赵看旁边没有不能摘花的警示牌,就摘了一朵,结果两名60多岁村民突然出现了,向小赵索要2000元赔偿,并扣下其电动车。小赵三人最后下跪求饶,才把兜里仅有的200多元交了了事。

[10]毕业心愿

这是西安美术学院2013届毕业生短片,每一个被采访到的毕业生都满怀希望地谈到了自己的规划,这则视频(短地址:http://goo.gl/4diib)适合当事人们在5年后再看一遍…

[西安e报:1301期] 二维码

史上今日
[西安e报:205期]赫敏为何不爱哈利?
[西安e报:570期]陕西版赵作海
[西安e报:935期]社会主义的法制
[西安e报:1301期]一个好人去世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