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米水也是好东西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90年在平利吃派饭》】

平利农耕乐园里展览有碓窝,青石的,或木质的。都是早年乡下舂米用的。年节或中秋也用,舂酒米粉,或舂米糍巴。酒米粉包汤圆,糍巴是过年的一道甜品,也适合当礼行送亲戚。舂槌有时用石制,有时用木制。巴山里生成一种豆青石,材质细密,也皮实,是打制碓窝的上好材料。如果用木制呢,便多是槐橡树,沉实,不怕水闷,不怕火烤,一辈子不裂不翘。

乡下一个大家户里,要有大牲口,大农具,要有磨,碓。没有磨、碓,大牲口大农具有甚的用场?磨是拐磨,安在自家米面屋里,也是自家用的。村上或庄子里,场子上也常常有一盘大石磨的,口面有三尺宽,要架牲口才磨得动。一次磨半年的粮,村人排着队磨。平日推磨一把米、一把面,或推磨一顿和渣,做一个豆腐,用自家的拐磨。好的人力搭配是一个硬劳力推拐,一个半劳力喂磨。推磨时间多在夜黑下,或下雨天。我很小的时候在乡下呆过,看到人户里男人推磨,媳妇喂磨,磨拐吱吜一声,青石小磨咕哧一声,有答有应,配合得好,有板有眼。若是新婚夫妇,边说话边推磨,一会工夫便做毕了。我十来岁时便知道爱情这个词,在早的感受便是来自乡下的推磨。乡下童谣唱:推磨,拐磨,推面面,做馍馍,你吃一个,我吃一个。多好!碓,乡下人叫碓窝子,差不多的人户都有。大户人家的碓窝跟着大,一看就是有气派的。小户人家的碓窝子,一般也小,有时候就裂了缝了,用篾箍着,显着光景也不大气。

在早吃米,用耒子推,像推磨样把稻耒成了米。耒子原理如磨,只是竹木制的,耒膛是上下两扇梳子齿,错开了磨,稻便脱了壳,变成了白米了。耒子成批量加工米,那么用碓呢?讲究。把稻放在碓窝里,用木质的、石质的槌一下一下地舂,好半天才舂得半窝米。这样的米好吃,家里有讲究的老太爷,老婆婆,专一用碓舂米,熬米汤吃。

耒子磨的,碓窝子舂的,米都一个颜色,青白色。这样的米,是原色,不走样儿。所以说一碗白米饭是不确的,应是一碗青米饭。乡下人看重稻的生产,只说白。那样的白,与目下的白不一个样儿。我小时候在老屋寄住时,有时跟着祖父、祖母吃小灶,便是吃碓窝子舂的米熬的米汤。碓窝子舂的米,好像只适合熬米汤的,香,糯,久煮不醒水。这蛊惑了我在早的口味,我现在时常想,如果有一碗青米饭吃,一碗青米汤喝,那就比啥都好。乡下人上了年纪,要走了,半天不掉气,懂的,就事先熬了青米汤,给他喝,喝三口,眼睛就眯了。也有神奇的,久病的,只几口青米汤下肚,打一个长嗝儿,竟然一尻子坐起来了,又活了多少年。乡下人死了,要烧落气纸。也喝落气汤。

碓窝
碓窝子煮饭(图片来自网络)

我是能做一手好茶饭的。最高境界能做乡下的八大件。做八大件,是乡下厨子有名与无名的标准。八大件是统名儿:要用尽乡下最要紧的食料,鸡鸭猪羊五谷杂粮僧俗荤素都要上场。八大件显着富贵。早年,父母亲在乡下辗转着工作,我们兄弟姊妹也跟着辗转,我为大,家里父母亲常常因个公事便不在家,我在七岁那年,便开始上灶做饭,厨龄蛮长的。第一回做饭,不晓得淘米,锅里水开了,便舀了两碗米倒进去。连水带米便做成了。却不能吃。饭里米糠太多,锅底焮的锅巴焦黄倒是焦黄,却沙子多,不敢下牙,米没过水淘么!母亲回来一看,哭笑不得。吃吧,下不得口,倒了吧,舍不得,两碗白米哩!

早年米下锅,要过三回水。第一道水,是漂米糠,米重糠轻,一经水,米糠都在水面上;二道,去米灰,稍稍用手搓一搓;三道水,淘沙子,用两个米盆倒着用水浪,一个盆里最后是米,一个盆里最后是沙子。早年听“洪湖水浪打浪”的歌儿,我每每就想起了淘米,想洪湖是个好地方,一浪过来一浪过去,淘出了米,淘出了鱼虾,淘出了莲藕,真好。淘过的米下锅,焖成了干饭,变得干爽利气,吃在嘴里也干爽利气。饭若多,焮出半锅底的锅巴,抹豆腐乳吃,烩锅巴汤吃,都好。

在乡下,淘米水也是好食料,喂猪,或给下蛋的母鸡们拌料,都好。大户人若有文化人的,比如家下有个民办教师,或赤脚医生,有时也讲究,要在院子里兴几笼花草,不兴用粪水浇的,要用淘米水浇,花开得贵气。现在的米,简直不用水淘的。有一种精米,包装上说可以直接下锅。用水淘,也看不到米糠,米灰,更没有沙子了。我们家还是养成着早年的习惯,下锅的米要用三道水淘,其实也只是做个样子,三道水都是清水,淘米水也用一个塑料小桶盛着,醒几天好浇花。我们家养了好几年兰草,都不景气,懂的朋友来家看,有说缺太阳,也说缺肥。乡下的兰草就用淘米水浇,怎么就成?其实我心下也知道,淘米水已然不一样了。

乡下的二道、三道淘米水,比第一道更精贵。一道水就是喂猪、喂鸡、浇花草。二三道水,用来洗头发。乡下早年,爱干净的妇人女子,用皂荚砸绒了榨水洗头发,直洗得一头好青发。春上乡场的河湾里,天气若好,总能看到一群媳妇、姑娘女子们聚在浅水里洗头发。用皂荚水洗。洗头发是个由头,实际里是捂了一冬了,大家换了薄衫子,显摆个身子。上好的,还是用淘米的二三道水洗,洗出一头的贵气。皂荚水洗头发,不躁气。淘米水养头发,直洗得像似了五月里的庄稼。

有一天在美发店里遇上美发师傅给我热情地推荐一款洗发水:淘米水。他说得天下独有,回归传统,过期不候,我只是在心下笑:现如今在哪里去找正宗的淘米水呢?别骗人了。

淘米水也是好东西 二维码相关阅读
平利火鸭子
有盐分的老墙
三道茶
公社副业队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