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动荡是因宗教问题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原标题《从埃及动荡看民主、自由与宪政》,感谢作者“以阅众甫”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政府都有作恶的冲动》。】

埃及的民主进程可谓曲曲折折,两年前推翻穆巴拉克政权后好不容易建立的民选政府第一任总统穆尔西又被民主群众推翻了,其中虽然有军政府的参与,但其核心点无非在于一个民选的总统和政府并未真正的恪守民主之精神,强行推进宪法公投。

宪法公投的目的是最终建立一个符合伊斯兰教义的国家,但穆尔西所在的政党具有很深的穆斯林兄弟会烙印。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社会存在几十年,却并不是一个政党组织,而是以恢复伊斯兰传统教义为目的的宗教组织,在埃及社会具有广泛的成员群体。穆尔西所在的自由与正义党就是这个宗教组织成立的政党,这让人无法相信这样的政党在世俗政治中能保持超然独立的姿态执政。事实也证明穆尔西他们未能做到,从而引发了世俗民众和精英群体的大面积反对。这种伊斯兰政教合一思潮和世俗自由精神之间的对立在中东及许多伊斯兰文化的国家普遍存在,包括土耳其也是这样。

伊斯兰国家存在的此类问题,几十年来也从未间断,比如伊朗的伊斯兰革命、阿富汗的塔利班,都想要建立政教合一型国家。伊朗在这条路上一家走了几十年了,以至于这个国家一直停止在宗教干预的封闭、保守状态。塔利班在阿富汗的短暂存在也使得这个国家的民主进程、经济发展走向倒退,甚至更加落后和野蛮。

埃及

埃及民众集会要求穆尔西下台

了解一下伊斯兰的发展史,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伊斯兰教的发展过程中传教始终与护教/传教(战争)政治共同存在。从穆罕默德开始,他一直都以宗教领袖和政治领袖的双重身份出现,而且穆斯林联盟本身就是政教合一的体系,因此穆罕默德去世后,其继承人哈里发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政教合一的统治者和穆罕默德的传人。

伊斯兰国家一开始就是在保卫宗教、发展宗教的基础上形成的体制联盟,因此所谓的政治一直附属于宗教并为保护宗教而服务,自然而然形成政教合一。从倭玛亚王朝开始的各个王朝,宗教的继承人身份也是政治统治者合法性的一个主要来源,所以王朝统治者也一直自称哈里发,声称是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合法继承者即宗教领袖。 而伊斯兰教义中大量地包括了早期先知和其继承人确立的伊斯兰教法与伊斯兰法规,所以《古兰经》及相关圣训本身并不是单纯的教义,也包含早期在穆斯林联盟体制下形成的社会规则和法令,以及生活、道德、宗教教条、律札、规定、训诫。这甚至可以称为是教法,与中世纪的基督教极为相似。

不过文艺复兴和启蒙主义的出现以后,欧洲进入了世俗国家、民族国家的时代,法律和宗教神学发生了分离,法律包括国家政治哲学开始成为独立的学科出现,以独立、世俗的制度形态出现。而伊斯兰国家除了土耳其明确地以世俗的政治作为国家宪法确定的内容之外,很少有国家完整地摆脱伊斯兰教法,建立世俗政治。

恢复伊斯兰教义和教法精神的势力仍然在影响伊斯兰教国家,这也是美国越来越谨慎看待中东变局特别是叙利亚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至少埃及问题证明了,民主抗议和民主选举依然可能会走向西方民主国家希望的民主自由秩序的对立面,现在土耳其的动荡也说明了伊斯兰教文化对于中东甚至伊斯兰世界的潜在影响。

在我看来,穆尔西与埃尔多安,都是强硬的执政者,都倾向于背离世俗政治,回归伊斯兰教法。每个人都有宗教倾向这不为过,但一个国家的宪政应当明白民主秩序和法治的核心价值并不是简单的民主与多数决,而是保障自由精神、人权、正义和安全。民主宪政之秩序不同于民主,民主也并非拥抱自由。

埃及和土耳其的问题恰恰就在民主的不足上,民主尊重民众的选择和多数的意愿表达,支持民众选举政党和政府,并以这种方式决定国家的政治内容和方向。但是民主的不足在于公开投票和服从多数仍然可能出现多数人的错误选择,或者说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压制和迫害。所以民主并不是现代民主国家的唯一特征,缺少维护法治、自由、人权和安全的宪政秩序的民主都可能会走向自由秩序的对立面,甚至会被宗教组织所利用背离世俗政治和自由价值。

穆尔西和埃尔多安都是民主程序选举产生的执政者,他们都倾向于走向伊斯兰教义的治理的社会,这极大地损害了希望世俗政治的群众(即使他们是穆斯林,更何况一些人是犹太教和基督教信徒)。埃及甚至通过总统及其背后拥有巨大选票群体的兄弟会的支持,强行推动宪法公投,宗教组织公开干预世俗政治并通过制定宪法的方式来改变一个国家的价值精神和基本政治体制,这是极其危险的,异教徒将如何在这个国家生存?国家甚至有可能恢复成封闭保守的伊斯兰宗教统治,世俗群众必然会面对一个自己并不愿意的结果,伊朗就是榜样。

埃及暴露出的问题有两点:

  1. 尊重宗教以及民众信仰和世俗政治必须清楚地分开,否则无法保障其他信仰和异教徒以及少数群体;
  2. 民主是有缺陷的,缺少必要的宪政无法保障民主是在朝向自由秩序的方向运行,最终受伤害的反倒是民主。

所以,促进世俗政治下民主的正常发展,需要对民主进行必要的限制和补充,特别是建立宪政秩序以保障民主的自由价值和整个社会的自由秩序,保障言论、信仰自由,包容和宽容不同的意见和信仰,明确宗教、道德和法律在整个社会治理结构中的地位和次序。

埃及动荡是因宗教问题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他们饱受文明的伤痛
美国需要禁止枪支吗?
历史是一种情绪
亲民不仅仅是亲切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