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杜琪峰矫枉过正

在《毒战》铩羽而归后,我们有理由期待杜琪峰、刘德华、郑秀文这个铁三角带来的香港气息更浓厚的《盲探》。然而,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尤其在本土导演大多江郎才尽的当下,绝不能提起“期待”二字。

银河映像的金字招牌摆在那里,如招财猫一样,是投资方的镇山之宝。不过,以言简意不赅的枪战警匪悬疑片立足华语影坛的他们,并不是只拍这类电影,他们也拍贺岁大戏《百年好合》,他们也拍轻松喜剧《单身男女》,他们也拍清新爱情《高海拔之恋II》。正因为他们多才多艺,反倒面面俱到,弄巧成拙,愈发不伦不类。

枪战警匪悬疑片是银河映像的命根子,观众冲“银河映像”四个字欣赏电影,希望看到的是《黑社会》的心计、《PTU》的回旋、《大只佬》的禅意、《放逐》的唯美、《非常突然》的意外…银河映像明白此点,所以,他们在构思每部非纯爱电影的时候,一定会把命根子作为核心要素。但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已经无法再设计出比那些经典更新颖的方式,不能放大命根子的能量,实在到了极致。此外,为了吸纳更大的内地市场,他们必须面对口味不尽相同的人群,从而给命根子添油加醋,丢入各种配料,希望熬成味道浓郁的香汤。最终,回过头来看,却发现这是在糟蹋食材。

《盲探》正是这种失败的代表。一部六大案件纵横交错的悬疑电影,本该在重口味的血腥、无尿点的紧张、大场面的恢弘中完成大开大合,结果导演杜琪峰硬生生地融入笑料、爱情、浪漫,而笑料太夸张、爱情太狗血、浪漫太虚假,犹如领导在发飙,办公室一片寂静,有位下属偏偏在底下嘻嘻哈哈,显得不着调。

黄金搭档

黄金搭档

刘德华和郑秀文的演技可圈可点,导演在选角方面依然保持了高水准。只是,刘天王过度卖萌是在剑走偏锋,与比福尔摩斯还福尔摩斯的侦探该有的稳重极不相称。这怪不得他,这是导演的决定,或许是《神探》太过凝重,因此,在《盲探》上想找回当初在《神探》上丢失的开朗。如此一来,《盲探》倒舍弃了《神探》的侦缉,故意减少压抑的成分,用潇洒代替。杜琪峰特意从《闻香识女人》中找灵感,刘德华和高圆圆的跳舞有阿尔·帕西诺和佳人共舞的神似,但不是每个盲人都要“像”或者“是”《闻香识女人》。

其实,《盲探》的开场还很清晰。虽说用俯拍全景作为开场镜头的手法已用到泛滥,高空泼硫酸的案件在港剧、港片里已数不胜数,但短短15分钟的侦破交代了庄士敦的性格特点:谈钱、神奇、直爽、乐观,同时也将本片的主轴推出台面,女警的心结:小敏失踪。那么,后面的案件全部是在为终极BOSS的出现指明道路,也在为二人共结连理积日累月。遗憾的是,过程假到难以置信,随便按住脑袋就能想到当时的案发情节,这不跟《伤城》一样了吗?问题是,《伤城》讲述的是内心的“病”,重在讲情,而《盲探》重在讲案,侧重点不一样,手法也不能一样,一旦一样,必然是重在讲案的吃了亏。

拍“神”戏不容易。程度太轻,体现不出“神”;程度太重,“神”到假,观众不买账。《盲探》是“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蓣洲”,请杜SIR用心拍下一部戏吧!

《《盲探》:杜琪峰矫枉过正》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速度与激情6》:岿然不动的”新故事”
《不二神探》:没有一处不二
《光辉岁月》:看就看过气
《圣诞玫瑰》:挑战普世价值的勇敢尝试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