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门草地变停车场说起

【感谢西安某大学媒体研究者投稿,应投稿人要求而匿名。本文仅授权INXIAN发布。注:本文旨在提供多方位的全面信息,不代表INXIAN立场。】

上周,西安发生了两个事情。

南门草地被改成停车场一事,官方回应说等2014年“南门地区综合改造工程”完成之后,就改回来。然后此事就无疾而终了,看来也被人忘记了。

华商报评论部负责人江雪“被辞职”,也有人说是内部调整,江雪暂时休息。然后也没后续了,看来已经被人忘记了。

我现在想要说的是:这两个事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仔细反思这两个事情,你可以发现更多有意思的东西。

一、媒体议程

7月10日下午,@西部网透露南门城墙北侧绿地改造为停车场(西安e报1661期之2)。7月10日晚上,此事在微博里迅速传播开,7月11日,陕台@第一新闻采访了@西安城墙景区,官方表示改造后的停车场是“临时”的。7月12日,@华商报用三个提问和一个评论,指出这次事件的核心不是停车场的问题,而是南门应该如何改造的问题,是城市公共空间的管理问题,是政府信息不够公开的问题(西安e报1663期之1)。

在这个过程中,西部网是首先发现问题的,微博里的INXIAN是引起公众关注的关键环节,然后电视媒体开始介入,最后是华商报进行了“包场”。互联网(包括新闻门户网站和微博)、电视台、报纸在此次公共事件中实现了一次完美的接力。唯一的瑕疵是:官方的回应很不给力,只是用“新闻通稿”蒙混过关,并未回答公众的各种疑问。华商报进行后续采访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下面的推诿——

  1. 这是个收费停车场,却无收费许可证;
  2. 园林部门说应该城墙管委会或者其上级曲江管委会管;
  3. 市物价局说是交警审批的;
  4. 交警说是市建委直接规划建设的;
  5. 市建委称没有审批权;
  6. 曲江管委会称由城墙管委会接受采访,城墙管委会对大多问题均未解答。

然后,这个事情就没有然后了。政府是一个提供特殊产品的“商业机构”。纳税人用钱购买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现在倒好,纳税人不仅没有享受到应得的“公共服务”,连谁应该提供这项“公共服务”都找不到人了!

不就是个收费停车场吗?谁批准建的?收的费落到谁的腰包了?这两个简单的问题却变得无比复杂,没有答案了。

一个不负责任的政府会让完美无瑕的“媒体议程”变得虎头蛇尾、有始无终,一个不负责任的政府会让本来可以“求真、向善”的社会议题丧失“改进”和“纠错”的机会。

南门草地
7月18日下午16时左右@美丽西安拍到的南门草地,俨然已是停车场

二、信息管制

西部网的新闻在7月10日发布之后,有人迅速将此事转移话题,攻击西部网的报道不全面、不客观、不真实。将“南门地区如何改造”这个公共议题偷换为“停车场是永久还是临时”这个小议题(西安e报1662期之3)。果然,包括@第一新闻在内的多个媒体被引到了这个小议题上,“南门地区综合改造工程”这个2012年就启动的、事关西安旅游形象、西安对外门面的重要的“城市公共空间”改造项目却无人问津了。

南门如何改造?改造成什么样?谁来负责规划?谁来审判规划?规划谁来实施?改造资金多少?外包给哪些公司?这才是最最重要的议题。但是,市民们忽然发现,原来在2012年7月的时候,人家已经悄悄地把这些事情都做完了。

信息不透明,信息稍微变得透明了,又对信息进行干扰、释放噪音,甚至阻止市民舆论和大众媒体进一步讨论问题。以上这些,其实是一种信息管制手段。很多人对这种“信息管制”是没有感觉的,但是,这种“信息管制”的方法是很多政府、机构、商业、企业在“危机公关”的时候常用的“技术”。如果你有心,你会看懂。

进入2013年之后,中国经济局势恶化,内部政治危机加剧,为了政权的合法性,意识形态方面在向“左”转,华商传媒集团又整体性被收购(西安e报1648期之7),沦为资金市场的“现金奶牛”,盈利的压力很大,“政治安全”的压力更大。现在,因为被手机、平板电脑、电脑等“电子化无纸阅读”侵略了受众,华商传媒集团靠广告进行盈利的能力已经受损,据称2013年上半年,华商报并未完成既定的广告销售任务。

在这一残忍的现实面前,华商传媒集团这艘大船里最盈利的依然是华商报,华商报还要养活集团里的其他小弟弟、小妹妹。但是,光靠华商报是不行的,华商急需一个新的利益增长点,在未来的五到十年里可以平滑过渡为“新媒体形态”,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目前来看,华商报采用了三个方法:

  1. 改版,改成了所谓的“柏林版式”,这个版式比之前要缩小了,节约了纸张的成本,这是很大的一笔成本。
  2. 裁撤,7月1日起,之前独立出版的今日咸阳和华商报合并发行,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因为今日咸阳的盈利能力太弱,而不得不进行的“裁撤”。
  3. 转向,为了迎合中国政局“转左”,在新闻报道、媒体议程设置上,进行调整。这之中,就有江雪“被辞职”一事(西安e报1663期之7)。

三、怎么办?

我上面说的这些问题,业内人都知道,业外的明眼人也能看出端倪,包括华商报在内的整个华商传媒集团内部的知情人可能更多,比我知道的更细、更全面。方法总会比问题多一点。现在对于华商传媒集团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早在十几年前,华商报就和当时如日中天的古城热线进行过合作,后来华商报又推出了华商网,华商网现在也10岁了。能做10年的网站,都得算是老网站了。

报纸这种媒体形态,是华商传媒集团的高层最擅长的,他们印的不是报纸,简直就是钞票。现在不同了,没人看报纸了,看报纸的那批人在慢慢变老,看互联网的人已经长大,并开始决定广告投放的金额与方向。

微博出现之后,这种冲击对华商报更大了,过去一旦有个啥事儿,大家还指望明天看看报纸上咋说。现在不同了,一旦有事儿,INXIAN会在第一时间获得投稿,甚至是多人投稿,之后陕西电视台、西安电视台的人开始进行电视报道,华商报只能等到明天才能出版,某些敏感事件还可能会被和谐掉,不能出现在报纸上。

为啥不说电台和广播呢?因为在这个“跨媒体议程”中,西安乃至陕西的电台都被边缘化了,它们没有能力进入到“媒体议程”设置中,以本地的两个交通广播为例,他们只是在广告中加入了音乐,并时不时地口播一下@IN交通的网民投稿罢了。说句难听的,本地两个交通广播电台都应该给@IN交通信息费,@IN交通已经成为一个事实上的“全民互动式交通信息发布平台”,它唯一的劣势是得不到交警部门的全城路况监控信息,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从媒体产业链、媒体形态、以及媒体产品操作的客观现实这三个因素来看,华商报只能加强并完善自身的“后发优势”,做深度报道、做评论、做观点供应商。INXIAN可以做“信息供应商”,华商报只能做“观点供应商”。观点是一种价值观,而价值观才是真正的价值。和微博、和全民互动式的“新媒体”竞争,只能“以慢打快”,做深度、做厚度,这才是真正的媒体影响力,也是华商报的价值所在。如果这点,华商报放弃了,那么西部网不会放弃。

为啥要说西部网呢?西部网的原创新闻和评论已经开始发威了。华商网长期被华商报罩着,活在大哥的阴影之下,已经快丧失成长为本地一线“新闻产品供应商”的能力了。西部网是省委宣传部的官方网站,有政治背景,经过多年的积累,也有了一些实力,尽管可能没有微博快,但西部网要做一些深度报道和新闻评论,时机其实已经到了——无论政治资源、内容资源和人力资源,都够了。

那么华商报应该怎么办?我的看法是:华商传媒集团应该收购INXIAN。2013年1月的时候,王天定在《南方传媒研究》上发表了《媒体、意见领袖与媒体议程——以公民行动“舍利回家”为例》一文。这一文章中,王天定写道:“自媒体的议程对传统媒体的影响越来越明显。”

华商报乃至华商传媒现在正在丧失对媒体议程的控制力,如果要夺回控制力,就要重塑华商传媒集团自己的“新闻产品生产流程”。那么第一步,就是抢占新闻源。我这里说的新闻源,不是新华社、中新社之类的“新闻供应商”,而是INXIAN这样的“本地信息源”,INXIAN无法成为一个媒体,因为它做的是“信息源”,从信息到媒体产品之间需要有专业的新闻从业人员进行“技术加工”。

假设一条信息被INXIAN的微博版发布,那么华商网就可以进行第一轮报道了,如果华商网没有这个原创能力,那么就会拱手让给西部网。随后华商报的记者经过全面、深入的采访,出版在第二天的报纸上。

INXIAN-华商网-华商报…如果这三者的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媒体产品生产线”,INXIAN做信息,华商网做传播和二次加工,华商报做深度报道、观点和影响力。那么华商传媒集团再活上几年好日子是完全可能的。

现在,在陕西地区,一般情况下,“媒体产品”的生产线是这样的:

INXIAN等微博-华商网、大秦网、西部网-陕西电视台、西安电视台-华商报、西安晚报、三秦都市报、阳光报-(或许还有广播,广播里念一下报纸新闻)…

如果华商传媒集团不拿下INXIAN,那么INXIAN自己的网站版和APP等产品线成型之后,势必成为华商传媒集团在“电子化无纸阅读”时代里的竞争对手。可惜的是:INXIAN的网站版被和谐了,如果INXIAN的网站版转移到墙内或者解封,那么华商报还有什么?

我不知道INXIAN目前是什么组织结构、是不是企业,但是,我纵观了它的网站版和微博版之后,发现它看似简单,其实很不简单。

我无意为华商报支招,或许华商报有自己的招,或者华商报现在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现金奶牛,在媒体监管、市场压力之下,只想着最后再捞一把之后,任由大船沉没,那么华商网、华商圈、以及华商在外地的那些兄弟姐妹,都将会是大船的殉葬品。

从南门草地变停车场说起 二维码相关阅读
小媒体,大作为
微博替代不了媒介改革
媒体做网站为何都不成功?
移动互联网要来了吗?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从南门草地变停车场说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