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里的图书馆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少年游》。编者注:本文写于2009年,虽时间已久,但并未完全过时,而且最后的预言成真,而实体书、电子书仍然争论不休,故仍可一读。】

前几天在常去的论坛上看到有人推荐一本书十分动心,下手前照例上网搜索,竟然一下子搜到全文。踌躇片刻后,一半为省银子,一半为家里横横竖竖塞满了书,眼瞅着门都快关不上了的三个大书橱,还是选择下载、USB线插上手机转存,这几天得空就拿出手机来读两段,已经快读完了。

虽然拿着手机看书还多少有不习惯之处,但是便携这一点却是无可取代的。而且可以查询可以加书签,尤其关键词查询这一项,比传统书籍更胜一筹。

年初换了个容量8G的手机,细算之后着实惊讶了一番。这8G全用来装书的话,按我习惯的纯文本格式,平均200K一本书,小小手机理论上能装下4万多本书。拥万卷书是古人的梦想,如今拜科技进步所赐,万卷书竟可于掌中一握。随身携带一个图书馆这样数十年前还只是出现在科幻小说里的情节,在当下,俨然已经成为现实。

回顾历史,书的形式本来就是与时俱进的。小时候看过伊林的科普名作《黑白》,薄薄一本小册子,却生动讲述了自结绳记事到埃及纸草、巴比伦泥版、羊皮纸直到造纸印刷术的书籍载体历程。如今的爱书人藏书除了传统的纸质书籍外,还多出如下几种形式:电脑硬盘上的电子书、手机或便携电子阅读器里存着的书、搁在某网站服务器上的在线阅读——我的网上收藏夹里就有一个名为“图书”的分类,专门收藏在线阅读的链接。不过只有那些聊备参考的书才会这样保存。特别特别喜欢的,在自家硬盘上存着还不够,必须发到自己邮箱里再备个份才放下心来。

也曾看到有人在写书评时堂而皇之地一开头就说:这本书是在坐车等人等零散时间在手机上看完的…说到底,一本书的重点是其内容而非载体。对于读者而言,眼前的是白纸黑字、手机屏幕还是显示器都其实没有关系,好的文字带给读者的阅读愉悦并不因为载体不同而打折扣。

豆瓣上有小组名为“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加入这个小组的,大抵可以认为是爱书人士。里面有人发言叙述自己的买书流程,其实这也就是如今许多爱书者买书的标准流程:“去图书馆办张卡,想看的书先去图书馆查查有没有,没有的话去搜txt,没有txt的话再去豆瓣上搜书评,了解一下大概值得看不,然后去网上书店下单…”

kindle

更进一步的电子书,可以划重点、记笔记、内建字典等等技术上的功能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足够丰富并与时俱进的内容源。据报道,Amazon网站上面已经有二十七万本电子书,而且一直在增加。最新出版的畅销书籍,都会同时推出纸版和电子版,电子版的价格通常不到纸版的一半。自己电脑里的pdf档案,只需寄到服务信箱,就会自动转成阅读器支持的格式传回来。订阅的报纸每天会自动透过3G网络传到阅读器里——能节省多少纸张,挽救多少大树啊。

对于国人而言,这些诱人的内容虽然还只是彼岸的月亮,不过没关系,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对此,我们有足够的信心,更有足够的耐心。

口袋里的图书馆 二维码相关阅读
揣着图书馆出门
青鸟不传云外信
网络控制一半灵魂
每天第一首歌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