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早市的快乐

原文首发于2012年5月15日《西安日报》,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奇怪的“狗权”论》。】

先来对文章标题咬文嚼字一番,主要是针对其中的那个“市”字。

按辞书诠释,所谓“市”,指的是“集中买卖货物的固定场所”,也就是人们在口语中所说的市场、集市。

在人类的社会生活中,“市”的历史,应该是很久远了。小时候读《诗经》,其中有“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之句,翻译成现代白话,意思就是“无知农家小伙子,怀抱布匹来换丝。其实不是真换丝,找此借口谈婚事”。另有一种诠释,说是诗中的“抱布”,并非是指“怀抱布匹”,由于古代的一种货币叫做“布”,所以“抱布贸丝”,其实是说带着钱去买丝。

以上两说孰是孰非姑且不议,但我们可以从中得知,早在“诗经”的年代(学界普遍认为,《诗经》里收集的,是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也就是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前6世纪的作品),在中国的社会生活中,就已经有了可以让人抱着布匹来换丝、或曰带着钱来买丝的“市”了。再往后,南北朝民歌《木兰辞》中有句:“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可知其时的“市”,不但广泛分布,而且已经是分工明确了。

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西安,盛唐时期的“市”,更是可圈可点。当时的长安城有东市(今西安交大一带)和西市(今劳动南路附近)两大市场,东市主要服务于达官贵人,而西市则是面向平民大众,有大量西域、日本、韩国客商参与经营的国际性大市场,货品丰富,生意兴隆,特别是这里的胡姬酒肆,多以能歌善舞、异域风情的胡姬揽客,常有文人骚客来此聚饮赋诗。李白的《前有樽酒行》:“胡姬貌如花,当炉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衣,君今不醉将安归”,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想来都应该是诞生于长安西市。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到了市场经济时期,“市”在人们的生活中,更是须臾不可离缺了。不信请看眼下,任何一个人,在七十二行或三百六十行里的任何一行或几行里,凭借出卖智力和体力获取或多或少的酬金以后,怕是都得通过“市”来购买商品,才能够维持自己以及家人的衣食住行之需吧。于是,服装市场、粮油市场、蔬菜市场、副食市场、水产市场、建材市场、家具市场、花鸟市场、汽车市场…便应运而生,对方便百姓生活、对推动经济发展,皆功不可没矣——想多说几句的是汽车市场,前不久,首善之地的北京,由于车市上车模的穿着过于暴露,被人嘲讽为“肉市”、亦即“人肉市场”,不足为训啊、不足为训!

接着再说正题。市场的命名,大都根据所经营的商品,例外的命名则是展示自己的营业时段,比如早市、夜市。但实际上,早市和夜市也有自己主营商品,后者是各色小吃,前者则是各种菜蔬。

今天咱们只来说早市。

早市也叫露水市场,晨曦初露,那些在城市较为僻背之处的不会影响交通的街巷两旁,便有了菜贩的身影,七八点钟时,这里已是摩肩接踵、人声鼎沸了。九点过后,市场管理人员“收摊,收摊”的吆喝大声响起,随后便是人去街空,留下满地狼藉…

我感到,管理部门好像不怎么喜欢早市。这也难怪,因为,早市的管理难度确实不小,还大大提升了环卫工人的劳动强度。对早市,老百姓也绝非处处满意,小偷小摸以及缺斤短两现象是早市上久治不愈的痼疾,这常常让他们恨恨不已。然而,面对飞涨的菜价,购物环境比起超市恶劣许多的早市,对众多“穷”人而言,却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在这里,他们也确实能够获得或多或少的快乐。

赶早市
国画作者:西北大学 岳钰教授

不信请看,岳钰教授笔下所展示的,应该就是我有时会去转悠的小南门里的那个早市。两位挎篮提包的老大娘,从早市满载红果绿菜而归,价钱肯定还算合适,更紧要的是,可能也不曾碰上钱包遭窃、斤两不够之类的窝心事,所以,画面上展示的,是两位老人的背影,但我“看”到的,却是她俩灿烂的笑容…

祝福她们、当然也祝福我自己:每次从早市归来,都能有这样的好心情。

赶早市的快乐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不亦囊哉
太阳出来晒暖暖
八旗毽的由来
吃我一招苏秦剑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