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食选择这件事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关于工作这件事》。】

大家真正善待自己舌头的时候,唯有晚上。

早晨,因为贪恋那五分钟的回笼觉,就只能在公交车上仓促解决早餐,拎着袋豆浆吃着韭菜馅的包子微笑地看着坐在前座的大妈不停地捂鼻子。中午,好点儿的企业有自己的食堂,可是无论做饭的大厨手艺多么精湛,吃上三个月就只会将摆在眼前的食物称之为“能够让自己下午免于饥饿的东西”了。至于那些不提供午餐的企业的员工,就更苦逼一些,见天儿托着下巴愁眉苦脸地看着插在工作桌上的一张张送餐电话名片,瞅着哪个电话都不乐意打,最后还是抱着个盒饭胡乱将就一下。

所以,也只有在晚上,大家才能够在西安城中,选择自己想要的美食。根据笔者的经历,其实也就分为以下几种,现分而述之。

首先是西餐。这种从西洋传过来的貌似非常高雅的食物到现在似乎都没讨得大部分中国人的欢心,而它也像个高傲的小姐,不肯低下头颅,只躲藏在装潢得美轮美奂的酒店深处,或者坐落在一条飘荡着酒吧歌手歌声的长街的拐角,推门而入,光线顿时暗淡好多,那昏黄的灯光以及复古的墙壁让人以为自己步入了一个原始洞穴,插在墙壁上的火把发散着微弱的光,桌子往往很小,上面铺着的桌布怎么看怎么像我家老早以前用过的床单。

通常这样的饭局迎来的都是成双成对的人,面对面面面相觑,在方寸大小的桌子上展开眼神的攻防战,换手托下巴怎么摆姿势都不对,好不容易才能等到侍者托着盘子上来。

西餐,与中餐相比,无论那肉是几分熟,总觉得少了一些火候和热力,厨房之神手中把玩的灵动的火焰,似乎在这儿彻底熄灭。那烧得黑不黑、红不红的一整块儿肉确实明确无误地告知人们它已彻底死去。再瞅瞅红烧肉,那一块块晶莹剔透的肉块儿,闪耀着迷人的光,有的入口即化,有的要靠咀嚼来分解品尝其中的各种滋味。那是西餐的肉无法给予的美妙体验。

而且,西餐的量太小了。那么小的桌子上,摆满了好几张白白的大盘子,盘子上放着少得可怜的几道菜。当侍者轻声说“先生餐已上齐”时,声音虽小,却在我耳边有如炸雷一般,我心说这不坑人呢么我是不是该拨打12530啊!可事实上等你用餐完毕,肠胃已经开始艰难地消化,饱得连水都喝不下,用餐巾纸擦拭完嘴角,衣冠整整走出餐馆时,状态与走进餐馆时没有不同。而中餐就不一样了,个个吃得油光满面,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叼着根牙签,有的人喝了酒后满身酒气,吃完川菜后哼哧着擤鼻涕,吐口水的也不少见,有些人吃到火锅尽兴处,竟然会在脖子上挂条毛巾,这不禁让我怀疑他的目的不仅仅是在店里就餐,而是要现场洗一次澡。

总而言之,西餐与中餐相比,少了一些人气儿。

西餐
(图片来自网络)

其次是韩餐。跟它的结识由来已久,在我上四年大学的烟台,韩国饭馆遍地都是。我也是吃了四年石锅拌饭和冷面一路走来的人。等我回到西安,刚巧在烟台四处开花的土大力餐厅高调入驻西安的西大街,自此之后,韩餐便在西安落地生根,开枝散叶了。曾经带老妈去吃了一次石锅拌饭,我妈给了一句评语甚为经典,她说:“这不就是把剩饭剩菜捯饬捯饬,烩到一起吃嘛。”当时我正在用勺子用力扣着黑色石锅内侧那层结成痂的米饭,听到此评语后胃口全无。

韩餐主要是以烤肉为主,即在两人中间放置一个黑色的圆盘,食客们将肉放到上面,涂抹上油,然后等着肉滋滋冒烟,烤到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夹起,蘸料,入口。吃的第一口第二口还挺好吃,但吃到最后就不那么招人喜欢。原因有以下几点:

  1. 韩餐缺少一种足以滋润食道、按摩肠胃的汤点。西餐有鸡茸蘑菇汤,中餐的汤就海了去了。日料里面也有不错的汤点。可是韩餐…千万别把大酱汤放在桌面上。蘸的料吃到最后会觉得很咸,只好辅以可乐果汁。而可乐果汁,是不足以替代汤的重要作用的。
  2. 韩餐现在很多都是自助。交了不少的钱,还得跑前跑后充当服务员的角色,有些人乐意之至,美其名曰:“食物还是自己收拾准备才足够美味。”这种话在我眼里纯属自欺欺人,给我的只是半成品而已,撒料的轻重,烤的生熟程度,有时候自己控制不了的,否则要厨师干什么?退一步说,如果不要厨师每个人随便撒点料就能吃的话,那韩餐的档次水平,岂不是要落了下乘?

再次是日料。日本料理一直给人以一种精致的感觉。曾经一位从日本留学回来的朋友跟我说:“现在西安市面上的日本料理点哪里还有正宗的,都是去日本打工留学几年后回来的人开的,他们在日本做的是与餐饮擦边的行业,最后攒点儿钱就回西安开了店。日本料理本来7个步骤被省略成3到4个。”这倒也无妨人们对日料的喜爱。即便简陋至此,还是能够从中读出日本人对食物所灌注的专注精神。

只是想想之前爱国愤青们上街砸店的情景,不由得还是让人心生愤怒,那些店哪里有一个是日本人开的?砸的还不都是自家兄弟辛苦赚钱的营生,想想那一天狼烟四起、汽车底盘朝天的画面传播到了大洋彼岸遭人耻笑,真的是不太好意思走出国门,不,别说国门,陕西省我觉得都难迈出了。上次在推特上发了一条自豪于西安人的推,遭到各省人民的群起攻之,当然用屁股想就能想到其中有香港和上海人民的身影…

最后是中餐。中餐的种类多了去了,展开叙述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但是这无妨我举例几个时下年轻人喜欢吃的品种:

  1. 首先是麻辣香锅。这在近期似乎遍地开花,哪儿都有门店。我记得小寨好又多超市旁边的那一条长街就有好几家比较有名,有一天我在大雁塔星光城地下一层害发现了至少4到5家的麻辣香锅店。
  2. 其次就是火锅。海底捞无论什么时候路过,都能看到无数人坐在小圆凳上,翘着腿喝着豆浆磕着黄豆,儿女们绕膝而跑,等待起来似乎也其乐融融。但是海底捞确实日渐式微,后起之秀有麻辣尚席、吴铭火锅等。陕西临近四川,所以口味趋同在所难免。年轻人当中,更是没有哪个不喜欢辣的。等辣到舌头发麻,不断的吸溜空气,那才是一等一的享受。

人生总有阶段,谈恋爱时两个人约会地点,无非就是餐厅电影院,坐在窗明几净的餐厅里,彷佛立刻就与那腐朽败落的社会脱开干系,进入了一个更加文明、开化的社会了一样。等到了立业成家,也许就会进入下一个阶段。那时的我,就不会在这儿细举夜幕下一个个人头攒动的饭馆,而会开始深究起厨房中的灶火、刀法和酱料了。

关于美食选择这件事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工作这件事
关于电影骗钱这件事
关于卡拉OK这件事
肉夹馍与三明治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