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74期]不要放弃治疗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7月23日。1888年的今天,李鸿章在广州的两广总督衙门打开广州第一盏电灯,开启了广州使用电力的历史。此时距离英国普及电灯不超过10年,考虑到那时候的交通,前清在接受力上并不差。

[1]被扒皮的骗局

网络时代最牛逼的地方就在于只要发布,就有痕迹,就会留下蛛丝马迹,匿名投稿人就是这样对7月15日在西安举办的2013国际品牌小姐大赛进行扒皮的。Google“2013国际品牌小姐大赛”,会发现很多本地媒体都对其进行了报道,但投稿人通过综合各路消息发现:

  • 请来的所谓大赛创始人明显与网上的相关信息不符,根本查无此人;
  • 多出一个中国区主席,名字与百度百科上的大赛创始人一样,试图混淆视听;
  • 请来的上届冠军被发现分别在2010年和2012年获国际旅游城市小姐大赛冠军,这几乎是不可能;
  • 另一个主办方西安羽尚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只是个10人小公司,对外声称大赛报名人数上千人,实际只有2人。

爆料截图
这是爆料截图。一两百叫个野模,两三百一个媒体(目前媒体车马费均价),现在记者的出场费和野模们也差不多价了~(更多扒皮资料点这里)

能调查的这么仔细、这么花心思,有人认为曝料人要么是参赛的,要么是竞争者,所以不是诬陷就是栽赃。这个推测的逻辑未免太过于奇怪,造假水平这么低,被人在网上一查就全露馅了,哪里还需要诬陷栽赃。

如果说以前看各种大赛还觉得很神圣,那么这几年遍地开花的赛事早就已经在提醒人们大多数都是骗局。如投稿人所说,不过是个商业运作,打着选美的招牌去骗商家的钱,再用这些钱搞活动,最后分钱走人,整个就是新时代的空手套白狼。评论里有人说了:文化产业大概就是这样吧…

[2]被辟谣的假新闻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7月23日,【西安e报(微博版)】被一条蒲城贫困高考生被漏报志愿的求助微博圈了无数次,详见下图。

投稿截图
投稿截图

其实23日中午渭南临渭公安官方微博就已澄清这是个假消息,理由有二:1、陕西早已实现网上填报志愿,考生自己上网填报,不存在县招办忘了提交志愿的可能。2、微博内容除了改了名字和地名之外,全部抄袭自2010年河南考生李盟盟“被落榜”的旧闻,而据中新网调查,就是这个河南考生李盟盟现在也都快上完大学,要找工作了,河南招生办当年的处理相当圆满。

因此即使陕西招生办尚未出面证实消息真伪,但根据常识,我们已经可以判断这是一则假消息。这事最有意思的是官方的反应速度,虽然只是人物地点与渭南有关,但@陕西渭南临渭公安的反应很快,理由充分,必须点赞,反倒是正主儿陕西省招生办,截止本期e报发布之时一直没啥反应,连条公告都没有。

[3]真正的苦难

这条必须与上条结合起来看。赵定恒,35岁,商洛镇安县狮子口村人,15岁便在矿山打工,患上了尘肺病和风湿病,丧失劳动力,妻子不堪重负岀走。导致赵定恒患病的矿早已解散,为了治病,赵家欠债数万,为了养家,赵定恒60多岁的老父亲去矿山打零工,耳聋的母亲操持家务,还要供不到10岁的儿子读书。最近在@大爱清尘和一些好心人的帮助下,赵定恒得到了一次洗肺治疗,但还是得靠药物维持,这几天他带着孩子来西安取药,没想到被查出了并发症,他的肝出了问题,医生建议住院,这对本来就困顿的赵家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最近几年,由于矿工们开始维权,尘肺病进入民众的视野,这是一个没有医疗终结的致残性职业病,目前尚无特效药物治疗。相对于上条中虚假的求助来说,赵定恒的困难更让人唏嘘、难过,然而在微博这样的社交网络上,虚假的求助不断地被人们转发,而赵定恒的求助发出来,转发+评论总计不超过30这个数字。也许面对生活中真正的苦难,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无视吧,这样才能保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真正的生活是最冷酷不过的,所以山阳县那48人的尘肺病患者群体,2012年被报道时已有26人病逝或自杀(1144期之8),就算是在2010年维权成功拿到27万补偿的患矽肺病的安康农民工钟光伟(653期之1、2679期之1681期之6708期之4),到现在还有22万拿不到手,而2011年5月被志愿者们送到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医治的四川尘肺病人陈久红(866期之本周慈善),当时看起来很幸运,实际上早在2011年8月22日就病故了

另据大爱清尘志愿者陈华阳透露,为了救助陈久红和另一名尘肺病患者马江山,即使他们没钱,但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赵青琼主任亲自签字担保,将陈久红、马江山从死亡线捡了回来,后来陈久红、马江山还是相继离世了,治病的钱共3万余元已无法还给赵主任,现在这债务得从赵主任每月工资扣除。这是2011年9月发生的事情了,不知道现在扣完了没有。

[4]文明执法

还是鼓起勇气直面惨淡的人生吧,就好像城管们即使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也得坚持出来执法一样。7月23日22点左右,@Sarah小昕昕在大学南路西口看到碑林城管开始改变执法风格:“一个小贩在卖水果,城管队员上前告诉他这里不能做生意,其中一名队员手里一直拿着摄像机拍摄,小贩求情,城管队员说车就不扣了,秤要拿走,并让小贩明天到队里处理。手持摄像机的队员说,我们现在是文明执法。”

对此,@mcg木点评道:“不管是迫于舆论压力还是改变管理作风,这都是一种进步。”@小伟伟_becky则认为:“拿秤的目的还不是为了钱?”@只加97号油的自行车说:“就算再自诩为‘文明’,城管也没有执法资格。”

首先对于碑林城管没有放弃治疗的行为必须点赞,其次针对网友的质疑,应该说城管们个人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尽管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赋予城管执法主体资格,但城管这个怪胎组织也特么存在了十几年了,城管的车上依然写着“城管执法”的字样,队员穿着制服,甚至还有执法证,管着两三百项事项。这是上层设计的问题。在这个背景下,对于城管执法队员,他们能文明执法,这已经是治疗效果良好了~

[5]新建筑的老问题

和城管问题一样还需要治疗的有建筑问题。7月22日甘肃定西地震(1673期之1),陕西震感强烈,@若安静静发现汉中陕西理工学院的新楼很牛逼,天花板上的砖一直居然掉下来不少,难不成汉中是重灾区?

陕西理工学院

有围观网友透露,这新楼投入使用才不到一学期,外面看气派无比。@Gianqee琦却听说这楼在建时,地基被雨水泡了好久,难道不应该是重新打地基吗?@落日天涯2005感慨地说:“看来陕理工质量较好的莫过于那几栋旧楼,2008年地震那会儿,门口的十一层楼满目疮痍,而女生宿舍五号楼毫发无损。”

[6]内外有别

很多企业也需要治疗。一名法士特的员工匿名讲了一件事:“为什么国人不愿意买国产品牌?就拿法士特来说,也算一大企业,对于出口件做得那叫一个细致,一个小小的压伤磕碰都不行,挑出来的磕碰件、尺寸超差件都装到了销往国内的变速器中,不合格品出口转内销,为什么对外和对内执行两个标准?这样谁还会信国产品牌?”

法士特可是陕西省、西安市的利税大户(340期之7),也是陕西省、西安市数一数二的国企,没想到居然对华夷搞双重标准,太辜负2010年胡爷爷的视察恩典了(400期之1),要继续治疗!

[7]内涵

当然啦,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阳光国会才是西安最有名的企业(307期之1)。7月24日凌晨1点左右,@Z_安妮、@Alex点点路过李家村时,都发现阳光国会因为“阳”字的偏旁缺失,改名字了,变成了“日光国会”了,太内涵了…

阳光国会

@彻罗基的房间提供了一个花絮:“曾经找模特的兼职,阳光国会就给我打电话,说一天500,特殊的一天1500到3000,不用脑子想都知是特殊的什么意思,还说好多学生在这做,都不用真名的,让我不用担心…”@李伟_Koma则认为阳光国会不如省政府隔壁的索菲特。看来阳光国会现在面临的竞争很激烈啊,莫非这就是政府对阳光国会的治疗方法,看来还是很懂市场经济嘛~

[8]带脚镣的老人

脚

上图中是长安区瑞博托养院中崔长安老人的脚。崔长安今年60多岁,据他说:“我66年得了癫痫,家里的人嫌我烦,就把我送到这来了。我不喜欢这里,想跑,他们就铐我。”养老院回应说,老人经常在走路时就猛推别人,屡次出现攻击别人的行为,因此在老人失控时给他戴上脚镣实属无奈之举,而且也得到了家属的同意。目前长安区残联及长安区民政局已着手调查此事。

此事一出,一片骂声。但是,即使在正规的精神病院,病人出现了攻击别人和自己的行为,也会被绑起来,托养所解释地很清楚,家属也知晓,因此带脚镣并无不妥。此事证明,真正需要治疗的是老人、老人的家人、还有不带脑子就骂人的网民。

[9]汉服还是算了吧

最后来欣赏一则新闻。前几天汉城湖组织了小学生穿汉服行开笔礼,诵读弟子规,接受传统文化教育。结果几十名来自深港澳台的小学生,在观看时或玩手机或躺在地上休憩,当诵读弟子规结束时,不少学生跳起来鼓掌,拍手庆祝仪式结束。

汉服

这脸打得太狠了,以至于新闻不得不找理由:天气太热、太阳下晒了太久…哈哈哈哈,这借口未免也太无力了吧。这几年汉服就是个筐,啥都往里装,打着寻回传统的旗号到处演。传统有个毛用,中华帝国的大部分传统就是个渣,不然也不会在近代沦落到那种地步,更不会到现在还这样怂样子。有些东西该灭亡就灭亡吧,跟中央集权的帝制一样,这是历史的进程。那些一心想着推广汉服汉礼的人,就跟那些想复辟的人一样,请不要放弃治疗。

[10]雨后秦岭

22号的那场大雨雨净化了我大西安的空气,惊呆了的小伙伴们纷纷被这大好天气感动地泪流满面,@IN直播发美图发到手软。下面这个视频(地址http://goo.gl/3Yn6zw)是@马修的春天用了5个小时拍摄的雨后秦岭的延时摄影,很治愈,很值得一看。

[西安e报:1674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13期]10节课
[西安e报:578期]生活悲喜剧
[西安e报:943期]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西安e报:1309期]背靠大树好乘凉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