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听很有趣

原文来自《落木充耳》,感谢作者“木错”的分享,曾撰文《我有病我开心》】

有时候,有,是很难的,比如,有钱。而无,是容易又讨厌的东西,比如,无趣。其实,比没钱更容易而难得的,是——有趣。

最近这些年,我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把戏,就是偷听。

偷听这档子事,貌似很下三滥的,但有的时候撞到你耳朵里了,没办法不听。我推崇的偷听高手是人家周云蓬,都偷听出情趣来了。看过他的《绿皮火车》吧,那一年,已经是歌手还不是大神的周云蓬从北京到昆明,坐五十个小时的硬座。头十个小时,他满脑子想像着云南那些地名,仿佛摩挲着口袋里一块块温润的玉石。十个小时后,石头也有些混浊了,怎么熬时间呢?这家伙美其名曰开始“留意周围人的谈话”,就是偷听嘛。

不妨在这里摘一段,听听周大侠是怎么偷听的:

“斜对面座位上在聊原子弹藏在哪儿,还有三十八军、林彪。我听了一会儿,换个台,后面隔一排在现场传销,讲金钱、成功、人生的境界。再换一个,远处有个姑娘说着她即将见面的男朋友,好像在昆明教书,她买了一水桶的玫瑰花去看他。姑娘说得正陶醉呢,不想水桶漏了,淌了一车厢的水…”

不记得老周后来到了云南没,反正是跟他学会了偷听的能耐。我常常出差,从废都到魔都,从魔都又到帝都,也常常钻进山里,到一辈子可能只去一次的地方去,我就很开心,觉得机会来了,一言不发地乘飞机,坐地铁,挤公交,半蹲在蹦蹦车上,混在人群里跟着一起走,偷听人家说话。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很无聊

有个作家说中国人是沉默的大多数,我看不尽然,只要是公共场合,车站、广场、餐厅,你听去吧,跟几群不同种类的蜂遇到一块了一样,嗡嗡个没休止。这时候偷听,就需要甄别和技巧了。

听到最多的大概可以分三类:都市里的屌丝一族大多说的是业务,向奋斗致敬,但终究是没劲,可以不听;运气好遇到奇葩,会见证他给人划出去几千万,当然是口头上的;最妙的是遇到几个婆娘或者一对好基友,鸡零狗碎,婆媳恩怨,领导长短,外遇艳情,叽叽喳喳,听得我都坐过站了。

如果是几个人在聊天,那么只是偷听就好了。而一旦是打电话,另一方说些什么听不到,就需要破案一样,想像勾勒出整个场景,不仅偷听,还得动些脑子了。但往往这些时候都是比较温馨的。比如中年妇人说,快起床,饭在锅里。再比如苗条女子说,就在小饭馆那个老地方等我,先点菜,就来啦。很少能听到人说,妈,过两天回​​去看你。一时听到了,就很想家。

其实我最喜欢听人说经历,不过偷听到的一般都说得不深,就恨不能过去问几个问题。有时候遇到两口子吵架我也听,然后分析判断,换位思考,又想像着明天他们就会好得像一个人。

偷听也能听到意外,跟中大奖一样。一次,飞机在天上飞着,大家都睡着了,我偷听了半天只有轰鸣声,觉得好无聊啊,突然就听到一阵电话铃响,邻座的大叔居然接起了手机。我有点慌,觉得飞机在抖,幸好空姐婶婶也听到了(她也喜欢偷听么),过来制止了,吓得我心里说,这可不关我的事,今后再也不敢偷听了。

只有一次,偷听让我有些沮丧。那是在废都的公交车上遇到的一个老头子,他说话声音太大了,我根本不需要偷听就能听到。他说了很多新闻联播里金光闪闪的人物名字,还说了很多敏感词,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情。

我们都是小老百姓,日子再无趣也要整出点乐呵来,不然对不住苦中作乐这个词。有人在坚持说话,有人无声地表达,还有人告诉我们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还逼着猴子和青蛙捂眼捂耳捂住嘴巴。

可我听了,看了,还把听到的看到的说出来。不过是为了有点趣罢了。

关于偷听的提示:

  • 带着耳朵就能得到这项乐趣。最好再戴上耳机,当然不是听音乐。这样别人不会注意你。
  • 与被听者侧身,别吓着人家。听故事为主,一旦听到隐私就别听了;如果听到对方有难,一时人品爆发做点好事也是可以的。
  • 偷听的好处很多,除了听故事,还可学方言,感慨祖国辽阔,体味人性的复杂。偷听对环境要求不高,但如果是在一辆通往山区的客车上,混杂着乡土气息人间烟火味,你就赚了。
  • 大庭广众,哪里都可以偷听,只要葆有一颗热爱生活发现有趣的心

偷听很有趣 二维码相关阅读
胖子的宝贝
无心种莲待花开
书院门的幽默
流浪的侠客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