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78期]天意人心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3年7月27日。1938年的今天,被称作龙与地下城之父的加里·吉盖克斯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初,吉盖克斯和戴夫·阿曼森一同创造了龙与地下城,可以说,正是他们两个打开了角色扮演游戏(RPG)的大门。2008年、2009年,吉盖克斯和阿曼森相继去世,有人评价说,他们两人带着RPG一起走了(via:果壳网)。

[本周事件]生了个人妖

让我们先把视线拉到习总的富平。7月24日下午@淘气二蛋在微博上说:

“7月16日,表哥老婆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下一男婴,医生以婴儿病毒传染为由不让家属看孩子,孩子就此失踪。去讨说法,医生说男婴生殖器官与常人不同是人妖,将孩子处理了,后又说把孩子扔垃圾堆了。现想出2万私了。孩子目前生死未卜!”

人妖这个说法实在太离奇了,以至于几乎没人相信。7月26日《渭南晚报》率先跟进了此事,7月27日《华商报》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综合官媒消息,情况如下:

  1. 7月16日,@淘气二蛋的表嫂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分娩时,被医院告知患有梅毒,而且孩子也很有可能携带此病毒。
  2. 表嫂难产,医院让家属考虑取舍,家属最终决定保大人弃小孩,丈夫签字。
  3. 终于顺产生下一名足月男婴,产妇和家人却连孩子的面也没见着,被告知孩子已经被一个老汉弄走了。
  4. 7月17日,产妇与丈夫、女儿来到富平县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丈夫和孩子均无异常,产妇的检查结果是“有反应性”,参考值为“阴性”。但富平县妇幼保健院的检查结果却为“传染病(弱阳性)”。县医院的医生告诉丈夫,这种症状很多孕妇都会出现,待分娩后会自动清除。
  5. 7月19日,产妇与家人遂向富平县妇幼保健院讨说法,当晚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的两个弟弟和村上的几个“说话”的,曾经来到产妇家中,希望以两万元了结此事,被拒绝。
  6. 7月24日,产妇丈夫以以跳楼方式向医院讨要说法,保健院姚副院长被授权调查处理此事。随后的谈话过程中,其余家属与姚副院长爆发肢体冲突,姚副院长的办公室被砸,据称姚副院长在冲突中耳朵受伤。
  7. 目前涉事医生已被停职,并不再露面、接受采访,当时也在产房的助产师和医务护理对此讳莫如深。保健院党支部书记承认当事医生在处理婴儿的事情上,违反了医院的程序。

《华商报》还指出了一个疑点:分娩当晚,涉事医生并不当班,按规定不能进手术室,也无需来医院。就算没有这个疑点,这事也很蹊跷。就算是门外汉也知道,产妇有传染病,也有见自己孩子的权利。截至现在那孩子还是失踪着,而渭南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了,据富平县城关镇派出所康西平所长说:“此事已立案,但仍有不少疑点,且比较复杂,目前还在调查中。”

最牛逼的现实主义大师级作家也写不出这么奇葩的故事。

[本周公共话题]立体城市

7月26日,传说中的立体城市在西咸新区启动了,来自@本性爱吃肉的投稿称,大约12个月完工,一号项目将在17亩的空间实现十多种城市功能(居住办公、酒店、教育等)。启动仪式上,西咸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军说,我们要尊重这篇土地,尊重历史文脉,尊重山水格局,要做出与这片土地相称的不平凡的作品。

2012年9月,当时还是省长赵大叔正永先生与万通集团签约在西咸新区搞立体城市,总投资约300亿(1402期之2)。磨叽了快一年之后,也许是融资终于到位了,这个项目总算启动了。王军表示这是中国人主导城市发展方式的变革,城市化面临最大问题就是资源承载问题,如何用较少的土地、能源、水承载更多的人口,是城市化绕不开的问题,立体城市是一次伟大的尝试。

事实上西咸新区并不是第一家,早在2010年河北廊坊、2011年成都均上马了类似的立体城市的项目,后来陆续夭折,西安是第三块试验田了。平心而论,我并不反对立体城市,听起来好像科幻片才会出现的东西,很有末世感。只是此时,西咸新区,或者说整个关中,其实并没有到特别紧急的需求,这就使得这个项目更像是一次试验。

请允许我引用知乎中一位建筑界业内人士“苏菲”的观点:

立体都市到底可不可行?要看实际的设计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如果只是光建一些大规模的圆柱体,提供住宅和商业区,交通这些硬件,而不去考虑细枝末节的问题,比如垃圾处理、人际交往、社区管理、运输和防灾系统,极可能失败。换句话说,人工建造这样大的复杂的都市系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但是若能处理好每一个细节,成功的建造一个精密的系统,那将会变成非常伟大的工程。

而且这种立体城市必定是要巨资投入,但是它又高密度,就说明要求大量的人入住,如何在经济上达到平衡是个很难办的问题。

作为一枚门外汉,我认为这个项目如果能放到延安,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来延安老城太拥挤了,人均用地仅72平米(1664期之公共话题),远低于120平米的国家标准;二来延安农村的居民也确实需要搬到从山上搬到城里,否则每年的汛期完全吃不消。

因为截至本期e报发布之时,延安的暴雨(1664期之数字)已经持续了20天了,随后的滑坡、泥石流更是毁坏了家园,延安网友“@张小梅”说:“政府为了减少伤亡人数,在很多村民家里贴了封条,村民只能搭个塑料帐篷。这样确实安全了,可是没有任何吃的,电也停了,路也断了,房子也是危房了。当地媒体只有在出现重大伤亡时才会报道…”

[本周天意]太祖故居倒塌

延安的暴雨有多大呢?请看来自新华社的证实:7月24日至26日早上,一轮强降雨再次袭击我大延安,造成南泥湾垦区政府旧址3孔窑洞发生垮塌,相邻的毛太祖旧居因为受到雨水侵袭,窑洞顶部一段围墙倒塌

倒塌
7月26日,位于延安宝塔区南泥湾镇的南泥湾垦区政府旧址发生窑洞垮塌

比起河南共产主义大桥坍塌两人遇难,太祖故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有网友点评一语中的:喜闻乐见。

[本周数字]318.47亿

另一个“喜闻乐见”的消息来自主流媒体。最近陕西省公布了2012年省级财政收支审计报告,报告指出:2012年7月至2013年6月,审计机关对9529个单位、项目进行了审计调查,查出违规金额318.47亿,并对2308名领导干部进行了经济责任审计,查出违规金额36.33亿元,其中9人被移交纪检监察机关处理。

官媒的新闻都带着点儿堵住了蛀虫蛀洞的喜滋滋的语气,但就像看每年的总理述职报告一样,仔细阅读新闻你会发现318.47亿不过是冰山一角,保障房、三公经费、公务车、建设项目统统都有问题。而具体到底怎么回事?那些违规金额到底怎么产生的?那些被移交纪检监察机关的到底是谁?他们做了什么?我们都一无所知,毫无疑问这不过是党向党外人士的一次例行知会而已。

[本周公共事件]罢工

如果可能,本周是可以命名为罢工周的。

  • 7月24日早上8时起,为抗议市区内黑三轮、黑摩的扰乱市场,西安市周至县出租车大面积停运。出租车司机在路边拉起“坚决维护出租车的合法权益”“谁来为我们当家做主”等横幅,要求整治交通营运秩序。(via:@土狼)
  • 7月24日,西安920路公交车罢工了,920的路线是城南客运站—焦岱/汤峪,投稿人@赵小丯over_thunder说:“好像因为和管理公司的财务纠纷,从西安到汤峪的车只要一回来就不让往西安发了。焦岱听说也一样。车站大门被堵,里面停满了920公交车。”7月27日,@super胆小的狮子座girl忍不住抱怨道:“K920车队集体罢工已经4天了,他们为自己争取权益我们没意见,可是就苦了我们这些想回家的人了。”

第一场罢工最后在交通部门答应整治非法营运后结束。第二场罢工比较复杂,根据《华商报》的说法,是56名投资人对公司帐务不满,认为帐务不透明,一气之下把38辆线路车都停了,西安运管处只好紧急调用了10辆旅游大巴…总之这事到底完没完,咱们都不知道。

[本周图片]读书

读书

上图是@葫罗汉7月27日下午19点左右在电子二路拍到的,这位摩的师傅正在看《穷人缺什么》,不知道他最后找到答案了没有。

但真的不是所有的摩的司机都是穷逼,最近我的一位家住东郊的朋友就讲了这么一件事:

楼下摩的师傅中最不像摩的的一个好久不见了,今天坐别人的摩的打听到,原来最近消失的那个师傅之前做了20年生意,赚的钱买了一堆商铺出租,年租金50万以上,没事开摩的就是不让自己闲着顺便兜兜风,最近天热全家出国玩去了…

所以图上那位师傅谁知道呢?也许他只是等生意的时候闲着无聊,顺手拿起了盗版书摊上的一本书呢?

[本周生活]麻将轮值

西安晚报》讲了一件很好玩的事:南郊明德门小区的祁爷今年95岁了,几年前,老人突发脑梗留下了后遗症,时常糊涂,但只要一看麻将,思维清晰立马,色子一打点,就能算出来在哪儿摸牌。几个儿女现在每天都要陪老爷子打麻将,全年365天无休,实在有事来不了也得提前一天向老爷子“请假”,就为了让老人家心情愉悦。

这条新闻让不少人泪流满面,这些人都是独生子女,比如@入戲太深的小三爺就说:“真不敢想我们这些独生子女以后怎么照顾老人。”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还有网上麻将、扑克…能玩的多了,不用太担心。@Liu_Zhao_Zhao就很乐观,她欢快地表示:“我也要生好几个儿女,等我老了以后陪我打麻将。”

[本周逝者]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下面是本周的两位逝者:

  • 马振邦,回族,陕西武术奠基人之一,曾担任陕西省武术队教练30年,赵长军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7月23日上午,马老因癌症在西安家中离世,享年86岁。马老是大陆最早的影视武术指导,他曾在电影《武当》中饰演“南山道长”一角色,在上世纪80年代风靡一时。
  • 田和平,男,25岁,四川人,高中毕业后当过兵,2013年6月6日起在陕西厚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承包的和基倾城项目干活。因劳务公司迟迟不结算工钱,7月19日17时左右,没钱回家的他从租住的五楼民房上跳下身亡。田和平在西安打工被拖欠工资近一万元,可亲属整理其遗物时,他身上仅有1元钱。

和马振邦比起来,田和平实在太年轻了,所以显得尤为可惜。《华商报》提供了田和平死因的另一种可能,据田和平的室友王师傅说小田曾光着身子只穿内裤在街上跑,在宿舍时哭时笑,有时还自己打自己,行为很异常,而他的日记却特别励志。

如果不是遗物仅剩下一块钱,田和平也许都不会上新闻,今天为田和平点蜡烛的人也许明天又转身为另一条新闻争吵,可尽管如此,@田晨彤_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还是为田和平写下了下面这首小诗,如果有灵,诗中满满的善意也许会抹平他所遭遇的恶意。

诗

[本周视频]另一种生活方式


By 优酷网友“oldhubbert”

视频中的老外名叫搂大卫,是个西班牙人,他喜欢在中国一边旅游,一边唱歌,视频中是他第一次来西安在钟楼边演唱许巍的《故乡》(地址:http://goo.gl/UjcJKI),中文很赞呢~

这个视频就送给田和平吧,不知道他在跳楼的瞬间有没有想到四川老家。如果他能遇到视频中的这个老外,听他唱一首许巍的《故乡》,看看他的生活方式,也许…

[西安e报:167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17期]横山朝闻天下
[西安e报:582期]鼓励农民进城意在圈地
[西安e报:947期]我反正信了
[西安e报:1313期]水深火热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