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80期]凭什么顶格罚款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7月29日。2012年的今天,西安自强西路春晓馨苑小区一号楼1307室发生爆炸,事故造成1人死亡4人受伤(1315期之3)。

[1]关于遛狗的罚款

在狗粉和狗黑的无尽战斗中,一条极具助燃效果的新闻在西安诞生了——据《华商报》和《第一新闻》的共同确认,西安警方今后对养狗者从严罚款,将原先遛狗不栓绳处以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罚款,一律改为顶格罚款500元。

遛狗的罚款是此新闻中最具吸引眼球的规定,至于狗咬人一律收容、狗伤人追究狗主人刑事责任、补办手续每只狗罚款1000元、农村养狗纳入重点整治行列等细项,反而没多少人注意了,各位移步此微博就可以看到千篇一律的各种扯皮:比如普通狗粉拿温顺从不咬人来转移不拴绳的视线,进击的狗粉要求狗权希望给宠物修公园;普通狗黑认为罚款应该罚得更多不设上限,进击的狗黑直接高举屠刀叫喊杀狗顺带人身攻击…基本上,每次关于狗的话题都是这个下场(1623期之本周公共话题)。

狗患即人患,基本上关于狗一切负面问题都是由于狗主人素质过低引起的,这毫无争议,但上面那条微博引来200多条评论,大家对罚款罚多罚少吵了半天,唯独没有人质疑一下——这顶格罚款罚得合理么?

警方罚款的依据是2012年2月正式实施的《西安市限制养犬条例》修正版(918期之31010期之41068期之1)——

第五十四条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二、三、四、五项规定,由公安机关责令改正,可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

第二十七条的第二项规定称:携犬出户时,为犬只挂上犬牌,由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使用牵引带牵领;牵引带不得超过两米,在行人拥挤时自觉收紧牵引带;

罚款有依据,确实是合法的,但是警方把200-500的罚款直接升级到500元顶格罚款,这合理吗?既然法律规定了处罚幅度,执法者自然应根据违法程度行使自由裁量权,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根据违法的恶劣程度、造成危害的后果给予恰当的处罚,执法人员的自由裁量权原本就缺乏公众监督,现在直接把幅度升级到最高,这罚款看上去也就有点儿戏,还不如当初直接设置500元一个选项算了。

《西安市限制养犬条例》修正版当初公示了半年,只收到217位市民的来电来信提出意见,直到条例通过程序正式上马写成新闻,才引来成千上万的反对声音(1137期之2)。狗粉们上次已经算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那么随意顶格罚款这事呢?要知道西安市近五年行政复议案件的纠错率最高是46%(1666期之4),如果遭遇不合理的罚款,当然要收集证据到法制办讨个说法,而不是在网上不停抱怨。而狗黑们也不要因为罚款就高兴个不停,叫嚣使劲罚款,对于程序有问题的执法,无论派系都应该反对并力求监督,这才能积累一点点的社会进步。

[2]打疫苗送礼品

7月27日,一位蓝田的匿名投稿人从母亲那里得知:前几天防疫站免费给村民打防疫针,还每人送把伞;今天又让上次打过针的人去每人抽管血,说是查看打针之后的变化,又给每个人送个不锈钢盆子。这到底是在打什么针呢?很多人都怀疑,是不是有机构拿村民在做药品试验?

第一新闻》采访核实了此事,据蓝田县卫生局官员称,村民打的疫苗是出血热疫苗,由于西安市疾控中心按照省上的接种方案,要做一个出血热疫苗的效果监测,蓝田县疾控部门承担了800人的效果监测,由于担心大家没有挨一针的积极性,所以就准备了小礼品。西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陈志军称,该疫苗有正规批号,不是厂家在投入市场之前进行的一期临床二期临床。

在郊县进行效果监测,投其所好的实用小礼品有时候比知情权的公示更容易打动当地村民,这一点,当地政府心知肚明。

[3]身份证上的年龄

小张生于1991年,出生后就没上户口,2001年前后,他的母亲听说西安市有政策,凡是1998年7月22日后出生的人,户口可随父亲也可随母亲,由于小张父亲是西安居民户口,因此她托熟人开了一张1998年的出生证,并顺利报上户口。

这一改就让22岁的小张今年在身份证上只有15岁,没法结婚也没法工作,民警说,小张1998年出生的资料较全,“当时民警不可能出错”,“公安部门对改年龄在程序上把控得很严”,因此无法修改。小张作为一个普通人,只要开个出生证就能报户口改小年龄,按照中国特色,普遍会装嫩、少数项目会装老的运动员们,改起年龄来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程序上把控得还真严啊。

[4]教育改革上党报

继央视之后(1618期之10),西安的“教育改革”又登上党报《光明日报》,按照之前的统计,这应该是中央级新闻媒体第11次聚焦西安为破解“奥数择校乱象”难题而开展的教育改革了,新闻称:

  • 2012年3月,西安市教育局正式启动民办学校“小升初”招生制度改革,同时在媒体上公开承诺:从2012年起,民办学校“小升初”招生绝不涉及奥数内容(1252期之11415期之2)。
  • 大学区让弱校变强、优校更优(1142期之51179期之61303期之6)。

这两个“亮点”从2012年开始说到今天,估计还要一直宣传下去,《光明日报》说:“人们看到了改革的魅力,看到了教育带给千家万户的欢乐和希望。”

[5]平地一个坑

坑

7月27日,北辰立交以西,一辆水泥罐车在行驶中突然落入一个十多平米大、七米深的大坑内,车身整个“立”了起来,只剩车头露在地面上,路面塌陷产生的大坑里,除了黄土外并没有地下管线等设施,因此无法用频发挖路来作为质量托辞,而且坑内土质较干燥并没出现积水情况,那这个坑是如何产生的呢?估计要问《走进科学》了。

[6]面对面盯梢上访群众

上访

对于上访这种西安人民喜闻乐见的行为艺术方式,官方的态度一般都是不闻不问,不过也有例外,7月29日下午13时55分,凤城八路市委门前,武装防卫直接出动面对面盯梢上访群众,而且这些警卫也很厉害,围观群众拍个照都差点被抓,也不知道出啥事了。“@liuk8”说:“群众路线原来是这样子的呀!”

[7]城管故事

似乎每天都有类似的城管故事,我们仅摘录两条供大家欣赏:

  • @不靠谱2b文艺女青年”投诉说:“7月27日中午12时,西安市碑林区城管执法局七中队在兴庆公园南门雇佣黑社会人员殴打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是一名小摊贩。城管人员下车后,没有先去进行劝说他离开,而是上前就打…朋友现在还在医院,没人管,当时现场有拍摄,但被他们抢去砸了。”
  • 7月29日晚八点,在丰镐东路十字北段,“@相大雷”看见城管车上下来几个未穿制服的男子,直奔“小吴砂锅”恐吓店主让收摊,态度极其恶劣。周围也有摊,但是几男子并未理会。不穿制服执法,莫非还是“临时工”?

[8]生意难做

城管的存在让一些生意人的生存环境变得恶劣了一些,但城管绝不是唯一的原因,腾讯网友“美食的俘虏”说:“我一个做生意的朋友,从浙江来西安做生意,做了一年,不干了。我问其原因,答曰有三:一、治安不好,各种社会人员上门滋事;二、人品不好,同行看生意好,装成客人上门各种挑毛病;三、政府风气不好,各种政府机构伸手要钱,辛苦一年,钱都上贡了,自己还亏了。”小商贩们创业的日常遭遇商业大咖们平时可享受不到,比如三星之类。

[9]地铁运营时间推迟

从7月30日起,西安地铁二号线首末班车时间均有调整:北客站首班车由6:15提前至6:00,末班车由22:20延长至22:55;会展中心站首班车由6:30提前至6:15,末班车由22:35延长至23:10。同时将周一的行车间隔有所压缩,减少候车时间。在地铁没有形成网络之前,这些举措并不能对地面交通有任何缓解作用,但是这样的便民措施依然引来了很多网友的“好顶赞”,这说明,只要是真便民,大家还是很高兴的。

[10]青春文艺

 

大学毕业生的青春有人接力了,这是高新一中高中部2013届毕业歌《我想这些你都知道》(短地址:http://goo.gl/ZMo13w),文艺范儿很足,值得欣赏。

[西安e报:168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19期]寂寞的灰城富翁
[西安e报:584期]关于小奶糕的怀念
[西安e报:949期]他们敢花钱
[西安e报:1315期]楞娃的逆袭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