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81期]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7月30日。2007年的今天,文兴宇老爷子因癌症去世,享年66岁。文老最著名的作品是情景喜剧《我爱我家》中的退休老干部,今年我爱我家的姊妹篇开拍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演技这么好的演员了。

[1]整顿?笑话!

因为20多辆西安出租车没有把台湾妹子当外人(1675期之11676期之3),在媒体的大肆报道的压力下(1677期之5),目前西安最神秘的部门之一——出租车管理处终于开了金口:下半年要整顿出租车行业。其发言人张小平是这么说的:“出租车管理处还将在下半年进行行业整顿。”至于怎么整顿、具体步骤什么的都没说。毫无疑问这是一句带有发言人艺术的话,但这并不妨碍新华网因为这句话的及时性和其中透露出来的可能性将其作为报道重点。

其实不管媒体也好,市民也好,谁都知道这话就是放屁,张小平自己也是知道的。西安出租车打车难积重已久,每隔一阵子就要被拿出来讨论一阵子,都快成月经新闻了,而行业整顿也是出租车管理处每次被口诛笔伐之后拿出来糊弄人的终极大招,然后呢?出租车继续难打,市民继续抱怨,管理处继续说胡话。

@陆路的鱼的投稿揭示了出租车继续拒载的原因:“7月29日跟一的哥聊拒载,的哥说:一个月要交8800份子钱,管理处对拒载处罚50、100,这事让大家都意见很大,大不了不开了。去一趟城里才10几块钱,却要堵上一小时,这太不划算。的哥还建议:1、份子钱要低一些,2、公开份子钱的去处,3、提高起步价到10元左右。”

说来说去就又说到老话题份子钱上,今年年初西部网曾深入剖析西安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问题(1487期之3),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今年五一,西安出租车司机们搞了次大罢工(1591期之全文1592期之1、21595期之本周公共事件)),最后以失败告终(1597期之1)…如此看来,这传说中的出租车管理处最擅长的应该是化功大法,看情形比丁春秋只高不低。

来自@知悔堂转世的江湖谣言试图揭开管理处的身世:“出租车公司前身或者现在的影子老板,哪个不是政府背景的人?都是当年投资入股的,和拉土车、驾校一样,都是权利寻租的壳子,所以出现任何问题都可以理解了。”很符合逻辑的说法,不由人不信。

[2]强力财经八卦

八卦这种东西,专业媒体爆出来才好看。前阵子延长石油刚进了世界500强(1664期之本周财经),就爆出被人实名举报骗取国有资产,致使国有资产流失上百亿。前两天,陕西国资委称经过调查,国有资产没有流失。与此同时,《财经》杂志却抛出了两篇长文,深度开扒与延长石油合作一起被举报的那个公司。

这事其实挺久远的,请先阅读【西安e报】(588期之3910期之9985期之本周公共事件1044期之1)回顾一下前情,接着我们直接进入八卦:

  • 举报延长石油的人就是凯奇莱法人代表赵发琦。本来是凯奇莱与西勘院的利益纠纷,凯奇莱被出局之后,香港益业接手,再后来延长石油接盘,成为香港益业的下家…
  • 香港益业的老板才是这次八卦的重点:这位老板姓刘名娟,1992年之前,她只是陕西省政府打字员,92年她“下海”,只身赴港打拼;93年她成立香港益业有限公司;94年她以港商身份回到西安,开始了大手笔的投资,没人知道她的资金来源与资产规模。
  • 香港益业控股的“太兴置业”,从2003年至2008年的年检资料显示,该公司连续六年亏损,亏损总额为33.8万元,纳税总额35元。

总之料很足,有兴趣的请猛击这里这里去看吧,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3]国情

西安市拉拉手特殊教育中心理事长张涛也爆了一个猛料,她告诉《经济参考报》的记者:

“目前在自闭症儿童服务方面,政府每年有一笔资金,每个孩子一年1 .2万元费用,但是这笔钱直接给了与政府有关系的医院,这些医院有的限于条件不够,把其中一部分钱又转到民间机构,不过要收取回扣。有一家医院向张涛提出,每个孩子的服务费用要收4000元回扣,被她拒绝了…有一位官员直接对她说,慈善就是做人际关系,得吃吃喝喝,不这样,我们怎么把钱给你?”

慧灵西部平台办公室总干事张丽宏提供了一个更劲爆的消息:“2008年国家规定,为智障人士办一家民间服务机构,可由残联提供20万元筹办经费,全国一下子涌出了一大批慈善组织,其中不少是残联关系户办的,但等20万元用完后,不少组织就倒闭了。这20万元是怎么花的,为何那么多政府提供经费支持的组织会倒闭,没有人深究。”

说实话,出现这种事我一点儿也不惊奇,到现在为止CCAV新闻表扬干部举出的例子还是下乡结对子,帮助乡亲解决实际困难呢,跟当年的土八路一模一样,低效煽情,官员们上MBA课程都忙着去拉关系了吗?随便听下项目管理也不至于这样吧。

而这种为公共服务提供经费的方式更是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别再歌功颂德地说是政策没错,错的是执行的人,连起码的效益评估体系、配套政策都没设置好,就拿出钱来,可不就是为了喂狼崽子们吗?

[4]被忽视的人

图书馆
西安市图书馆视障阅览室

有些公共服务是不得不被浪费。《西安晚报》发现去图书馆视障阅览室的盲人很少。据市图书馆工作人员说,夏天平均每周能接待20人左右,冬天基本上就没人去,有时候一个礼拜也没有一个读者。这样的视障阅览室全西安市有十几家,都是这个样子。盲文书很贵的,比一般的书贵十几倍,但是居住在西安市的人都知道大部分盲人真看不了,他们连门都出不了,他们行走的盲道总是会被占用,每一天@IN交通都会收到大量这样的投稿…

新闻中说不少图书馆的解决方法是提供接送服务,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必须点一万个赞。

[5]无名男尸

回到草民最爱的凶杀暴力色情。7月30日早上9点40分左右,东仪路,一辆白色老君威车里,发现一具无名男尸。当时在现场围观的@vandino听警察说死者已经死了好几天。来自@水瓶波的消息更确切一些:“此人应该是死在车里好一阵了,被保洁阿姨发现并报警,尸体已经发臭了,附近居民能闻见。具体死亡原因不明。”

围观

华商网跟进了此事,据长延堡派出所民警介绍:“早上所里赶往了该事件现场,事件应该不属于刑事案件,初步判断已经排除他杀,死者应该属于非正常死亡。目前我们还在做进一步调查,死者身份还没有具体确认,接下来,我们会尝试联系死者家属,是否尸检要与家属进行协商。”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人到底是谁,出了什么事,我们都不会知道了,公众和媒体对于他的好奇心已经用完了。

[6]恋足癖

@样子不懂事投稿讲了一件亲身经历的事:

“7月30日晚上8点左右,我在小雁塔车站站牌前等车,觉得有东西碰我脚。我低头一看,是一个人在用嘴碰我的脚!他被我发现后,飞快地从车站牌下钻出来!等我反映过来,这名男子已骑车逃走!此人个子不高、微胖、戴眼镜。我现在被这个变态男子恶心到吐了…”

此事证明西安越来越有国际化大都市的范儿了~

[7]网瘾不是病

华商报》则用很长的篇幅讲述了宝鸡一名网瘾少年,少年今年15岁,他小时候父母长年在外打工,后来母亲为了生弟弟没有再去打工,但即使这样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留守儿童,初一时他因成绩差辍学,然后每天去网吧打游戏…他曾经因为妈妈不给上网的钱,用小刀划家里的简易衣柜。而他妈妈为了不再让他去上网,报警期望让警察来管管儿子,派出所民警很认真地训导了少年,当然没有效果。

这特么根本就是家长的问题,别把责任都推到网络游戏上。家长不跟孩子交流,不知道怎么帮孩子,他只能自己去找出口,去网吧玩游戏已经很良民了,又不是作奸犯科,非要出事才甘心吗?

[8]轮到豆芽了

留守不易,民生多艰。据《华商报》报道,最近西安市场上豆芽缺货,是因为质监局在查“无根豆芽”,无根豆芽就是那种用无根水培育出来的豆芽,里边有非法添加剂。质监局一位工作人员称,对豆芽专项整治让很多不法商贩望风而逃,以致豆芽供不应求。

@待业法律青年阿尔法看了这条新闻后说:“前几天我老爹听朋友说豆芽有问题,结果买了豆芽机自己发豆芽,今天中午炒的就是自己发的豆芽,根很长,需要一个个摘掉,虽然费事,但是放心。自从食品问题频发,我家就陆续买了酸奶机、榨汁机、料理机。”

回头等原材料被爆出有问题,就自己研发农药和肥料,自己种了,到时不用白领们日思夜想归隐山中,都市中的每个人都能“开轩面场圃, 把酒话桑麻”了。

[9]能打下隐形机

最后是一条军事消息:八一建军节前夕,国务院新闻办、国防部等部门组织50多家中外媒体走进位于临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47集团军防空旅参观,中外记者集体观看了防空旅部分装备和高炮训练课目演示,防空旅旅长陈西峰介绍说:“根据我国防空部队的水平,我们有能力打下来袭的无人机、隐形机等空袭武器,守护好祖国的蓝天。”

参观

尽管官媒说这次组织参观是要“从一个侧面介绍我军发展建设成就,展现我军对外开放良好形象”,可是我们都知道,政治和军事从来不是无的放矢,这个活动应该是向谁传达一种信号,只是我们都不知道。

[10]西北爷们的领悟

这首撕心裂肺版的《领悟》(视频短地址:http://goo.gl/Y7BkPt)是一个凤翔小伙唱的,小伙表情投入,抽一口烟,喝一口酒,霸气地唱出什么是领悟,你们感受下~(via:@雍城凤翔)

[西安e报:168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20期]刷不出的是城市气质
[西安e报:585期]有料有看头
[西安e报:950期]无法拥有的安全感
[西安e报:1316期]陕台挖人掷千金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