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鞍华:浮躁时光中的纯静痕迹

@ 八月 1, 2013

今年这届FIRST青年电影展创办了一个许鞍华个人作品展,名字取得很诗情画意,“时光的鞍”,这不仅是在向本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专业评审团主席许鞍华致敬,更是在向一个处于飘摇年代中却岿然不动的艺术创作者鼓掌。

说起许鞍华,最成功的华语女导演、华语影坛的传奇、香港电影新浪潮的旗帜、国际影后的缔造者…这些抬高地位的称谓不必赘述,即便不说,也丝毫不影响许鞍华在影迷心中的地位。特别是在当下心浮气躁的影坛,不追商业,仍玩艺术的许鞍华更显得弥足珍贵。

电影既是工业,也是艺术。如果把电影当工业来看,那么,工业制造的终极目的是为了推动商业,创造利润,在这种逻辑里,电影理应是通过票房赚钱。许鞍华拍电影往往是以小搏大,低成本换来高票房,小宣传博得好口碑,这样看来,若有人说许鞍华的电影不赚钱,那只能说明此人不懂许鞍华。如果把电影当艺术来看,那么,艺术是通过塑造形象以反映社会生活,是本身比现实更有典型性的意识形态。许鞍华的电影常常把视角聚焦在小人物身上,宛如家长里短的生活画卷,以其细腻冷静的写实视角,关注着女性命运、社会现实和城市变迁,更以人文关怀为出发点,恰恰是社会生活和意识形态,绝对的艺术。

许鞍华热

许鞍华热

如此看来,大多数人对许鞍华的误读是因为许鞍华太过低调,同时,他们又太过肤浅。总之,若以金钱论英雄,在某个节点,许鞍华或许会输给郭敬明之流,但若以艺术论英雄,许鞍华不输任何人。

看了许多高开低走的烂片后,再来看一部许鞍华的电影,会发现什么叫衬托出美的极致。悠悠转转,雅俗共赏,不需要费太多的脑筋,没有靠袒胸露乳来博眼球的三俗,读来却别有一番风味。不管知不知道许鞍华的电影作品经历了哪几个时代,都无碍发现她的电影已经从犀利激进转向了娓娓道来平凡人物的生活细碎、离合悲欢,并最终破解困惑,唤醒希望的人生旅程。其实,创作者风格的变化正是其心底那一抹对生活的见解的深化,更是一个人从幼稚走向成熟的见证。

电影如同微博言论,长久保存在那儿,再回首发现尽是自己成长的印记。有些人不明白为什么要看电影,不明白“浪费”那么多时间看那么多电影究竟为了什么,尽可研读下一个电影创作者的立足变化。当能看懂他们的转变时,我们也就逐渐理解生活,开始长大了。

许鞍华的电影总有王晶出资支持,王晶曾说,“剧本很好,但我不擅长,许鞍华很擅长这类型电影,所以我就投资让她拍。”像王晶这么会审时度势的商业投资者不多,因此,这么多年只有一个王晶玩转票房十几年。王晶始终在变,根据观众的口味在变化着自己电影的风格,许鞍华也在变,但变得没有这么明显,她从未刻意地巴结观众,而是坚持不懈地走着自己要走的那条路。她拍过各类型电影,可总在实践着她娴熟的文艺片,这种认定而不回头的踏实早已是稀缺品。

于是,物以稀为贵,长久付出换回的果实是观众们久久不愿离场的掌声和流泪。对于艺术家,还有什么比赢得观众的心更重要呢?

《许鞍华:浮躁时光中的纯静痕迹》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疯狂原始人》:生活的小品
《盲探》:杜琪峰矫枉过正
《速度与激情6》:岿然不动的”新故事”
《不二神探》:没有一处不二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