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观影的记忆

@ 八月 2, 2013

原文来自《落木充耳》,感谢作者“木错”的分享,曾撰文《偷听很有趣》】

如果我说有关看电影的最初记忆是一场露天电影,那我就暴露了。所以本期星期二大概八点二十发的时候,别忘了把这句删掉。

那场电影是在部队大院里,母亲抱着我,赶到场子天已黑透。当时我估计就三四岁光景,不会记得什么,因此这些情形是后来补充采访还原的。似乎前面全是人头,连绵一片的剪影,远处巴掌大一块亮光,听不清说些什么,更别说演的什么了。于是,我毫不留情地睡了。

这样的露天电影据说以后还看过很多场,我全无印象。有首露天电影院的歌中唱道,当他们接吻的时候我感到伤心。哈,我不记得那时还有这等镜头,在我也曾幼小的心灵里,它绝对比不过趁着暗夜看星星,或是钻进草丛抓几只蛐蛐更有意思些。嗯,谁嫑笑话谁,那时都一样瓜。

再后来看过的所谓电影,于今大多是无趣愚笨的,虽然演的也是故事人物或是历史,但历史终究是一池浑水,需要时间来澄明,电影也一样。不说也罢。

真正对电影有点感觉,于我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是大学外国文学课看了《哈​​姆雷特》。莎老汉的原剧不消说是很阔气的,被数次改编重拍至今,甚至还有了京剧的版本。话说京剧也是极好的,可王子上得台来一亮嗓:夜色沉沉寒气紧,罡风烈烈刺骨疼。天,还是我最推崇劳伦斯·奥利弗的那一版好吧。

劳伦斯王子不只是气质抑郁性情延宕,还带着难得的神经质的明白劲儿,很对我的脾胃,越发觉得丹麦的哈小伙肯定也是摩羯座。那时我在校园广播站播音,痴迷各路方言和腔调,就开始模仿孙道临的配音,每每在宿舍卧谈会来上几段,夜深似海,竟群情激奋了,有个家伙因此怀恨在心,某一天也磕磕巴巴背了一小段,前来皮干,最终拼火不成,没词儿退下了,我这儿还滔滔不绝着呢——

干的好事啊你玷污了贤惠的美德把贞操变成伪善从真诚的爱情的容颜上夺去了玫瑰色的光彩化道成伤痕把婚姻都变成了赌鬼的誓言

此后还有台词几千字,对敌对友,均有适用,哪位同道如果欢喜,可私信分享。

配图

接着说电影——当我发现看电影给我带来的乐趣还能背台词,间或化身剧中人物慷慨陈词乃至淋漓地骂人,比郭德纲的头上带个避雷针牛掰多了,我虽非王子,但也忧郁,于是就开心极了,从此登上观影坦途不可拾掇。至于说必须是电影院的IMAX,还是影碟或网上下载的,就个人喜好吧。不瞒诸位,我那五点八吋的碟机很清晰,为我欣赏中外名片立下汗马功劳,我是不会嫌弃它的。

屏幕虽小,越看,胸怀越博大,只是越发不想说了。宇宙本来已经够大,电影又赋以无尽多样。当你的人生单调乏味,就算是个王子,美丽的奥菲莉亚也嫁给了你,到底不过一两种活法,而电影能让你收获其他,包括那些烂片也能。

我固执地以为,好电影是不需要影评的,最好的影评就是再看一遍,顶多来点剧透式的背景绍介,而怎么判断是一部好电影呢,当镜头能够慢下来,缓缓地,精雕细琢又看上去不着痕迹,让你能沉沉地窝在沙发里不动声色,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笑了,发现自己哭了,能感觉到血液在身体里忽忽流动,于是你就有些心神涤荡,却发现周遭还像往常那样不徐不疾的运转,有一堆话想说,又无语,这就是了。

再者说,好电影的幕后一定有个好导演,他要么根本不睬你,只顾自说自话,你orz就好了;更强的导演牵着你走,有观者的参与,才来完成全部的剧情。

这么说不全是指那些所谓的文艺类型片,就连傻乐的也一样。有人说不就是看个电影嘛,何必那么深沉,声光电,一乐一爽一刺激,完了大脑一片空白不挺好的吗,跟而今不挺搭的吗。也是。不过,估计他还是没看到好电影,好的电影也能让他傻乐受刺激。我就推荐几部吧——

《音乐会Le concert》、《阳光姐妹淘써니》、《狗镇Dogville》。

第一部即便只看故事,也是好玩的。但故事背景在远处撂着,观者能看到,愿意稍稍咂摸一下,就更好玩了。此外,影片结尾时一个音符不落的演奏了Чайковский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如若不觉竟然长达十几分钟,那很好,是陷进去了。

第二部推荐给女生们,当然也推荐给男生。都是身边再平凡不过的故事,就像老友们,凑起来就是不一样的活法。什么时候改变都不晚。

第三部看它需要有点勇气,以及时间。当人类吵吵嚷嚷,个个都是正义的化身,其实往往反对的,最终成了擅长的。而中国导演无趣摆弄的色彩啊场景啊画面啊,牛逼的电影根本不屑于这些破玩意,它可以简洁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只剩下,人。提醒找一个整端的三个小时,不要接电话,否则很难续起来再看。

这可不是吓唬谁。因为王子说过,要是我的推荐激起了你的观看欲望,我声明不是我的错,是电影,是那些青史留名的电影。


《音乐会.Le.Concert》最后演奏片段

关于观影的记忆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我有病我开心
胖子的宝贝
无心种莲待花开
我的城市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