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685期]90年光荣传统

@ 八月 3,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8月3日,就在今天,台湾爆发了“万人白T凯道送仲丘”大游行,游行由公民1985联盟发起,逾十万名身穿白衫的台湾民众聚集在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抗议示威,替疑似在军中受虐而死的下士洪仲丘讨回公道及还原案情真相。据称及至晚间,游行人数已高达25万。对比这三年西安发生的三次打砸抢式的游行(663期之A版/B版1335期1363期),真是让人感慨万千。

[本周公共话题]限犬令

本周讨论最激烈的话题无疑是那条被媒体称之为“史上最严”的限犬令。这条2012年2月就开始实施的条例(1680期之1)看上去好像是无意间被警方发现,如获至宝,迅速被执行,仅7月31日晚上19点-23点4个小时,警方就在城5区的广场、公园等公共区域,收容了无证犬、大型犬61只,暂扣“狗证”102个,其中无证犬51只,占收容犬总数83.6%。而暂扣的狗,狗主人只有三天时间去解救,超过三天就直接被没收了,一时间光是雁塔区办狗证的人就翻了三番(1683期之4)。

那么被没收的狗去哪里了呢?@小馆有广播亲自去限养办问了,回答是3天内不办狗证的,在每周5有专门的拉狗车集中把狗送到西三环外鱼化工业园里的动物收容所。@小馆有广播说:“我去过那里,狗狗生活在别的狗狗的尸体旁边,瘦的排骨一样,品相好的被偷偷弄走,其他的就等着饿死或者生病病死。不知道收那么多钱管理什么了!”

残酷的现实终于让狗粉们醒悟了过来,开始质疑这条限犬令是为了创收。8月2日,“养犬管理座谈会”迅速召开,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解答了这个疑问,按照《西安市限制养犬管理条例》规定:“收取限制养犬费应使用由省财政厅统一印制的《陕西省政府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票据,实行‘单位开票、银行代收、财政统管’的管理模式,所收资金全额上缴同级财政国库,专项用于限制养犬管理工作。”

说实话就连我这个不养狗的人都觉得这个回答太敷衍,“上缴财政国家”可算不上万能挡箭牌。因此@地火明夷虫的质问就格外理直气壮:

“一张手机射频卡的采购价也才40块左右,凭啥一个狗用芯片就要收上百块?里面有没有其他不便公开的成本?狗证和芯片的定价依据是什么?招投标采购的具体情况呢?上年度收费的具体使用情况呢?敢不敢给市民们公开下?”

@您甭装大尾巴狼的经历更是表明,所谓的“限犬令”不过是一场捞钱活动而已:

“我去给狗办狗证,你们一共收取了620块,一针芯片,一份强制保险,一针疫苗。因为之前我已经给狗注射过疫苗,所以未在限养办注射,疫苗不给,70块免疫费照收!其余各种证明、身份证,压根没人看!发票只给开500!”

狗粉们的质疑也越来越犀利,@西门清认为西安收取限制养犬费一事涉嫌违规:“1、谁授权警方收取这个费用了?2、这个费用的额度进行听证了么?3、这个费用的使用谁来监督了?西安的很多税、费都很怪,说收就收了,谁授权、收答应让你们收钱了?另有停车费,也是这样,政府不能这样自己给自己授权。”其实这样的质疑早就该出来了,在限犬令公示的那半年就该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1137期之2)。

我们并不能怪狗粉们在最初就没有抗争,因为西安很早以前就有限犬令,但是从来没有有效过,所以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

即使有限犬令,但政府平日就不作为,不惩罚那些不遵守规则的养狗者,伤害了普通公民的利益,于是狗粉们并不把新条例放在眼里,以为还是和以前一样。事实上确实是和以前一样不闻不顾了一年半,突然兴奋了开始打狗,伤害守法养狗者的利益。总之狗黑狗粉的利益都伤害了,再放点新闻报道出来引导双方吵得鸡飞狗跳、脸红脖子粗,结下世仇。

这就叫挑动群众斗群众,自己边上看大戏,这可是贵党贵政府九十年来最优秀的光荣传统啊。

公益广告
公益广告(文图制作:@每日拉布拉多)

[本周公共事件]长乐坡拆迁

近年来西安人最常见的维权方式就是堵路,8月3日晚上19时,正在面临拆迁的长乐坡村民就堵了长乐坡维权,据@凡人3356332960说原因是村长派社会闲人打伤了村民。堵路导致整个东郊地区交通陷入了死循环,来自多名网友的现场播报称:现场大约有300-500人,警方出动了武警,而村民在等了近3小时也没等到有关部门的答复,只有警察在不停劝离,说聚众闹事违犯法律。

尽管堵路维权会造成交通拥堵,因此常被上班族们诟病,但现实是其他路已经走不通了。在【西安e报(微博版)】里搜索就会发现,早在7月中旬,村民们就已经开始在网上求助了(1668期之5):

  • 7月10日,@凡人3356332960说:“我是灞桥区长乐坡村的。我们这些村民都不同意拆迁,可村长和书记让以前的‘村民代表’签字同意拆迁,然后向灞桥区政府和市政府报告全村同意。这事应该怎么维护村民权益?拜谢各位乡党!帮忙想想办法吧!”
  • 7月12日,@丶妖怪怪叔叔说:“灞桥区十里铺街道办长乐坡村违法拆迁,村干部雇佣成千拆迁人员(以社会闲杂人员为主),进村威胁村民和房客还有做生意的人,限时搬离,不然后果自负。村民找过区政府和乡政府,在无果后已联名继续上告有关部门。”
  • 7月13日,@BG6小尾巴猫说:“长乐坡要拆迁了,宣传车满村转悠,白天路口还站了两排穿制服带钢盔的不明身份小青年,太没安全感了,真怕他们拆过界,我这离长乐坡可就隔着一条路,在门口放了两节水管子以求心理安慰。”@孫孫孫–孫先生展示了他们挨家挨户送的文件,上面任何章子都没有。
  • 7月19日,@凡人3356332960投稿称:“近期长乐坡村强拆没有城改手续,村民不同意拆迁,今天早上10点多,村长让闲人打村民,并且让房客搬离,被打的人现在医院住院治疗。”
  • 7月20日,@凡人3356332960说:“灞桥区长乐坡违法拆迁没有拆迁手续,19日晚上被电视台报道了,但7月20日村长还派社会闲人打砸房客店铺,报警派出所不管,现在可以找人以暴制暴行吗?”
  • 7月28日,@奥巴马他二爸问:“为什么长乐坡拆迁没有一个领导出面,村长和队里的干部不见踪影,反应了这么久根本没人管,现在村里把路堵住了,村民生活秩序严重破坏,人心惶惶。”

很明显,长乐坡村的拆迁过程中有着很多显而易见的问题和猫腻,8月3日这天的堵路维权不过是一次爆发而已。而官方和主流媒体始终沉默不语。

[本周拍案惊奇]村支书不敢惹

上条说村长,这条就贡献给村支书吧。@夏天就是热丶讲了一件事:“我一朋友,宝鸡扶风的,她老家一个弟家,因为和村支书多挣了一点地,遭村支书家报复。对方开着车活活把年仅7岁的弟弟压死,当时孩子都已经躲在麦子地里了,可还是被发现将其轧死,至今没人处理,就因为是村支书。报警没用,在农村,村支书不敢惹…”

尽管这事的投稿人是二手传播,但自从经过富平妇科医生以孩子有病为由抱走新生儿将其贩卖这事(1678期之本周事件1684期之1)的洗礼,再离奇的事情我都觉得有可能是真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充满了满满的恶意。

[本周民生]凉皮王

本周最让人惊奇的莫过于“凉皮王”这个添加剂的横空出世。一贯喜欢在吃食上危言耸听的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这次终于撞了大运,根据第一新闻的调查,这种名叫“凉皮王”的添加剂,可使凉皮筋道好吃有嚼头,不少商贩都在用,但有商铺老板却说了实话:光用凉皮王没效果,和凉皮王一起用的神秘白色物质才是“核心”添加剂,这种白色物质“长安县一天出货量要出几万斤”,而西北大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教授陈三平发现白色物质其实是硼砂,成人40克、小孩10克就能致死。

凉皮是西安人最爱的小吃,整个西安城街头巷尾布满了凉皮店,这事比上条还惊悚,以后连凉皮也要在家自己蒸吗?

[本周人物]牺牲品

这条也能上惊奇故事集的。8月1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一起受贿案,主角是一名50岁的工程师赵某。赵某是华陆工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高级工程师,曾获得过多项专利技术发明权。2006年他担任云南某项目经理,接受了合作单位1万美元好处费。今年1月,他被人举报,后因涉嫌受贿罪被批捕。2006年华陆公司尚属国有控股企业,并非国企,而赵某是从事劳务的技术人员,因此他的律师认为应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定罪。

关于这件事,网友的解读很一致:

  • @木子李木卉奔木木木森:才6万就被人点了!受贿600万的人照样没事!
  • @笑三少之豆豆爱希希:得罪院里的领导了!在化陆一万美元算个毛线,只能说他倒霉。
  • @胡湫燃:内斗的牺牲品或者是战败者,正常!

[本周言论]上面有人

尽管一万美元的好处不算受贿有些政治不正确,但现实是几十万、上百万对于很多官员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身处神圣大中华帝国,要办事要么有钱要么有人,这是全帝国人都心知肚明的潜规则。@孙小蓓爱足球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实例:

我听闻在高陵,只要今年考上学的娃,政府就全额为其承担学费。张家村的一位家长为了解情况,就打电话问一位专管这事儿的官员,可人家的回答很有“水平”,说:“只要你上面有人,东西带来了我就给你盖章!”

截图
投稿截图(这位轮值你写错别字了)

投稿人一再强调此事绝非杜撰,除了工作作风,上面有人是门大学问。

[本周交通]首条城际铁路

来自《陕西日报》的消息,陕西城际铁路有限公司主营的西安北客站至咸阳国际机场铁路项目将于4年后建成。这是陕西首条城际铁路项目,自北客站北广场地下车站,与国铁和地铁2号、4号线同台换乘,沿明光路跨越渭河,途经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空港新城,最终到达咸阳机场。届时从西安到咸阳机场全程仅需15分钟。

这条消息引起了很多网友的欢呼,真心认为这是一件便民工程,西咸一体化似乎又近了一步。@你对不起你的二等座觉得不是这样:因为不用等到4年后,如果现在从西安到咸阳,直接坐T55次就能到,只比城际铁路多1分钟。

其实这位网友不明白,一来城际铁路比起传统的铁路要高端大气上档次得多,简单说逼格很高;二来,去帝都看看就明白了,有了城际铁路,那些经过的地方就变成了上好的交通便利的可开发地区,房价马上就能翻一翻的呀。

[本周媒体]一篇专访

有些事情则是不用解释就能明白的。7月31日,全陕西发行量数字最牛逼的《华商报》用一整版的位置刊发了李小琳的专访,摄影张杰,作者秦子,坊间谣言这是华商报的高层授意做的。

专访

@刘志强律师看了一下,说:“感动得一塌糊涂”。@年轮的寻觅点评说:“借专访之名,为权贵背书,甚而涂脂抹粉…”很多人认为这是《华商报》的“历史性耻辱”。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此报道没有出现在华商报的电子版和网络版上。

我个人觉得没那么严重,整个帝国的媒体都是贵党的喉舌,被迫舔屁股做的多了,容易形成斯德哥尔摩心理,于是就主动了,不过这些羞羞答答是怎么回事?

[本周糗事]神回复

近期大概是文明周吧,CCAV每天都在呼吁文明,而很多西安市民也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传递正能量,弘扬真善美。请您通过www.wenming.cn为我省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投票…”落款是“省文明办”。8月2日收到这条短信的@0o华英雄o0发现候选人一个都没听说过,结果他的正常回复得到了中国联通的神回复~

随后网友们就兴起了调戏之心,比起和中国移动傻乎乎的自动回复,联通相当高级黑~

调戏
轮流调戏(via:@wangcy在路上、@从初始到现在)

[本周娱乐]两个科学家在吃面

诙谐搞笑的歌词,轻松好玩的演唱,最浓郁的西北味,这是一首由陕西小伙儿王晶为大家带来的一首《两个科学家在吃面》(视频短地址:http://goo.gl/jxZcVl)。很多网友说今年的“快男”没有什么特色,除了花样美男和狗血的幕后爆料,真正好嗓音的歌手并不多。不过,还是来欣赏一下王晶的表现吧~

[西安e报:168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24期]消灭城中村,我们去哪住?
[西安e报:589期]45人高温猝死
[西安e报:954期]谁能救百姓
[西安e报:1320期]陕西精神生冷硬倔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