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行

@ 八月 5, 2013

原文首发《赵攀强的blog》,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探寻蜀河古镇》】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眷恋故乡。对童年的向往,对故乡山水的渴望,对故乡人事的关切,竟是那样地魂牵梦绕。

离开故乡三十年,故乡的人们还是过去那样封闭落后、思想保守、日出日落、浑然度日吗?

近些年,我有事无事总爱回到故乡去,所见所闻,令人感慨万千。

记得有次回乡,月光的银辉弥漫故乡的夜空,洒落在农家小院的角角落落。姐夫家的后院,围着父老乡亲三十余人,他们是专门和我闲聊来着。有人说,解放以来我们村子出了两个人物,一个是刘金耀,一个是我。有人附和着,是的,是的,刘金耀单身外出务工,靠着家乡人的那种吃苦耐劳和顽强打拼精神一路走来,成为建筑集团公司总经理,资产丰厚,是村子里的首富巨富,应该排名第一。有的人持不同意见,说攀强靠着勤奋好学和不懈追求精神,先后考上中专、大学,不仅走上领导岗位,而且成为有名的作家,是村里人的骄傲,应该排名第一。他们争论不休,气氛热烈。最后德高望重的表叔发言了,他说村里人过去没有追求,现在以两个人物为榜样,有了追求,人们学习金耀是物质追求,学习攀强是精神追求,精神高于物质,应该将攀强排名第一,金耀排名第二,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这样就对了。

故乡

图 by @陕西蓝田小陈

听着乡亲们谈论的话题,勾起我对往事的无限回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村里人对文化是那样的不重视。那时,不管男孩女孩,家长是不让多读书的,多数孩子上完小学就要回家帮父母干活,能够上完初中者不多,上高中者更是寥寥无几。我家却是个列外,母亲有眼光,让大哥、二哥上了高中,支持我考上大学。由于家里很穷,经常被别人瞧不起,好心人劝母亲:“学好数理化,照样攥锄头把,让孩子们回家帮忙做活吧,免得受穷受气。”母亲不以为然。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村里人思想观念发生了变化,逐渐认识了知识的重要,他们经常以我为榜样教育孩子要好好学习,并在教育孩子上舍得的投入,有的还把孩子转到城里上学,家长在城里租房照顾,他们常说:“自己没文化,千万不能再让孩子没文化”。由于人人重视了学习,村里的大学生、高中生多了起来。

在我的记忆中,村里人信奉“守土有责”,他们认为农民就应该守在农村种地,外出乱跑那是不务正业。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思想封闭保守,缺乏开拓创新精神。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乡亲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根本转变,他们觉得出外闯荡能够开阔眼界,创造财富,并经常以刘金耀为榜样教育子女,鼓励孩子外出务工。又一次回家,父老乡亲又对我讲了村里发生的好多事情,说村上出外的人很有出息,有的财富超过了金耀,有的正在赶上金耀,当上老板和包工头的人也不在少数,板着指头一一给我数着,兴奋和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那天在美华大酒店遇见平娃,没想到他竟然成了建筑老板,还在西安买了房子,并落户西安。平娃大名叫张世平,比我小一岁,是我家邻居,也是小时玩耍伙伴。在我心里,平娃学习不好,好像初中没有毕业,人也比较老实憨厚,人生的命运肯定是当一辈子农民,但是平娃却成了老板和“西安人”。有天遇见表叔,他说村里好多人都住到了城里,他也住进了城里。过去那种城乡差别的影子,在我的脑海里慢慢逝去。

故乡行 二维码相关阅读
探寻蜀河古镇
再说旬阳
梦里的老屋
还乡见闻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