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原谅张红兵

@ 八月 9, 2013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散步终南山》】

最近,网上有个帖子被转来转去:张红兵,男,59岁,1954年生人,北京博圣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红兵“忏悔”:1970年,他和他的父亲张月升举报了他的母亲方忠眸,导致他的母亲被枪毙。这一事件的本末真相让人难以置信,因而让人近于窒息。

按照张红兵的说法,他曾经拥有的家庭与万千普通家庭一样“充满温情”。文化大革命前,他的父亲张月升为安徽省固镇县卫生科科长。文革初,他的父亲被打倒,被批斗,免不了挨拳脚。批斗会上,他的母亲方忠眸站在他的父亲张月升跟前,高喊:“要文斗,不要武斗!”用一个女人柔弱之躯遮挡拳打脚踢。批斗会后,方忠眸挽着丈夫胳膊,在公共场合行走。张红兵说,他没见过他父母那般“亲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张红兵给父亲贴出了一张大字报,以示划清界限。对此,张红兵说,父母非但没有责怪他,父亲还因此把他当大人看待了。

1970年3月13日晚上,张红兵一家人辩论文化大革命,其时现场还有他的弟弟和他的舅父方梅开。他妈妈说了一句话:“我就是要为刘少奇翻案!”在张红兵心目中,他妈妈骤然间变成了“阶级敌人”。他的父亲要求他的母亲把刚才“放的毒”写出来,他的母亲就把原话写在了纸上,他的父亲如获至宝,毫无犹豫地拿了纸条去举报。张红兵担心父亲顾念夫妻感情和家庭利益,革命立场不坚定,自己也写了举报信,和红卫兵胸章一起塞进军代表宿舍的门缝里。他父亲举报回来对他母亲说:“枪毙你不亏吧?你就要埋葬在固镇了!”张红兵则在举报信结尾加了两句话:“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方忠眸!枪毙方忠眸!”他说他和父亲都明白,他母亲死定了。

他目睹了母亲被捕的整个过程:军代表带着一个排长冲进张红兵家,一脚踹倒方忠眸,她不得不跪倒在地上。张红兵说“大家”把他母亲像捆粽子一样捆起来,他听见了母亲肩骨节喀喀作响。张红兵嘴里的“大家”应该包括他和他的父亲吧?他的母亲被押走了。两个月后,他的母亲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枪决。

张红兵的全家福
张红兵的全家福和他母亲的照片。底下这张照片的其它同底照片,方忠眸的像已经被撕掉。 照片:卫报记者Dan Chung摄

上述故事出自张红兵之口。虽然他没有为自己讳言,甚至没有掩饰一些细节,但他的行径依然令人愤怒、恶心,恨不得当面搧他几个耳光。这是人子做的事吗?我不能原谅他,是因为:

  1. 他毫无人性。他当时已经16岁,算是准成年人,比刘胡兰勇敢地向铡刀走去时的年龄还小1岁。他当时应该能辨别是非;即便不能辨别,也应该掂量得来亲情;即便掂量不来,也应该能预见到举报母亲等同“弑母”的后果;即便预见不到,也应该对人性及人性所寄生的亲情有所坚守。
    最起码他应该有恻隐之心,至少对母亲应该如此吧?虎毒不食子,这是本能;子恶不弑母,这是本性。
  2. 没有原谅他的理由。他说:“那是个不一样的年代。”“不一样的年代”就可以有“不一样”的“政治表现”吗?就可以为了“政治表现”忍看生母为新鬼、成“冤魂”吗?他说:“那时候大家都被裹挟在一种氛围里,想跑也跑不了。”是真的吗?
    如果人子都如他,那么被那样枪决的母亲全国会有多少呢?
  3. 他的忏悔不能抵消他的原罪。他说:“我人性中的善良、美好被彻底地、无可挽回地‘格式化’了。”哈哈哈,一个灵魂如此肮脏、丑恶、卑鄙的宵小之徒,有资格说那种话吗?他扪心自问:他有人性吗?更别侈谈善良、美好了。在他身上,只存在“格式化”,不存在被“格式化”。
    他和他的父亲都是自私自利的政治投机分子,这样的人一旦得势,想想都脊梁骨发冷。他举报母亲并非政治幼稚,不排除政治算计。他不否认自私,是因为否认不了;他承认自己并非纯洁,是因为他本来就不纯洁。他的外祖父在土改、镇压反革命中被枪毙。他可能觉得母亲被枪毙与外祖父不无关系。这使他产生联想,进而噤若寒蝉。故此,他和他的父亲在政治恐惧中唯恐万劫不复,所以一旦天赐良机,那就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不仅如此,他和他的父亲不独为了“自保”,应该还有巧取豪夺政治资本的期许和抱负,其政治表现是虚,其政治投机是实,其改变“政治境遇”才是不可告人的真实目的。换句话说,是他母亲的政治表白为他和他的父亲提供了“脱胎换骨”的政治契机。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吊诡的是张红兵没有完全如愿以偿。一方面,固镇县教育革命展览中为张红兵专门制作了一块展板,题目是《大义灭亲的中学生张红兵和反革命母亲坚决斗争的英勇事迹》;另一方面,他仍然不能升高中,不能当兵,不能进工厂,只能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表面上看这符合文革逻辑,实际上这更符合隐蔽的人性反弹逻辑。人性是普遍的,人性群体里有隐性排毒系统。我确信,即使当时的所谓左派,内心里未必不厌恶张红兵的“大义灭亲”。政治是残酷无情的,人性却是丰富多情的,即使人性被扭曲,亲情也很难被剥夺殆尽,这是人之所以是人、之所以有别于禽兽的底线。否则,文革不可能有被否定的历史机会。

1980年7月23日,安徽宿县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再审判决,认定当年枪毙方忠眸的判决“实属冤杀,应予昭雪”。张红兵说,他“永远不会饶恕自己”。我觉得,他是否饶恕自己,那是他自己的事。但站在人类普世价值与朴素观念上,张红兵今天的“不会饶恕”令人无法同情。

而他居然异想天开,要把母亲方忠眸的墓地认定为固镇县的“文物”,有关部门不允,他便把有关部门告上法庭。人们不禁要警觉而责问:他想干嘛?是真出于忏悔,还是出于又一次政治投机?是真“希望历史的悲剧不被遗忘”,还是借助自己一手制造的母亲冤案哗众取宠,继续捞取政治资本?他说自己应该成为反面教材。他想到过吗?不是谁想当反面教材就能当的。基于人性的底线,把他钉在人性的耻辱柱上已经足够了,毕竟像他那样的人子实在是另类里的另类。

2013年8月8日

不能原谅张红兵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一件毛衣
王冷之死
我的文革记忆
风雨人生路


2个 群众围观在“不能原谅张红兵”旁边

  1. 海盗 说:

    不能同意,我觉得他很勇敢,。已经60岁了,也有体面的工作。他完全可以不声不响安度晚年。可他主动自曝,从网络跟帖来看基本要在骂声中走完人生,这种代价是巨大的。当年千万红卫兵作恶,只有几个敢公开忏悔。很多红卫兵成了党国家的领导,他们的内心可曾真正反思文革?张红兵的自曝有很好的积极意义,现在还有很多左粪不承认文革暴行,张的现身说法不可辩驳。他的行为也可能带动其他红卫兵忏悔,让被蛊惑的人清醒一些。最重要的是对一个人来说,公开自己的禽兽行为正是自我救赎的第一步,一个人承认错误很难,一个国家更难。

  2. jay 说:

    不同意作者,我唯一的理解是:可能作者没有经历过文革的年代。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