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一):对他我恨不起来

@ 八月 16,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认识的境外势力》。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一、对他我恨不起来,但很烦

他们由延安时起,这套模式就逐步形成。那年陕西省副省长孙达人主抓文教,含新华书店。眼见天籁书屋声名鹊起,就有意由党关怀而成典型。孙达人亲自(三次)、派秘书无数次来我南关总店谈话,意在逐步改造。

其中周三下午坚持政治学习是他对我书店改造的主要项目之一,令人不胜烦躁。我当时就直言告诉他:“我是个体户,我看干那个没有必要。”他仍反复说劝,我急了,就说“你们从延安起就抓政治思想,搞一帮一、一对红,进了北京还如此搞,结果呢?培养了一大批勾心斗角、尔誽我诈的伪君子。直到把中华民族的基因都做了腐蚀和异变…”

孙达仁本人其实不错,是改革开放后信任的知识分子型干部。见我冥顽不化,却仍然苦口婆心道:“话不能这样说嘛…”

对他,我恨不起来,甚而至于有点同情,但很烦。

二、由错字说起

在淘宝买电脑零件:搭送俺键盘保护膜一张,导致键盘十分敏感,错字频仍…

其实错字在我是老毛病了。八十年代初,我在《延河》的老编辑张沼清就说:“田夫的文字尚可,但要大改,错字多,情有可原,扫盲才到高小!”

后来我恋爱了,初恋是个小朋友,酷爱读外国文学名著。其女亦有优点,随身总携字典,时时翻查(特别年代的好学之士)。从此俺的错字率大减。

现如今我的博文里,仍偶见错字,想必是后娶之妻不善用字典之故。

再后来独自过半生,错字的理由就更充分了。

三、田夫是谁?

田夫是我当年发表作品所用笔名,办书店也使用。老虎庙在西安是没有人知道的。

父亲当年在党内从事政工教育,做小报告时喜用“田夫”笔名。自小俺崇拜“田夫”,始于此。后来见父亲不再写字,自己亦开始弄文学,就拿来“田夫”直接用了,却又不知晓其含义所在。还时时惹来白眼儿:“搞的是现代文学,起名却起得…”

后来读书,读到鲁迅,才意外发现那么一句:“我想,自此以后,我们是应该将‘名人的话’与‘名言’分开来,名人的话并不都是名言;倒是出自田夫野老之口。”为此惊骇!一不小心牛吹大了。但事已至此,从此世上就多了一个敢言自大者。

老虎庙口述历史(一) 二维码相关阅读
殊途同归的命运
无法杜绝的谎言
半个世纪前的冤案
侯老汉的陕北大唢呐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