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杜琪峰已经死掉了

@ 八月 16, 2013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工作六年感言》。】

国内的电影市场,这几个月以来进入了密集的排雷期。人们争先恐后地排队买票入场感受脑残电影,然后被雷得外焦里嫩酥脆可口,然后喜气洋洋地走出来。我的钱还没有多到那个地步,不能扔出去四五十元,就为买一份新鲜及时的通感,方便自己在网上不落人后的吐槽。我不仅要对得起那四五十元钱,更要对得起我花出去的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于是我看到电影院都低头不语,绕道而行。

然后我遇见了《盲探》。虽然杜琪峰这几年没啥力作,但是因为他是能够拍出《枪火》、《暗花》、《暗战》的杜琪峰,我就有了甘愿尝鲜冒风险买票看《盲探》的冲动。要问我喜欢以上这三部片子到什么地步?主演刘德华这三个字都没有动摇我进电影院的决心。

《盲探》讲的是一个失明的警探,配合身手不凡的女警官破获多起命案的故事。片子的风格节奏很奇怪,前一秒还是搞笑,后一秒就恐怖吓人。如果有个摄像机对着正在看电影的观众,想必是非常有趣的画面,因为他们面部表情的转换会尤为迅速。

电影不讲推理、不讲逻辑,凭借的是主人公丰富的想象力,美其名曰眼盲心不盲。神探能够不断地通过设想当时人物的场景和心境,“猜”出案件的走向。有了这样的设定后,剧本简直好写到爆炸,非常方便地牵着观众的鼻子走了。但光有这样的设定还不行,得加上其他的元素,比如男女主人公的耍宝可爱。刘德华和郑秀文完美地扮演了这样的角色。无论是《瘦身男女》还是《孤男寡女》,他们俩太适合向观众展示一对香港白领恋人的都市爱情生活了。看到他俩,就能够想到摩天大楼闪闪发光的玻璃表面,彬彬有礼的餐厅侍者打开像锅盖一样的器皿,还有盛放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西服、晚礼服,在他们二人身上那么熨帖,目光流转间,两个人在探戈中优雅地展示着都市生活的美好节奏。

有了新鲜、简单、粗暴的故事设定,有了刘郑两个人的天作之合,再加上贯穿于片子始终的各种美食,杜琪峰作为厨师把这样一道奇怪的菜品送到我们的眼前。

海报
《盲探》海报

可惜我不买账。

我心目中那个让我赞叹不已的杜琪峰已经死掉了,似乎他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现在的他拍电影,就像一个玩儿着魔方的孩子,不断地变换组合颜色,把之前片子里的风格,外部某些资源拿过来拼剪。《毒战》就是和大陆土锤风的一次尝试,林雪那几个御用金牌演员出现在深圳码头,真的有一种在肯德基里吃兰州拉面的奇怪感受。而这一次的《盲探》,就是一部都市爱情剧加猛然的惊悚,这种惊悚是杜琪峰拿手的风格。而我也越发觉得杜琪峰在属于自己的迷宫里打转转,或者说吃老本,原因是《毒战》、《盲探》和《神探》这三部片子太相似了。

《神探》讲的是一个人身上藏着N只鬼,每只鬼代表人身上的一种邪恶的性格。片子里的神探能够看到旁人看不到的鬼,即别人看到的人只有一个人,而神探看到的人,后面走着7个人,即他的身上有7种不同的邪恶。那么《毒战》呢?英勇无比的大陆公安抽丝剥茧,引蛇出洞,寻找幕后最大的毒贩XXX,这个人怎么都没出现,到最后才发现根本不存在这个人,七个(或者是五个,我记不清了)香港人外出作案,都是以XXX的名义出现。这不是很像么?

《盲探》则又回到了“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设定中,说的直白一些,《神探》里面的两大元素分别拆到了《盲探》和《毒战》这两部电影里面去了。《盲探》中多线索穿插叙述的风格,让观众难以在某个情节中去深究,刘和郑在插科打诨中消磨着电影时间,故事在某个时刻刘德华的想象力顿悟中得到迅速推进。一旦进入想象场景,画面变为黑白,人物变得莫名的恐怖吓人。

我把文艺工作者分为一流二流三流。三流乃至不入流,就是不断地想要得到市场的认可,但是市场不买账。二流嘛,就是知道市场想要的是什么,然后掏出东西来喂养他们。而一流,就是坚持做自己的东西,坚持自己的风格,不断寻求突破,最后成为殿堂级的人物引领着潮流和人们的想象力。

在若干年前拍出《暗花》、《PTU》、《暗战》的杜琪峰,做到了一流导演的地步。但是这几年来,我能看得到他在讨好市场,屈服于投资人的力量。拍电影不是一个人才华的展示,就像一个团队坐办公室里开会,说这个电影得有什么元素,恩,好久没看到刘德华郑秀文了,把他们搞上搞上,有他们肯定有爱情,那就加上点都市浪漫,哎,对了,坐墙角的老杜不要在开会的时候打盹,你是导演一定要加上你的惊悚阴暗风格,要在片子里面有所体现。

于是我们看到了《盲探》。

当然,我知道我的标准比较高,很多人看完之后还是很满意的。尤其跟最近烂片如云的环境相比,这简直就是上乘佳作了。

我心目中的杜琪峰已经死掉了 二维码相关阅读
《盲探》:杜琪峰矫枉过正
《毒战》很毒
孤胆英雄今不如昔
乌云背后的幸福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