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01期]省政府里的皮包公司

@ 八月 19,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8月19日。2009年的今天,城南客运站,由于目睹了城管对一名商贩的暴力执法,一小撮围观群众竟激动地将城管执法面包车掀翻在了马路中间(241期之2)…几年过去了,城管和群众的矛盾似乎越来越深了。

[1]跟城管有点关系,其实也没啥关系

继续从城管说起吧。8月17日,周六,西安炎热依旧,一对六旬夫妇来到灞河西路三环桥下,准备下河游泳,此时此刻,浐灞分局的三名城管正沿着灞河西路对灞河内游泳的市民进行劝离,当城管劝到这对泳坛老夫妇时,双方起了口角争执,一边在河里游,一边在岸上走,由于三个城管都不会水,所以双方一直处于舌战…稍后,老人上岸,城管原以为舌战胜利,谁料这老汉可不止是个嘴把式,上岸后一把揪住一个,先后将三名城管中的两人拽入河中,据另一位令免于难的城管说,“老者又下到河里,把在水中乱扑腾的两个旱鸭子城管往水里按,一边按一边还说着什么…”好家伙,简直一个“浪里白条”,大西北民风彪悍真不是盖的。

两名城管最后是被懂水性的市民下水救上来的,被水淹得都住了院,老人也被警方带走,《华商报》采访了多位围观目击群众,大家也都目击了老人将城管拽入河中的一幕。因为涉事的一方是城管,在微博中有不少人选择站在老大爷的一边,比如——

“@裸裸奔汉姆”说:“我觉得这俩人如果在劝离老汉的时候,是文明执法的话,绝逼不会发生这事儿。所以我只想说,活他妈该!”
“@莫_桃夭”说:“一个老头能把俩城管拽下河?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有意思的笑话。”

其实,这本是个是非曲直挺容易判断的事儿,但城管这个词挑逗了很多人的神经。三个城管是否文明执法?他们很可能出口不逊甚至和老汉起了言语冲突,由于涉事老头没有回应,这也只是猜测而已,但从言语冲突发展成肢体冲突,就是老汉的不对了,“把两个旱鸭子往水里按”的动作如果为真,不知算不算蓄意杀人?一边是未经证实的言语冲突,一边是已经证实的肢体冲突,对错显而易见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在微博中因为城管而起争执,这算是城管弟兄们平日里的行为给这行形象造的孽么(请搜索关键词:城管)?

最后,关于游泳溺水一事赘述一个观点:灞河每年都会出现很多起因游泳溺亡的案例(196期之6588期之6623期之61268期之3),捞出来的尸体估计都能堆成小山,但这仍然阻挡不住来游泳的人,对于能对自己言行负责的成年人来说,在这里游泳就要承担风险,面对危险标示、媒体劝阻依然执意要下河游泳的,个人认为真没必要劝,他要执意寻死,你若不忍心看就别看了呗,更何况是根本没有执法权的城管呢…

[2]导游的收入

大西安的导游名声也不咋样,坑顾客吃回扣(1668期之21222期之4)、还被本地景点认为“专业素质不够”(1359期之3),颇有点被内外夹击的感觉。日前,西安市旅游局发文,禁止导游在旅游车上向游客推销商品,一旦发现将被罚款1000-3万元,并对所属旅行社给予警告直至责令停业整顿。这招理论上来说掐得还算准,只不过官方嘴里说一套,落实执行上又是一套。

对于旅游局的掐活路,很多导游觉得自己工资低待遇差全凭推销商品赚回扣(1234期之8),仿佛坑游客就是理所应当的,这就是无耻的互害理论,导游跟旅行社相比是弱势群体,但导游跟游客相比却又变得强势起来,强弱都是一瞬间的事情,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弱势群体,所以面对不平等待遇时,游客要向导游讨说法,导游要向旅行社讨说法,据理力争,而不是同流合污压榨更弱势的一群。

[3]名人故里

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会长、西安市文史馆馆员、国家一级作家朱文杰(瞧瞧人家这一堆头衔)说:目前已有多方面证据显示花木兰是陕西延安人,而不是河南人、河北人,或者是安徽人…敢情河南豫剧那么多年的“刘大哥讲话理太偏”,白唱了嘛?朱会长给自己的论点找了如下理论支撑:

  1. 1956年长影拍摄的《花木兰》中,花木兰从军的路上向相遇从军伙伴自我介绍时说,她是延安尚义村人。
  2. 《木兰辞》中的诗句多处和延安相符,比如“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指花木兰从延安出发奔赴黄河延水关,一日可达;诗中提到的东市、南市、北市、西市,也与延安历史和现在的街道称呼变迁相吻合。

为什么要争花木兰的籍贯呢?朱文杰说:“陕西人对待自己的文化历史不能再麻木不仁,不能再像老婆孩子热炕头儿那样自我满足,要向河南人学习,河南有三处世界文化遗产,而陕西确仅仅只有一处!” 这是要学习什么呢?说实话没体会出来。三年前,陕西米脂跟几个外省的兄弟市县争辩谁才是正宗的貂蝉故里,还打算打造貂蝉故里景点云云,也不知几年过去了,文化搭台经济主唱的这场戏结果如何(505期之1),不如跟花木兰一起再闹腾一下?

[4]非法营运是个筐

按照警方的标准,因为你没有营运资格,所以只要你收钱,就是非法营运,拼车也不行,人情往来也不行。8月19日早,高先生从临潼开车来西安,由于顺路捎了要去火车站的打工一家三口,车就被火车站管委会出租稽查队的工作人员扣了。高先生说,这一家三口他认识,只想顺路带着,对方说给50块钱油钱。可到了火车站,钱还有收,车就被扣了。

大西安警方对于非法营运,可是用过钓鱼执法的(310期之2330期之5667期之31449期之7),他们抓过顺路拉客的老头(1295期之8)、开劳斯莱斯捎人的司机(1263期之1),以及给自己家拉货的金杯车(1176期之2),总之只要有经济往来就是非法营运,就要罚款…

西安火车站管委会出租稽查队表示,他们并不是暂扣车辆,只是把车先存放在停车场,正在对事情进行调查,属于非法营运就要罚款,如果事实不清就依法放行。按照警方的逻辑,想要避免非法营运这顶帽子,只有做“好事义务带人不收一分钱”这种道德逼格极高的方法了,这不仅仅是创文明城市,还要可以带动宇宙第一文明古国复兴呢吧?

[5]省政府里的皮包公司

最近,“@LIU-阳”在智联招聘上看到,位于陕西省政府大院内的“教育部中国书画等级考试陕西省考务委员会培训中心”在招书法老师,她报名后被顺利录取,对方在省政府内对她进行了面试,这让她放心了很多,政府的大院,连上访的蚊子都进不去,一般人能进得吗?可面试后,“@LIU-阳”却被告知,必须交28800元培训费,总共144个课时,一节课200元。这怎么有一股上当的节奏呢?说好的政府大院呢?

对此,“@秦岭松林”补充道:“个别单位租赁省政府院子的个别部门的闲置房办公,很多人误以为是政府院子里,往往上当了。”连政府大院都能租赁给骗子办公,真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6]高端大气上档次

帝都某小区楼顶建造“花果山”别墅的新闻,犹如导火索一般,引发了各地居民寻找本地违建的兴趣,“@游民8号”说:“在位于丰庆路劳动路十字东的西雅图翡翠城,小区内1号楼楼高26层,其楼顶加盖的2层别墅群外部高贵大气,雕梁画栋、亭台楼阁,极具中式皇庭建筑风格,内部更是豪华,健身房,游泳池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小区居民戏称:北京楼顶盖起花果山,西安也有楼上楼。”下面就是“花果山”本地版图片,请各位鉴赏,合不合法、安不安全,还请专业人士鉴定。

违建

[7]摩的越来越贵了

蹦蹦车越来越少(相关:全陕西最尿性的蹦蹦车师傅),摩的已经快变成大西安地区最喜闻乐见的交通工具之一了,不过摩的价格最近是越来越贵了,常坐摩的的“@老张basketball”总结道:“从08年到现在,我坐摩花的钱也有万儿八千的!为什么会坐了这么长时间,原因很简单:1、西安交通状况不好。2、打车拒载次数与日俱增,3、方便速度快节省时间,有急事很管用!缺点就是太过危险!但是,到了今年,摩的起步价已赶超沿海城市TAXI的起步价!我很费解!”

几年前,孙清云还是大西安市委书记时,他曾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观点:“如果不对个体交通进行控制,而且还要放开人人都可买得起的摩托车,个体交通就会几何增长,城市交通可能会瘫痪(703期之3)。”于是风风火火的打摩的行动一波接一波的开展,但这并没有扼杀大西安的摩的业,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这是不是摩的涨价的原因之一呢?

上周的户县出租车停运事件(1696期之1)中,户县出租车管理所对停运不以为然,因为“户县有170辆合法客运三轮车的运力补充”,堵不如疏,这个细节值得研究。

[8]创文未完创卫又来

大西安的文明城市还没创完(1699期之本周公共事件),最近又要开始迎接创卫复查了(1284期之全文),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某些地段没有早饭吃,也没有菜买。

  • 8月18日,“@古城谈经”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说:“我今早买菜时获悉,早市因此暂停一周!”
  • 8月19日,“@薛涛_Arno”也反应道:“买菜又没地方了,车又没处停了,路上环卫警察叔叔变多了,人民开始幸福了…”

创文+创卫,大家最近一阵又有的受了。

[9]每个熊孩子背后都有一双素质低下的家长

说到文明城市,以下两条投稿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 @Uranus_橙”说:“12:00左右,逛南二环的某运动超市,看见两妇女带了俩孩子。孩子乱拿商品玩儿不说,还在展示的帐篷里蹦跳打闹、尖叫,家长非但不制止,还不停怂恿孩子。真想说这是商场,要玩儿请去游乐场好吗?难怪国民素质低下,真真是每个熊孩子背后都矗立着个熊家长!”
  • @天灭CF”说:“15号在我家小区的小超市里,一肥婆带了两个孩子,贱孩子在超市玩儿米,还洒了一地,工作人员好心让其孩子别玩儿了,万一把其他人滑倒了,得负责。肥婆说‘你们超市不自己打扫干净滑倒了你赖我孩子?凭什么?这是你的责任,不是我的责任!’拉住自己的俩孩子就走了…”

子不教,父之过,什么样的家长培养什么样的孩子,什么样的国家培育什么样的国民。

[10]街头死飞女

死飞”,又叫“固定齿轮自行车”,这种自行车木有刹车,因为链条跟轮子是锁死的,所以只需反方向蹬就可以了。这玩意最近在年轻人中很流行,貌似是简约、速度,还可以玩出很多花样。“cxxxg”最近在西安街头就看到了一个“死飞女”(视频短地址:http://goo.gl/gtJ3C6),双手脱把飞速骑行,看上去挺酷,也挺危险吧?

[西安e报:170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40期]谁料…
[西安e报:605期]K165上真的没死人吗
[西安e报:970期]消失的家
[西安e报:1336]夏天的十个瞬间(Ⅶ)


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701期]省政府里的皮包公司”旁边

  1. 花生 说:

    我终于翻出来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