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2分钱的时代

@ 八月 19, 2013

原文节选于《严建设》,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六七十年代咋避暑》】

以前逛书店是我的嗜好。从童年的小学生时代开始,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到什么地方,书店和文具店是必去之地。去文具店一般会买点活页纸稿纸,去书店会到处乱翻,闻闻油墨香,恨不得立即据为己有,把书掖藏进怀拔脚逃走,窃书念头常难以压抑。虽说那个时代人们常饿肚子捉襟见肘,再饿肚子也得看书。其实那时的书价很便宜,几毛钱就能买本不错的书,最便宜的单行本售价2分钱。记得一本人民出版社1966年1月出版的小册子,是初版本,也是当年的红宝书,《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价格为人民币2分钱。那是1967年我自己掏钱在西安市东大街少年儿童读物门市部买的。

上世纪60-70年代的活页纸在城内一文阁为0.29元/叠,而老南门外的公私合营文具店售价0.28元,我往往会步行出老南门去买。买回后把自己发癫写下的诗词誊写,编写目录和页码,秘不示人。但如今活页纸很难看到。如今家里大大小小的房间,几乎所有房间都堆着书籍,大致有数千册。有的买来就束之高阁,灰尘扑扑没时间翻阅。那时好像走进书店纵使不买,四处看看也会得到很大满足。而不进书店,老觉得有种缺憾。

建国初始的上世纪50年代,我国就对图书实行低价政策,由国家制定书价,那时是供给制,人的一般工资水平维持在20万块-30万块左右(旧币),那时的1万块抵如今的1块钱。币值改革后,1万块旧币只能兑换新币1块钱。50年代的炊事员属于技术工种,是4级工资制,一个月也就分15元、16元、18元、20元4个档次。60年代工资改革后,国营商店的营业员月薪为32.50元,一直持续到上世纪70年代末。

国家从1988年实行书价改革,把定价权交给出版社。1993年,新闻出版总署对书价再次改革,除中小学课本和大中专教材外,出版社可对其他图书自行定价。书价也由此走向市场。

现在大部分人买不起书,面对动辄几十块、几百块几千块的图书望价兴叹。价格问题的出现说明读者对图书市场和书商的不信赖,以及市场调节能力不足、市场规范不足。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有次步履广州,给路边一丐帮1块钱,被他愤怒扔在地下,嫌我太吝啬。

书店

我过去喜欢逛书店和买书,自有藏书约摸有数千册,但近几年我不大买书了,觉得太贵了,尤其是精装的大部头书籍。估计高尔基在世的话不会再感到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有些简直是垃圾。莎士比亚也不但会说书籍是人类知识的总统,还是读者的经济负担。据说有套《中华再造善本》投入经费2亿元人民币,售价319万元人民币。第一期工程包括唐宋编和金元编,2002年正式启动,2007年完成。目前台湾地区仅有“中央研究院”典藏。

上世纪50年代去世的老人若看见现今书价,吓都吓死啦,会不会自扯头发,顿足打耳光?

当然那年月各大书店对读者防范的很严,不似如今的开架售书,要浏览只能求店员从书架上拿给。店员们目光炯炯,貌似漫不经心实则斜睨着进店浏览的每个读者,时刻提防窃书不为偷事实发生。老油条的店员都很贼,看得出谁买谁不买,脾气很大。

我有个小兄弟很胆大,有次醉醺醺陪我逛书店,一瞧四下无人,探身拿到4册精装四大古典名著,二话不说掖藏怀里转身就走,不料被守候在门旁的年轻漂亮女店员一把拽住,一把拉出他的手,拿出那4本精装书。他毫不在意,大喊误会误会,兄弟今个喝大了,没事到哥哥单位来看电影,改日请妹子喝冰峰汽水,有情侣包厢随便坐。他是钟楼电影院查票员。那年轻女店员大怒骂道:“呸!啥货色嘛!给老娘滚远!——今黑演啥呢?”

一本书2分钱的时代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东六路上老书店
揣着图书馆出门
八仙庵淘书记
口袋里的图书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