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二):你若不疯我便疯

@ 八月 19, 2013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对他我恨不起来》】

四、敢于否定自己的何方

何方,年愈九十,陕西省临潼人。早年为张闻天秘书,中共与苏联多项外交文本之撰写人。到老年认知愈发清楚,否定自己一生。最著名的一句是“要彻底清算毛泽东,否则中国没前途!”2010年,我拍摄大型系列演讲录《努力走向公民社会》为何老先生安排了一集。何老在崔卫平家小区居住。目前正亲自用笔写作《新中国外交的反思》(暂名)。拍摄他时,何老先生在我的镜头前展示了那部尚在撰写中的书稿。非别近三年,该书尚未见出版,谁都知道,那将很难!

何方

何方

五、那些个“迷信”的妇女,你们可安好?

2011年最感动的事:河北省安平镇派出所一再声明:老虎庙在安平镇定居,我们就一刻不得安宁…据说这还是廊坊市公安局的决定。足见政府已经何等心虚!

在经历了许多争取之后也未见能改变现状。我决定先外出游玩,不去想它,散散心后再看有没有可能。接后来,一北京哥们儿驾车带我去了西部四省,最远至宁夏。一个月后,我们回到北京,但见气候依然不宜人居,遂决定单车骑行走南水北调工程…

临出发前,为我送行的竟然是五六七八个老太太。她们强行为我行囊里安装了说是可以预防心脑血管突发疾病的“炸弹”。又为我洗净所有行头…但他们做的最多的则是劝我最好不走这程。这些女人多的是基督徒,在之前我尚对其非议“把信仰做了迷信”。可那天她们却对我说“我们不懂政治,只知道你是为中国百姓做好事…”。

我骑车已经走出百米,忽然见一妇女急追而来,她竟然是为给我的行囊里装进五头大蒜“这个好,万能,路上多吃…”。

那天,我没有流泪,心中只有热浪涌动…三年了,那些个迷信的妇女们在长城关隘的那边,我却在千里之外的长安,两厢里遥呼却难有回应,也难有机会再见。你们可安好?

六、我在安康——你若不疯,我疯

2009年我由京城出发。一日单骑至陕境安康。遂发布微博信息“我在安康”。立刻收到一邻居女士短信“你也被精神病啦!”另一男士则感慨“知你迟早有这一天!”一大学生网友回说“考验你的时候终于到啦…”考据如:中国各地均设“安康”或“安定”医院。所属公安。此乃前苏联末日经验曰其“疯人院”。意在你若不疯我疯。后来苏联果真就疯了。

七、老虎庙与文革黑江湖

2010年秋天某日,我在百度搜索引擎里输入“五湖四海”“文革黑社会”“1968 黑三角 怪异符号 打家劫舍”等组合关键词,竟然发现可以找到的只有与老毛相关语录文字以及由署名“老虎庙”者发表的自话自说…我因此开始撰写文革期间相关江湖黑社会活动的相关文字。大约成文四五篇,却并无人响应,遂搁笔至今…

2013年西安《各界导报》主编及记者三人专程来访问及此事,并决定设立主题…明日起我开始在群里断续回忆这些个被文革社会也不屑,被人遗忘,却轰动全国,以致每一个人都参与其间的边缘社会黑事。

老虎庙口述历史(二):你若不疯我便疯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不能原谅张红兵
被排挤的日子
半个世纪前的冤案
谢朝平:渭南卅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