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也需信达雅

@ 八月 21, 2013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心目中的杜琪峰已经死掉了》。】

中文和英文有着很多区别,如果你两相比对,会发现很多有趣的地方。

中文易短不易长,好的中文,犹如行在山间抬头望去时,在林子中,云雾里时隐时现的亭子寺庙,又像是在江南园林那些错落有致、摆放相得益彰的假山花草。有些时候,一个字往往就代表了很深沉的内涵。中文犹如波涛、在一层又一层的堆叠中,将意境烘托出来。每一个写中文的人,都像是一个作曲家,自《诗经》以后,好的中文,要求必须朗朗上口。你读出来的时候,必须有抑扬顿挫,如果间或有一些韵脚能够压着,那就更好了。

英文易长不易短,它强调结构、逻辑。与暧昧模糊的中文不同,它强调把事情说的清清楚楚,可以不用考虑念起来是否好听婉转,要的就是在行文中不给读者产生歧义的可能。它就像是一块棱角分明的酷酷的石头,不会把任何先贤哲人的话奉为至宝,时刻保留着怀疑的精神,追本溯源的探寻着人类精神文明的核心。

把中文和英文连接起来,就是翻译。翻译分意译和直译两种。意译更多的是考虑“译出语”的文化背景;直译更多的是考虑“译入语”的文化背景。倾向于意译的,那是翻译后的文字后面的文化是强势文化。倾向于直译的,那是被翻译的文字后面的文化是强势文化。

我一直在看《经济学家》,鉴于很多懂一些英文的人就开始操刀翻译,把美好的中文套在生硬冷峻的英文结构中,结果做出来不忍猝读的译文。毫无疑问、西方的文化现在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大的企业暂且不说,就连从山沟沟里面出来的乡镇企业在外面的公交车体上打广告时,都要在中文下面打上一水儿的英文。以前有段时间,媒体上天天嚷嚷着跟世界接轨,敢情这么大的一个地球,我们被落下了那么远。如果我们足够强大,为什么不让他们来接我们的轨呢?服装店里,卖衣服的服务员上下打量着顾客,喜滋滋笑眯眯的说哎呦小姑娘你穿上这件衣服可真是洋气的不行。“洋气”,就意味着漂亮、时尚,上档次。一个教英语的学校,能够做到去纽约上市。一个以疯狂著称的老师,可以号令上万人在故宫跟前大喊:“How are you!”

中国人,在历史上似乎从来没有对西方的世界和文化那么狂热和痴迷。

翻译

所以那种不中不西的中文就出来了。比如刚刚在简书中看到的那篇翻译经济学家的文章,“as an American says”,为什么每次译文我都要看到“正如”这个词呢?这里翻译成“正如一个美国人所说”。其实,英文中的很多连词,在中文里面完全没有体现出来的必要嘛。为什么不能说“一个美国人就此评论道”或者“一个美国人表示”呢?台湾学者陈云所著的《中文解毒》,就是在教大家说出更加地道的中国话。以下是它所举出的例子,冒号左边是常见的翻译,冒号右边是改良后的。

We are ready.
我们准备好了:万事俱备/一切就绪

We accept cash only.
只接受现金:只收现金

Please tender the exact fare.
请付准确车资:恕无找赎/不设找赎

May I help you?
有什麽可以帮到你?:有何贵干?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
魔鬼在细节之中:暗藏杀机/暗藏诡诈/内有乾坤/包藏祸心

Invite expression of interest
邀请竞投兴趣表达书/邀请承投意向书:招标

Embrace changes
拥抱转变:顺应时势

还有:“我对这件事有保留”应该是不敢苟同;“不排除…的可能性”应该是“难保/难”;“我不鼓励你这样做” 应该是“我劝你不要这样做”;“给我一次机会”应该是“放过我”。

现在自己在做翻译的时候,更想着把话说的更像中国人说的话,而非简单的将英文的若干词汇翻译出来,然后调换个位置次序,念着没有语病就可以了。

捍卫中文的美好,其实就在我们这些写文章的人的肩上。

《翻译也需信达雅》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小王子的经典段落
我的批评方法
文学的最高境界是征服
莫言诺奖演说:讲故事的人


1个 群众围观在“翻译也需信达雅”旁边

  1. shithappens 说:

    翻译确实挺难的,现实比这个复杂多了啊……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