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这两年(中):身体比灵魂更想家

@ 八月 22, 2013

【感谢作者“@浪里黑条_李老七”的原创分享,前篇回顾:《挺过去》。】

那个浙江前辈有着非常柔软的脾气,和他非洲酋长一般的脸庞很不相称。平常嘻嘻哈哈与世无争,偶尔还跟我们谈谈心,谈谈自己追求女生的惨痛经历,人缘算是很好的。我曾因为公司运动会耽误了一些本职工作,领导在电话那头一通怒语狂飙。本就内疚的我更是提不起精神,小黑前辈发现永远摁不住的小闹表突然神奇地安静了,就来回检查我的电池,然后与我并排坐在台阶上,搂着我的肩膀。

“小伙子,被批评了吧。以后任何人找你帮忙,不管他跟你领导沟通得再好,你也别信他,要把自己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了再去帮别人忙…”

后来具体聊了什么我也记不得了。不过,如果上帝姓琼,我当时完全可以抱住他作泣不成声状,然后缠缠绵绵闯天涯去。好在上帝不是。

身在海外,什么感情都容易被放大。漂泊感久了就会麻木。但人情一次次的暖心,幸福依旧。

提起他,心中难免是苦乐参半的。想起一同在迪拜和乌姆盖万交界修路的日子,想起那个被放逐边疆的小团队,就有很多快乐的回忆在跳动。乐的是大家其乐融融的兄弟情义,苦的是我本不羸弱的身躯。

灵魂可以在梦里回家,肉体却不行。两年来,我的身体变着花样的闹脾气。比如前一段时间我每天凌晨三四点左右会醒来一次,没有原因,天天就那么准时醒了。后来想到可能是体内还顽固地存在着国内的生物钟吧,那会儿刚好是老妈出门上班把我吵醒的时间段。类似的小毛病还有很多,比如常吹空调导致的肩周炎也会在半夜让我疼醒;阿拉伯饭吃多了肠胃不适等等。它们彼此商量着出场顺序,乐此不疲,翻来倒去地折腾我,日子久也就习惯了,新来的就多留心一点儿,旧毛病打声招呼就算了。

最可怕的一次问题出现在刚来的第一个夏天。大腿内侧,靠近腹股沟的地方莫名其妙就溃烂了。当时不觉,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后怕的,那景象像极了生物课本里“皮肤病性病”那一章节的插图。好在大约一个礼拜的时间,烂掉的地方自行痊愈,所以也没去看医生,也不知溃烂的准确缘由。有人说是迪拜臭虫的杰作,有人说是汗渍侵蚀的原因,我更倾向于后者。

家里虽然很乱,但是卫生还是保持的不错的——以两个单身小伙的标准来说——所以臭虫应该不太可能。而出汗对于一个现场工程师来说,则是再正常不过。尤其是乌姆盖万那个项目,完全是在荒芜的沙漠里修出一条生命线。在沙漠里指挥施工的时候,对于残忍的骄阳,我们除了忍受还是忍受,哪怕是纹丝不动的站着,半个小时的时间也足以湿透全身。初到迪拜,又是初次工作,欠缺经验的我经常不带水杯就奔赴现场。有一天跟师傅陪监理去视察,到桥上的时候监理提出了一些意见:

“你留在这儿盯一下,把他刚才说的那些地方都处理好,我跟他到后面去看看,一会儿让车来接你。”

“好的”

当时大概是早上8点40多,最后车来接我的时间是11点43分左右。期间我几度想问工人讨一口水喝,都因为“我只是个动嘴的,工人要动手”的想法放弃了。那样的环境下,水比什么都要宝贵。那天中午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同事们已经去休息室吃饭了,我独自坐在椅子上压抑着从体内向外溢出的难受感。那一个小时是两年里罕有的吃不下、睡不着的午休时光,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是非常漫长的一个小时。

大腿溃烂的时候为什么不去看医生?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当时没在乎,或许是心里害怕,无论哪一条都能被归为是被照顾惯了,不会照顾自己的缘故吧。其实在这边看病还是非常方便的。且不说公司有免费的医务室,医保卡更是很划算。有个同事得了胃病,前前后后做了几次胃镜,每次还都是全麻,加上钡餐、B超、验血各类检查做了个遍,总共就花了150迪拉姆挂号费。不过他的病也没治好。资本主义就是这样子,公立的医院、学校等等都是免费的,但是设备好,人员水平差。私立的虽然贵得出奇,但是方方面面都是优秀的。去年同仁堂在迪拜开分号的时候,他也去了试了试,因为挨不起那份宰就没有坚持下去。最后还是伟大祖国、伟大故乡的伙食把他的胃治好了,一年时间瘦下去的体重在休假那一个月就找回来一半多,也不知道他得的是胃病还是心病,总之印证了我常说的一句话:

“我们的身体可能比精神更要想家。”

迪拜这两年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从西安到墨尔本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高陵县里的山东人
对话之海外西安人系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