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评论]艺术创作的加法与减法

@ 八月 23, 2013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神人刘翔捷》。】

最近接了两个商业歌曲的活,颇费脑筋。现在写商业歌越来越匠气,技术的运用逐渐变得流水线化,比如歌曲的段落结构安排、歌词的韵脚设置、情绪起伏的转接,甚至说唱段落的FLOW编写,都像生产线上出品的系列产品——品质上绝无问题,但难见个性。

写歌这件事,本是个无规范的过程,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习惯。于我个人而言,不同的时期选择的方法也不尽相同。拿商业歌曲的写作来说,以往多是从无到有“建模”的方式,但近一年来变为先堆砌所有素材和想法然后逐步筛选、精炼至最终成品。前者是为加法,后者则为减法。“减法”的运用,更容易贴近创作要求,效率也高些,比较适合商业歌曲的要求,但很难在创作中天马行空激发灵感火花,这一点颇不如“加法”。

其实一切艺术作品的创造,都会有加法与减法的选择。

以前做编曲的时候,很喜欢累加声部的过程,一首歌的工程里要插入尽可能多的音轨,觉得格外过瘾。有的歌光是吉他就恨不得堆砌个六七轨,要把耳朵里塞得满满的,还自认为很“华丽”。认识了王大治之后,我俩在这方面臭味相投,所以在一起整了不少“丰满”的作品。后来渐渐转变了审美情趣,开始厌倦这种啰嗦和炫技的方式,刻意减少重复和无意义的配器,歌曲就渐显清爽。当然“减法”并不见得比“加法”容易,多余声部的减少,必然带来对剩余声部编写的高要求,反而提升了编曲的技术含量。

不止音乐,文学上不同类别的创作也有不同的方式。诗歌和小说就是典型的减法和加法之例。诗歌讲求文字的精致甚至精准,要用短小的片段带来更大的联想。好的诗,是不能写“透”的,必须给读者留出想象和思考的空间,才有诗的韵味,所以必须用减法,剔除那些过于具象无味的字句,给文字“留白”。而小说的写作,是要通过大量的情节描述,和细腻的细节描写,才能引人入胜。往往一个瞬间发生的故事,要用大篇幅的文字叙述去铺垫去渲染,才会让读者觉得过瘾并加深印象——这又是明显的加法了。

林风眠的作品
林风眠的作品

绘画和摄影也是个相反的过程。画画是从一张白纸上无中生有,构图、元素添加、色彩使用等等都任由画者创造,一笔一笔加到收工。而摄影却是从眼睛能看到的景象里,摘取其中一部分存入照相机,画面已经摆在面前了,摄影师要做的是剔除掉那些不需要的元素,保留其中所需的东西。比如一幅水彩和一张相片里的景物都只有一朵花,前者是在空白上做了加法,后者则是做了减法,过滤掉杂质只将花保留在镜头里。

人生又何尝没有加法减法之别?我们常常茫无目的地追逐,疲于奔命地充电,房子、汽车、名牌服饰、高档手机、平板电脑、罗马表、美食、美女,一个都不能少;工作、游戏、学习、娱乐、交友、健身、旅游,哪项都不愿落后于人;微博、微信、QQ、人人、陌陌、旺旺,每个都玩的得心应手。其实静下来想想,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除了盲从与装逼,真的有那么多值得拥有值得博取,甚至要为之付出宝贵时光的事吗?

或许,偶尔对自己的生活做做减法,会过的更轻松,也会更有意义吧。

艺术创作的加法与减法 二维码相关阅读
翻译与翻唱的风格
火车带来灵感
写过的那些情歌
乐器只是工具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