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这两年(下):久客他乡别亦难

@ 八月 24, 2013

【感谢作者“@浪里黑条_李老七”的原创分享,前篇回顾:《身体比灵魂更想家》。】

久客他乡别亦难,
醉了胡浆,惯了胡餐。
梦中常有故国色,
再踏中原,却梦蓝帆。

怎见归途百花残?
履也蹒跚,马也蹒跚。
东风抚柳催人还。
大漠骄阳,湿我襟衫.

——《一剪梅·久客他乡别亦难》李老七作于癸巳年秋

正是因为身体和灵魂对家的思念,休年假就显得极其重要。对于任何一个海外人来说,这三个字的力量堪比“我爱你”。在整个准备休年假的程序中,倒计时是个充满焦急的部分,亦又是最幸福的部分。很多人如我一样,总会提早一两个月就在手机里设置上倒计时的软件;在电脑桌面上贴一个倒计时的工具;在工作笔记本上勾出起飞的日期;每见到一个人都跟他说一遍自己的休假计划;兴奋地在群里吆喝着,问大家要不要捎带奶粉,问老乡想吃什么特产。其实,每次都是一样的,连细节都一样,可就是忍不住要说。

“32天倒计时…噢耶!开始大采购~~~哈哈O(∩_∩)O~”

之所以说倒计时是最幸福的,是因为真正去了乡愁的那头时,却发现还有牵挂在这头。

我们公司的员工每年有30个工作日的年假,算上周末和节日,一般都能折腾个40天的假期出来。可是很多老同事都选择把这40天分成两次使用,一来是半年就能回国一次,二来很多人已经和国内稍有脱节,若一次性在祖国呆太久,反而会感到寂寞。这是以前的我万万想不到的——想不到有一天回到了故土,却还有另一种乡愁。

“习惯就是我明明在家里却还要按迪拜时间开饭…习惯就是我窝在家里的榻榻米上和窝在迪拜的床上看的是一样的电视节目…习惯就是无论到哪里都觉得近的一样近,远的一样远。”

这次离开将是我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告别了。归家的心次次如箭,可真正奔驰在机场高速的时候,往往没有了当初想象中的欣喜若狂。回国的最初几日,必是日日酣酒,夜夜笙歌的,可很快就会感到疲惫,而后在家里闷上几日又觉无聊。除此之外的情绪呢?

休假中常有一些时候不知做些什么好,只得出门瞎转。有时只顾低头用手机和朋友聊天,聊入神了,便忘了自己在哪。过马路时差点被不会礼让行人的汽车撞到,猛然抬头,才发现不在阿联酋,也曾恶毒地说过别人是假洋鬼子,而今自己却也对外国的事情念念不忘,喋喋不休。

比如吃饭,在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心中,无论什么都无法替代肉夹馍、羊肉泡。但我确凿地看到过,旅英留学的朋友抨击英国槽糕的饮食文化时,脸上挂着的是怀念的幸福。我自然能轻易地看到那点心思,因为我也曾经边想着沙威玛边在心里流着口水。

这种复杂的心情使得我二十岁出头的时光,总是热血有余中夹杂着一些淅淅沥沥的情绪,就像四季潮热的迪拜,偶尔也会突然大雨瓢泼。 关于中东,关于这两年,我感谢它带给我的一切,感谢它让我知道,一个游人对另一片土地也能有太多太多的怀念,太多太多的美丽情怀。那印在记忆中渐渐发黄照片,虽没有霓虹闪耀般的缤纷色彩,却有着淡绿色的青果、淡粉色的柔情、淡黄色的哀伤与淡橙色的快乐。不论是漫步在沙漠里谈心的惬意,还是一群青年在海边烧烤,追打的浪漫,都能让人不知不觉中,在眼底浮现出最温柔的目光。此刻是告别的心情,天天练习着如何说再见。可究竟何时再见,我曾经咒骂过千百次的他乡?

当初离家的心虽痛,可深知最终是能回来的。现在回家的心虽喜,却也难以面对今生第一次永别的开始,即使日后再来这里,也难拾过往的自如和亲切。

因为一份爱而离开另一份爱,很纠结,不是么?

我书写下这些文字的时节已是深秋,这是个最适宜离别的季节,阿联酋的天气慢慢变得怡人,我要离开的消息慢慢被更多人知道,我也慢慢地,接受着内心的波动。

写在后面的话:

这几日微博粉丝涨的疯狂,情绪大有变化,压力之下笔锋也变得迟钝。但我想好下篇的主题之后又放下了心。因为我心里相信,但凡有过留学、海外务工或是类似久客他乡经历的人,看到这篇题目的时候,已不需要我再多写什么,便早是各种滋味在心头了吧,就像塔斯肯一闭上眼睛,便唱哭了阿妹,也唱哭了我。

迪拜这两年(下)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从西安到墨尔本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高陵县里的山东人
对话之海外西安人系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