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08期]我骂得你骂不得

@ 八月 26,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8月26日。2012年的今天,延安境内包茂高速公路上,一辆双层卧辅客车于凌晨时分追尾一辆甲醇罐车,事故导致两车起火(1343期之史上今日1344期之全文),共36人死亡,3人生还。

[1]诛心的强盗逻辑

8月25日下午,人民网驻日本记者“@步行日本”说:“高新区科技路上两个女巡警公事、私事两不误,在巡逻的同时还玩着手机!”这条曝光公务人员的投稿,前后引来了上千条“转发+跟评”,有对“警察玩手机”行为的批评、理解,也有对“在西安”曝光行为的支持、反对、谩骂、甚至是给INXIAN定性…各种跟评十分精彩,洋洋洒洒都可以凑一篇论文了,值得闲来翻阅(短地址:http://goo.gl/qGlXOG、http://goo.gl/gI7m0G、http://goo.gl/QoN1Qp、http://goo.gl/WbdwIA、http://goo.gl/G5X48y、http://goo.gl/jmP8q6)。

曝光

很多人嫌我们只摘取支持的声音,无视批评和反对,那么咱们就听下反对声音吧,反对者的逻辑其实分两种:

  1. 其一属于诛心论者,比如西安交通旅游广播FM104.3的主持“@宇翔1043”质问:“发稿人是做什么工作的?你不用上班?跑大街上乱拍照,你觉得你对得起工作么?咋它马跟啥比似得。”还有很多人(这里就不一一列举id了)质疑——投稿人上班时有没有玩过手机?要是玩过就没有资格批评警察玩手机。这种由诛心论衍生出来的资格论,类似于NBA的“你行你上啊”,不值一驳。但极端者甚至跑到“@步行日本”的原微博谩骂,并寻找这位人民网驻日本记者在日本期间“不务正业”的实例,用以讽刺他没有“资格”批评别人。
  2. 另一种属于将心比心理解论者,比如“@惺惺晃晃的好后生”说:“拍照者闲得蛋疼,非得把警察弄死就高兴了么?成天拿警察说事,就他妈这么好玩么?警察高危行业,挣他妈那点工资怎么不见你说?成天值班回不了家你他妈怎么不说?累得连个好觉都睡不成你他妈逼哑了?艹你大爷的!”还有一些人(这里就不一一列举id了)认为,照片中的两位是协警,临时工,周末加班很辛苦,曝光行为会让她们扣钱甚至被开除,这时候就应该想想警察的好,没有警察谁保护人民安全之类。

本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被这么多不会就事论事的人扯到十万八千里远。我们重新梳理一下事情的核心——

  • 谁上班不玩手机?没错,很多人上班都会玩手机甚至玩游戏消磨时间。
  • 上班玩手机对不对?不对,这是最基本的是非观,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偷偷玩。
  • 对公职人员的要求要比普通劳动者更高,这有问题吗?
  • 因此上班玩手机,尤其是公职人员玩手机这种错误的行为被发现后,是否应该被批评?答案显而易见。

大家都做错的事情就不算错,这是典型的强盗逻辑,大家都做错的事情就不能互相批评指责,除非你是个完人,这逻辑也好不到哪去。我们应该有点最起码的是非观和就事论事的能力,对吧?

网络名人“@妖娆男”看了这么多的争执后感慨说:“西安很完美,遍地真善美,全是好警察,敢说不好的、敢揭露的,全都是造谣生事,制造煽动了负面情绪,应该抓起来,全面封杀——这下西安选择性失明的逼们该满意了吧?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 本身是最底阶层, 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2]只有触动自身利益时才会愤怒

那些认为应该理解女警行为、认为应该将心比心的旁观者,当他们自身利益被触动的时候,他们的表现就应该是这样的了:

  • 一位匿名投稿人说:朋友在未央区要开一家50平米的小餐饮店,今天城管过来说门头要收费2000元(门头面积不超过2平),另外让必须安装一价值4000元多的油水分离器。没有出示收费标准不说,在我们提出质疑后居然还可以便宜,直接便宜了一半的价钱。请问这些合理吗?求解。
  • @RNA-DNA”投诉说:“下午4点左右,在出入境管理中心港澳受理处(西斜七路)。办事人员态度极其恶劣,敷衍了事,刁难来办事的市民,三番五次以各种理由拒绝签注的办理。我为了家里老人家想出游的计划,不在乎冒雨排队及数小时的等待,只希望工作人员服务态度能好点。”

再回想一下【西安e报】记载过的拉土车、强拆、欠薪、放心早餐…在这类能够触及到每个人真实利益的案例面前,上条e报中那些论调的人在微博上曝光的时候比谁都狠,这个时候怎么不将心比心呢?“拉土车司机不辛苦吗?”“拆迁办的不加班吗?”“你怎么就不能理解老板欠薪、放心早餐吃出奇葩物件呢?”还是那个俗到极点的答案,就事论事是一个判断是非最基本的能力。

[3]心态很重要

一部分西安人的心态很成问题,不,这种心态在国内没有地域性,基本上每个城市都会有一大撮如“@Suo猛吃西瓜”描述的这种人,他说:“最受不了西安的一种人,他们听不得别人说西安的小偷多、出租差、治安烂的现况。总会想一些奇葩的理由来掩盖这些现状。殊不知大部分人反馈这些事情其实是想西安在鞭策下变得更好,就像带孩子一样,只有甜言蜜语和表扬,这个孩子长大了十有八九是个废物!”

“@Suo猛吃西瓜”显然低估了人性的丑恶,25日晚,来西安旅游的重庆妹子“@张比尔小姐”说:“在西安逛了一圈儿,也跟周遭的人打了些交道,古都确实很美,但是人情却不行。永远没人处理的10000号,生硬的商家,蛮横的公交车司机,一不小心就能感受到来自他们身上深深的恶意。”

即便你认为这个妹子有以点代面对叙述倾向,但这却是一个很普通的事实陈述,在微博中每天都有无数西安本地人吐槽这些污点,他们还会咒骂政府官员不作为,但是,面对一个外地妹子的吐槽,这群傻逼的神经被挑逗了。诸如陕西博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O 运营总监“@杨光中的胡渣”,还在微博中对妹子进行人身攻击等嘴炮。不光如此,这群人还来到了“@张比尔小姐”微博大肆漫骂,对她的自拍照指点侮辱。“@Yanjun411”的强盗逻辑基本上代表了所有人:“其实道理很简单,西安与我们就好比自己的老婆,我可以嫌弃粗笨不漂亮,但你不能! ”自尊心爆棚的西安傻逼,你们赢了,你们用键盘上的嘴炮和生殖器官打跑了一个外地姑娘,给大西安的形象和城市建设增光添彩了。

[4]上户口先上环(第二季)

@赤血燃烧”投稿说:“蓝田县汤峪镇让第一胎是男孩的家庭一定要给妇女做节育手术上环。如果头胎是女孩就不用,且没有就不给孩子上户口,请问这合理合法吗?国家没有这样的政策啊,这也算是违背人类生育权的,难道国家的法律政策到了地方就行不通了吗?” 楼主投诉的显然是没有上环就不给孩子上户口,但在微博中却被一小撮人吐槽超生。众所周知,上环应该是自愿的,而且这种最烂的避孕手法是对妇女的摧残,属于把人当牲口圈养,但该行为却在县级政府十分常见,比如高陵(1463期之1)。

[5]正能量还是罗生门

8月25日的《第一新闻》报道称:临潼陇海铁路线路封闭网内发现一老人沿着铁路线走,经询问后得知,老人在将孩子送到西安上大学后,打算沿着铁路线走回贵州老家,人民网称,这位老人是因家里穷欲沿铁路徒步回家,更是引爆了网友的微博转发,然而,这条本来可以演化成中国正能量的新闻,突然有了峰回路转的变化。

  • 据西部网报道,老人的孙子小方表示,爷爷是一名退休教师,并不是因为身上没钱想走回贵州,而是准备去兵马俑游玩,然后迷路了。
  • 据华商网报道,老人只买了一张短途火车票上车,想一路“躲票”到贵州,没想到却错坐上了一趟前往陕南的列车,被列车员发现后,劝其从临潼站下车。
  • 据“@贵州省大方县”微博称,老人方合贵是大方县瓢井镇果邦小学退休教师,月工资5322元。

这就是你们要的正能量,自己慢慢受着吧。

[6]生活费多少只是个人习惯

临近开学,《西安晚报》调查了下西安大学生现今每个月的花销,记者发现,受访大学生普遍认为每月600元的生活费有点儿低,近七成大学生的生活费在800元左右,当然也有每个月600元就能活下去的同学,但部分谈恋爱的同学(主要是男同学)认为每月2000元都不够花。因此晚报呼吁学生应理性消费。其实,最应该建议的是让同学们自力更生赚钱吧?这比呼吁省吃俭用的美德要更方法论些吧。

[7]曝光的东西也有不正确的时候

“在西安”微博的曝光,有时也有不准确的时候,比如之前一直被我痛骂的曝光查酒驾(1300期之本周话题)。弱势群体不等于一贯正确,这也是我前面为何总强调就事论事。25日早,“@向前冲XA”投诉道:“早上在北郊建行柜台上取大额现金,建行说因为没有预约不能办理。我说存取自由的原则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对方却说银行都是这样的惯例。反复交涉无果后,我说那你给我写一个因为没有预约故不能取钱的告示,我去银监会投诉。这时他们马上改变了态度,立即给我办理了业务。”对此,一些人给出了这样的评论:“大额取款提前预约是“常识”,是“惯例”。那么,银行为何又支付了取款呢?银行若有规定,出示规定即可,何俱投诉?何俱客户纠缠?不以奇葩的“常识”为怪、为耻,反倒责备对“常识”提出异议。或习惯了惯例,或习惯了被侵犯利益,或被多年洗脑成功?”

只要有强势弱势之分,很多人就会无视规则而肆意偏向所谓的弱势群体,根据1997年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大额现金支付管理的公告》中规定,储户一日一次性从储蓄账户(包括银行卡户)提取现金5万元(不含5万元)以上的,拿身份证就可以取款;一次提取20万元(含20万元)的,需提前一天预约。那么本条投诉的关键点就在于,投稿人究竟要取多少钱?这一信息点被所有人都忽略了,如果投稿人取款大于20万,对于既有规则而言,他不占理。

并非说规则一定是合理的,那么为什么规定大额取款需要预约,请大家移步知乎的同类问题——为什么市民转账 7500 万元会被遭中行拒绝?几个银行员工深入浅入地普及了为什么不预约就大额取现或转账,对于银行而言是有件点困难的事情,如果这一规则并没有明显的不合理之处,何谈奇葩、洗脑?

而银行本可以按规办事,但是又担心投诉,因为投诉起来自己首先要被公司批,投诉也许还会影响某项KPI,所以本来银行估计能占理的事情,也被按人情牌打出去了,总而言之,规则意识太差,这是病,得治。

[8]延安新城卖地建

由于今年的暴雨,再加上城区本来就日渐紧张,延安于是打算建造新城(1466期之91664期之本周公共话题1702期之9),对于新城建设的资金问题,延安市新区管委会表示,新区主要由参建企业先行投资建设,政府最后加以回购,延安市近年来快速发展的经济和新区未来的售地收入将为新区建设提供稳定的资金保障。房价上涨依然是未来的主流。

[9]没收的头条

一位匿名的媒体人投稿说:一周之内,西部网“被没收”两个头条:

  1. 宝鸡市凤县政府舍弃原政府大院,租赁五星级大厦过渡性办公(备份http://t.cn/z87uiQ1 )。
  2. 专题《西安 我们需要谈一谈》(备份http://t.cn/z87uXAT )。

目前,凤县的报道被另一篇“辟谣稿件”代之,专题已无迹可寻,宣传部门的能量是巨大的。

[10]听段相声吧

说了这么多糟心的事,最后来是来段相声开怀大笑一下吧(视频短地址:http://goo.gl/cWT8fW),青曲社是西安本土的民间相声组织,这两年相声说得越来越有味道了,即便德云社进入西安也应该有的争了。

《[西安e报:1708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247期]我亲爱的爱人啊…
[西安e报:612期]以后该咋出门
[西安e报:977期]经适房的冷笑话
[西安e报:1343期]嚣张的军车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