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洒扫

@ 八月 29, 2013

原文来自《落木充耳》,感谢作者“木错”的分享,曾撰文《人生苦短 幸有美食》】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明朝的老头朱柏庐一点儿都没有情趣,眼界也不甚开远——且不说睡懒觉了,现代人天天忙个鬼吹火,即便像洒家这样爱好世界和平与清扫的,一大早哪里来的闲余时间呢。我往往是半夜时分诸事皆毕,才终于得以倾心打扫屋子,要不然怎么能睡得著。我认识有个四川姑娘叫做小芳的,也是下了夜班回家抡起拖把拖地,唰唰唰,怪不得身材保持得那么好。

那小芳必定是得了清扫的真趣,因而乐此不疲。我始终觉得这确实是件快慰人心的乐事。好些人自称不喜欢洒扫,那是没说真心话,哪怕他屋子真的乱成马了。想想看,周遭纤尘不染,洁净如新,该是多么开心哈。而清扫无非是个习惯,真心跟强迫症或者洁癖有关,不不,口误,无关。

我的清扫一般是从书房开始,继而卧室,餐厅,客厅,而厨房和卫生间是分开来单独彻扫的。虽然有个大致次序,其实每个房间每个角落都是不可小覷的。

以书房為例。地板要凈,窗户要清,墻要亮白,这些最基本的标准真是弱爆了。关键是书要齐整,也不是不可以杂乱,但要乱得有章有法,闭目可得,顺手拈来。尤其是每个书页都必然挺括,不可随意摺页,沾染尘埃。小伙伴们都说洒家有强迫症,真真莫须有,比如翻书前洗洗手就可以了,并不需要戴上白手套啊。只不过是书架上无形有八个大字:概不外借免开尊口。如果谁喜欢哪本,就算是买了送他,也不能沾了指纹,看又看不见,你叫我怎么擦。

洒扫

其他屋子的清扫标准也大致如此,此不赘述。不如说说洒扫工具及使用。扫帚必先清理干净,扫地要轻,不可起尘,一旦尘埃四起,漾上了墙面,最为恐怖,只能用鸡毛掸子轻挥,但禽流感不时肆虐,莫非是拿了一把病菌刷子到处刷麼,所以还是轻扫为宜,随后用湿纸巾沾沾墙壁即可。

这就进入了下个环节,擦拭。抹布要净,不可有浊气,桌面腿脚,自不必说,犄角旮旯也要手到布到,还有柜顶、灯罩,哪怕叠凳架梯,也要擦拭干净。而那些相框画轴,花瓶摆饰,大小器物,当然也断断不可放过,以每次擦拭前本来就几乎没有灰尘,但还是要擦拭一番,为基本洁净度。如此这般,才能使它们木头有木头气,塑料发散著塑料的光泽,使人陶醉。

最后是拖地。拖把有三,厨房、卫生间各一把,另一把拖其他房间。也不能再多了,每间屋子都来一把,清洗拖把累个半死,真是划不来。

既然拖把是三,所以就顺个吉利,地也宜拖三道,床底、沙发下,必得拖到,每一块地板都要享受了润泽。清洗拖把也要三遍以上,哪怕最终水至清则无鱼,毁了古训,也不可半净不净,坏了规矩。

还有厨房及卫生间的清洁,篇幅有限,就不多说了,已经说很多了。一句话,这两个地方的清洁时间大抵与其他屋子扫、擦、拖费的时间相当。这么整个打扫一轮下来,轻轻松松需要三个小时。

好在是每天都打扫,因此并不太累。夜深人静,一边清扫,一边听音乐,想旧事,三省吾身。不过,偶有感伤的时刻:我家住在黄土高坡,黄土不绝,我也洒扫不止么。再说,我闺女往往天亮后四下查看,有时竟能从地上捡起一个小渣渣给我,瞬间就击毁了我自以为是的干净,所以花了八千元买了个家用扫地机。

这家伙,我一见就喜欢上了,它一到点儿就唰唰唰跑个不停,连扫带吸,就像洒家一样勤劳。待打开储尘盒,好家伙,满满一盒絮物,简直不敢相信它们本来均匀撒在屋子里。

而且它颇为智能,自动识别房间、回避障碍物、电量不足返回充电然后再返原处继续清扫,这些都不算什么。俺闺女才刚开始学走路,每每走到这小巧的机器人跟前欺负它,踩它一两脚。它竟发愤抗争,把小朋友的小布鞋推到沙发角藏了起来,遍寻不著,几天后才暴露罪行。

念它终于解放了我的一部份时间,还给了洒家洁净的感受,我赦它无罪,今后好好干活就是了。它果真每天跑来跑去,地板上再也找不到小渣渣。

我有时候想,除了写字,携了机器人去人家做清洁工,我也必是称职的。我认识的狄姑娘对洒家说,我看行,还夸我若是去手术室当护士,也颇有潜质。

狄姑娘当年做护士,每天忙的就是这事。清扫,擦拭,消毒,等手术结束,再来一遍,然后等第二个手术,完了再重复,最后,当一整天的手术结束,全部大清洗,第二天,继续。这与我的爱好何其相似。

但狄姑娘说,无菌,我的级别还不够。她建议我先买一台显微镜(我有点怀疑她是搞推销的),用棉签在桌面擦一下,然后放到显微镜底下,试试。

情况一下复杂起来,我有点懵,一时不知该怎麼办。姑娘说,买点消毒液(原来她是推销消毒水的),要碘伏,其他的消毒液杀菌范围小,不行。

家里到处都是细菌,你还看不见它们。狄姑娘幽幽地又狠狠地说。她是有经历的。当年,周而复始的清扫使她疲惫,无法彻底洁净的消毒使她绝望,她再也不打扫卫生了,她改行了,她涅槃了。你见过我的桌面吧,她问我。

没错,她桌上堆满了东西,只刨出一小块桌面恰好能搁下电脑,我有次恰好见她敲著键盘,忽而蹦出个瓜子来,姑娘淡定地嗑了它,然后继续敲字。

我做不到,至少目前现在而今,做不到。

加油啊,你还要努力。狄姑娘叮咛道。我想,是因此颓废改行做一个收破烂的呢,还是先去买一瓶碘伏,洒扫消毒,精进不止呢。嗯,今晚清扫时要好好想一想。

我爱洒扫 二维码相关阅读
山中寻茶
喝酒那些事
关于观影的记忆
偷听很有趣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