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卖唱歌手

@ 九月 2, 2013

原文首发于《消失翼之声》,感谢作者“泽尚”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延安,延安》】

我并不认识他,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第一次看见他大约是在去年夏天的一个清晨,如之后很多次看见他一样,早上上班的时候从地铁5号线雍和宫站B口出来,还没走到出站通道的楼梯,就已经远远听见了他明朗的吉他声和略带沙哑却又轻快的嗓音。

他长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普通发型,身材不高,却也不显得瘦弱,并不像其他在地铁里卖唱的流浪歌手一般寒酸打扮,似乎并不是为了钱或者谋生而在这里唱歌,唯一相像的地方就是那比较油的头发。夏天的时候他总穿一件墨绿色的休闲衬衣,浅色牛仔裤和蓝色的帆布鞋;冬天的时候是冲锋衣,却还是墨绿色,独特之处就是那条黑色的粗线围巾,虽然和衣服并不怎么搭配,但看上去还是能给人些许温暖。

你可能要问我为什么没有观察他秋天的装扮,那是因为在燥热难耐的夏日连续几天从他的歌声中感受到了丝丝清爽之后,他便消失了,整整一个秋天和半个冬天。其实地铁里卖唱的人很多,即便你偶然间留心去听了某个人的演唱,出了地铁,混进穿梭的人流之后也会很快将其遗忘。而他的歌声也并非像想像中那样清脆和梦幻,如果不是连续几天都听到,我想恐怕我也不会在忙碌之后还能不经意间想起他和他的歌声。

卖场歌手

西安子午路十字的歌手 by @姑且这样吧

过年回家前一天的晚上加了整整一宿的班,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10点多,匆匆和同事交接了工作之后便往住所赶,好抓紧时间收拾完行装尽早去火车站。忙碌了一整夜后脑子已近乎僵住,急急忙忙走在大街上,迎面吹着北京冬天特有的干冷的寒风,看着二环上的车流交织,几乎没有了任何本能的反应。然而就在即将进入地铁入口的一霎那,那久违却又熟悉的吉他声和歌声传来,突然间就这么把你唤醒了。还记得他唱道:“是否还记得那些年少时的过往,是否还记得那些曾经不懈的追求…”,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如此大声的唱,那么用力的扫弦,而这其中迸发出来的力量来自何方,也许我们都不会懂,但却会深深震撼和感染每个路过的人。

昨晚睡到后半夜被屋外凄惨的猫叫声惊醒,便没再睡着,天亮后发现天色阴沉,空中不痛不痒的飘起了雪花,没有去坐地铁,改坐公交车去单位,好在这洋洋洒洒中随便胡乱看一看。坐公交上班的麻烦之处是需要换乘一次,所以我几乎不坐公交。也许生活中总有些巧合会给你带来很多的惊喜,而这种巧合也往往存在于这种‘几乎’之中。换乘的时候,一下车便瞅见了他,还是墨绿色的冲锋衣、黑色的围巾,还有依旧比较油的头发。我知道他会跟我坐同一路车,目的地也是一样,因为从那站下车可以很快的进入雍和宫站的通道,而那里也是他所要开始歌唱的地方。

有种想要去和他认识一下的冲动,问问他的琴,问问他写的歌,问问他是否愿意教人弹吉他…可还是忍住了。忽然意识到在北京这偌大的城市里,能遇到这么一个可以唱歌给大家听的人,或许本身就是一件难得的事情。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对于一个歌者而言,不打扰,静静去听才是对他最大的尊重。

写了这么多,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或许压根就不需要表达什么,因为从对他的观察中我似乎也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对于每个平凡的人来说,谁都曾会幻想过以自己命名的小说,或是枯燥,或是隽永。结局终会怎样,可能已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只是在生活的旅程中需要保持一份坚持和坚守,别放弃就好。

而我,只是想单纯的记述这么一个人而已。

一个卖唱歌手 二维码相关阅读
亲爱的曾哥
偷听很有趣
翻译与翻唱的风格
歌手的气场与合声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