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16期]能有点儿常识吗?

@ 九月 3,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9月3日。2010年的今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质疑曲江模式的文章(620期之2),这是中央级党报首次批评曲江,很多人认为这是风向在变。3年过去了,曲江模式依然争议不断,党媒却已经为其站台很多次了。

[1]党报上的范文

党媒的报道倾向是一种风向标,这在帝国是人尽皆知的默契,文革时这种默契曾被发挥到顶峰,文革结束后又被作为传统继承了下来,适用至今,比如8月30日《宝鸡日报》头版刊登的署名“向阳”的评论员文章《一网打尽造谣传谣的黑手》,成为《华商报》(1704期之9)之后第二家紧跟“打击谣言”大业的媒体——就可以这样解读。

不能怪《日宝鸡报》这么谄媚,一来丫的属性就是党报,紧跟着党走是它的责任;二来今年6月28日《宝鸡日报》在给贵党祝寿的时候,大概是临时工作祟,不小心使用了“缅怀”这个词(1652期之7),在网上很是火了一把,所以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表态哄上级高兴,怎么能不紧紧抓住?

根据署名,我们还可以断定文章作者就是宝鸡日报总编辑吕向阳,此人同时还是宝鸡日报社社长,也是报社党委书记。如果把陕西媒体界看做一个微博的江湖,他也算是大V了,有网友点评说文章的文采很不错,果然大V不是白混的。下图就是评论全文,各位欣赏学习下,尤其是媒体界、宣传领域混饭吃的各位,这可是范文,下次写宣传文章就不会那么干巴巴的了。

范文

[2]兴教寺还是要申遗

西安市政府应该恨不得这场“打击谣言”的运动早点来,这样沸沸扬扬的兴教寺拆迁风波(1570期之1、2、31571期之21573期之51574期之本周公共话题1575期之4)就不会发生,僧人生活区早拆了,更不会出现有人以讹传讹把寺内安装的由僧人管理的安全监控设施说成是“兴教寺僧人被控制”,以至于无数上师力挺兴教寺,西安市政府和躺枪的曲江管委会被一黑到底。

因为这场运动没有早点来,所以兴教寺拆迁至今没有动工,被网上舆论搞得焦头烂额的西安市决定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专家。今年10月,这些专家们将到西安考察评估包括兴教塔在内的丝路“申遗”7处遗产点。陕西文化遗产保护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周萍是这样说的:“按照整个世界遗产来看,兴教寺的功能区结构是不对的,现代建筑是兴教寺自己筹钱盖的,而不是国家拨款,我们会把这些情况跟专家讲清楚。申遗最关键的还是遗产项目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我们将就此与专家不断沟通,但最终还得看专家的意见。”

当然这不是申遗的最终结果,正经流程是这样的:专家们来评估—有问题就改,没问题不改,没戏的就算了—明年世界遗产大会上最终决定。所以兴教寺最终会怎么样,还是要看教科文组织专家们的意见,如果他们认为有戏还需要修改,那么不用怀疑,兴教寺是逃脱不了拆迁的。

在我个人看来,这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1. 兴教寺僧众不用再被架上舆论道德绑架,西安市政府也能摆脱说什么都被质疑是贪寺产的尴尬境地;
  2. 如果需要拆迁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一来那些现代建筑不是古建筑,二来一旦申遗成功,既可以赢得国内外关注,又能拿到大笔的保护资金,对兴教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3]凭什么不能挖井

如果官方觉得把网上的“谣言”都打倒,公信力就回来了,那么就太天真了,马哲说内因才是根本原因,这话没错,公信力都是自己搞没的,比如在下面这件事上:

据《第一新闻》报道,因为西安环山路部分地段要拓宽改造,前几天长安区东大街办罗汉洞村不少村民就忙着在靠近环山路边的地里打水井。据说政府将赔偿所占土地,如果被占土地里有水井,一口水井可能赔偿一万元左右。

这种行为在建国初期就叫薅社会主义羊毛,在当时是会被抓的。现在没当时那么严了,但依然会被阻止,在《第一新闻》的报道中,这些村民的打井行为最后被当地进行现场测量的街办工作人员阻止了,村民也停止了打井。

如果阻止不了呢,当然是通过攻击部分事实进行污名化、批判啦,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城中村加盖房,因为地是村民自己的,人家想盖多高就盖多高,官方完全没法阻止,于是就通过临时加盖房常常赶工期出现倒塌事故来限制城中村加盖楼房,然后称其为违建。

地和房子是村民的私产,如何处置是他们的权利,通过临时挖井、盖房来多要赔偿金,这是人的本性,这里面只有道德问题,没有法律问题。只是官方不这么认为…

[4]老师的指定

土地和教育可以并称这个时代的两大赚钱点,这条单说教育。9月3日,@长安银河投稿讲了一件事:

“上小学的女儿放学回家后说受到了老师的批评,原因是女儿没买‘文海’的作业本。无奈下,去文具店购买,与店老板闲扯,店老板曰:都是厂家与教育局关系攻关的结果,全西安市的小学都必须用‘文海’。”

有网友说文海质量挺好,用就用了呗。问题不在于文海的质量,而在于厂家和学校联手剥夺了学生的选择权,这就相当于本来是自由恋爱,却被搞成了包办婚姻,现代人没几个愿意接受的。这种事其实是常态,指定作业本牌子算是比较少见的,最多的是指定辅导书。

最后请允许我借用@突然很想改昵称的评论吐槽一下帝国的小学教育:“小学时候最怕老师开学讲各种要求,几个本子订一起,哪个是几号本,包什么皮,用不用塑料皮,塑料皮的杆是什么颜色…记得我的本子皮没用黑笔而用蓝色笔写了名字班级,被老师直接摔出窗外了。童年阴影呐。”权力的养成是从小开始的。

[5]动物园的无奈

赚钱似乎是时代关键词,大部分事情最后都可以用这个词来解释。前两天,@我在西安天气雨写了一个长微博吐槽秦岭动物园是一个‘合法’的地狱:1、主持人在介绍“森林之王”老虎多么威武神气时,十几只老虎在驯兽师的“指导”下做出滑稽的动作;2、游览图上有袋鼠,顺着地图来回寻找未果,询问附近商店才得知,袋鼠两年前就死了…

这条投稿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人们开始怀念起老动物园来。最后疑似知情人@喝得糊涂揭示了原因:

不是动物园的人都想着挣钱,而是动物园的管理单位唯效益论。搬迁以前动物园是事业单位,归园林局管,还带些科研及科普性质,我曾经帮动物园整理过一篇珍稀动物的繁育论文。现在归了西旅集团,企业性质,当然要讲效益了,财政把责任甩给企业,而企业又不愿意做赔本买卖,亏的只有不说话的动物。训兽表演都是外包的,包括动物合影的。不靠这些经营行为而仅靠财政支持对于动物园的运营简直是杯水车薪。这样的市场化行为是基层饲养人员能左右的吗?

他的质问相当有道理,甚至动物园的高层都没办法左右这种市场化行为。市场化不是不好,但将政府责任市场化,完全推脱责任,这可不是好苗头。

[6]5:1

最近中国企业家协会什么的发布了“2013中国企业500强”,国企及国企控股企业再次包揽半壁江山,陕西共有6家企业入围,他们分别是:延长石油集团、陕煤化集团、陕西有色金属集团、陕西东岭工贸集团、陕西建工集团、陕西汽车控股集团。除了东岭工贸,其他5家都是国企。

巧的是前阵子陕西决定扶持民间资本(1709期之6),我猜不管陕西怎么做,明年的中国企业500强中的陕西企业,也不会有央企民企属性比例的变化。

[7]交警的回复

9月2日一名男子堵在乐游路交警11大队门口玩行为艺术,自残求见国家领导人求说法(1715期之3),在9月3日得到了西安交警支队的书面回复。回复称据调查,8月25日上午10点,该男子所有的重型卡车在雁翔路涉嫌交通违法,曲江大队民警让其停车接受检查,但该男子和其弟一起殴打了民警,当事民警被围困,根本无法还击。

这个解释真的很不能服众,看解释是交警吃了大亏,完全不能解释这名男子为何情绪激动到自残求说法。

[8]有点儿常识吧

现在的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和上面的交警与司机之间的关系差不多,充满了戒心和预设立场。9月3日,@love哭啼的百合花投稿说她三爸早上胸闷,去灞桥人民医院看病,“医生让住院,于是就给挂掉瓶。挂第一瓶时他还在跟人聊天,到第二瓶时人就翻白眼了,抢救失败,医生一会儿说是心肌梗塞,一会儿又说是冠心病,就这样活生生的一个人就没了。”投稿人还说:“病人只有45岁,留下妻子、两个孩子和一个77岁的老人,医院不给赔偿还有公理吗?”

如果这位投稿人看过美剧《豪斯医生》,就会有一点儿常识:医生不是万能的,现代医术虽然能解决很多问题,但仍然没法解释很多病症。而医生也不是万能的,不可能看一眼就能搞清楚是什么病,很多时候有很多病症是需要做各种检查的。另一个常识来自评论中的网友,不止一位网友指出:心肌梗塞就是发作速度很快的病,一旦发作分分钟就死了,根本来不及救。

其实真正令人惊讶的不是这些患者家属这么缺乏常识,而是是医患关系居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现在医院的公信力跟政府已经差不多了。

[9]猜猜哪个是真相

新闻写作中有一项要求是把每一方的说法都要列出来,这条我们不妨把关于一件事的不同报道都列出来:

  • 据《西安晚报》报道,8月29日中午,西汽二公司杨师傅开车将朋友夫妇俩送到农兴路与永祥路十字,由于想上厕所,杨师傅没有注意路边有乘客拦车,就直接往前开找厕所。在他准备下车上厕所时,没想到拦车乘客认为出租车拒载,追上来对他一顿暴打,造成两根肋骨骨折,右眼缝合4针,身体还有多处受伤。
  • @右投左打在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上看到了不同的说法:司机送完朋友空车,乘客拦车不停,骂了司机一句,司机回骂然后跟司机朋友一起去收拾乘客,乘客打电话叫了四五个人海扁司机和其朋友,两方都不承认先动手,上厕所是托词。

根据大西安的哥的尿性和西安人的冷怂倔,我个人认为第二个版本更可信些。

[10]省长的回应

8月31日,陕西省长娄勤俭接受了凤凰卫视吴小莉的采访(视频短地址:http://goo.gl/hi28vd),省长先生先介绍了落户西安的三星项目,然后在说到神木借贷危机时说:“神木借贷危机(1666期之1、21667期之41668期之11671期之本周公共话题1684期之71699期之本周视频1705期之1),大部分还是跟煤矿有关,煤矿还在,这样的问题属于一个可控的范畴。…现在煤炭价格上是出了一些问题…我们正在分类地解决…”这大概是陕西省高层首次公开回应神木借贷危机吧,各位可以看看。

西安e报171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255期]每晚都做一个哆啦A梦
[西安e报:620期]“曲”径通“忧”
[西安e报:985期]法律hold不住了
[西安e报:1351期]开学第一课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