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215):真假记者

@ 九月 5, 2013

时间:2013年9月4日

地点:骡马市某咖啡馆

人物:媒体人老刘

对话人:长生

:最近陕西在打击假记者的事你知道不?

:当然知道了,陕西新闻联播还播了么,号称“百日专项行动”。还有具体案例呢,咸阳彬县就法办了三个人。

:你觉得这事靠谱不?

:省上突然搞这么个活动肯定是有原因的,就最近这两天,电视报纸网络都在说这个事情,就是上峰指令,固定动作。全国各地都有以敲诈谋生的假记者,以陕西为例,主要集中在陕北一带。有干了这行很久的“记者”说,最近两年陕北行情也不行了,不好弄钱,但比陕南还是容易一些。

:因为陕北比陕南有钱吗?

:那倒不是,而是和性格有关系。陕北人性格直,办事爽快,被逮住把柄了立刻就给钱。陕南人性格磨磨唧唧,遇事了不想自己花钱着解决,喜欢拐弯抹角找关系。

:怎么分辨真假记者?看证件有用吗?

:一般来说,真记者采访时都用不着记者证,反而是假记者需要用证件撑腰。几年前我听过一个数据,陕西一共有20万左右的新闻从业者,这个数字乍看之下挺多,但是“从业者”这个范畴本身就是很模糊的。每家新闻单位都有一定比例的持证人员,比如省广电,上上下下约有3000人,但是持证的可能不到20%。

:人这么少?

:是啊,尤其是跑社会新闻的记者,基本上都没有持证。你说他们是记者吗?他们是货真价实的真记者,这样的记者在省内属于大多数。反而在陕北,有很多有真记者证的假记者,天天干的是敲诈勒索的事情。

漫画
记者证并不是检验真假记者的唯一标准(漫画作者:华文武)

:既然那些搞敲诈的是真记者,单位不管管吗?

:这些单位大部分都是一般人没听过的,比如XX法制报、XX导报、XX信息报等等,他们的报纸一般也不在市面上流通。这些记者大部分是和单位沟通好,比如花上点钱承包一些版面,至于上面发什么内容是不管的。记者遇上个啥事,单位企业不愿意掏钱,就发负面,掏钱了,就写些软广告上去。

:假记者干敲诈的收入能有多少?

:多的一年下来有好几百万。

:真记者有干这个的吗?

:当然有。刚才说的那些有很多一部分就是“真记者”,但他们的单位说出来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除此之外,也有很多所谓的“主流媒体”干这种事,比如早些年,XX都市报驻延安记者站的X站长,去的第一年就号称“X百万”。

:他们干这种事更顺手吧?

:是啊,你看这次省上的打击行动,里面特别强调了“真假记者相互勾结”,这点就很有意思,你慢慢体会。

:贵行业真乱。

:是挺乱的。现在记者这个职业的门槛越来越低,我觉得干这行需要一种与生俱来气质,起码内心中需要一块不会崩溃的地方。再举个例子,XX报在省内算是第一大报,有记者刚去地市驻站的时候,收到的红包都上缴,但别的地市驻站记者知道后就急了,开始骂这个记者。你说好玩不?

:红包数额一般是多少?

:红包分好几种,一种是宣传性质的,也就是所谓的车马费。这种在西安的一般行情是200或300,有多的500,少有1000的;另一种红包就是所谓的负面消息封口费,一般2000起步,上不封顶。有记者一次要了10几万的都有,结果刚拿现金出门就被警察堵了。

:第二种被抓的风险有多大?

:基本没风险。一般某个记者敲诈成功后,会在他们的小圈子里相互通知,然后人就一窝蜂地来了。被敲诈的行业一般集中在医疗、教育之类,如果是政府机构的话,一般不会过科级单位,主要集中在县城或者乡镇上。

:没人报警?

:出事的都想息事宁人,谁想把自己的丑事闹大呢?习大大都说“打铁还需自身硬”,被敲诈的一般都不会干净,否则他们还担心什么呢。

对话(215):真假记者 二维码相关阅读
对话(213):县城宣传部的故事
对话(209):辛苦了,美女
对话(206):陕西美食不咋地
对话(196):我不会为雅安地震捐款

××××特别提示××××

融合沟通、关爱民生,INXIAN“对话”栏目,让这个城市的每种声音,都有表达的机会~欢迎投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