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安与陕西省的博弈与分歧

@ 九月 6, 2013

原文首发于2013年9月2日《21世纪经济报道》13版,作者“叶一剑”,原标题《大西安的博弈逻辑与陕西省未来的城市战略核心》。编者注:这期报纸用5篇文章重点关注了西安,将陕西省和西安市的矛盾冲突摆在了纸面上,还从行政体制改革、政府职能权限划分等角度,探讨了“省市之争”来龙去脉。本文是第一篇。】

我们的这期报道恐怕会引发一些争论,所以,我更愿意将我们的报道看作是一次讨论的开始,而远不是一个结论性的东西。

故事还是得从三星开始。之所再次关注西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三星投资西安(1186期之31205期之1)。

大家也许还记得,当时围绕三星落地西安一度引发激烈的争论(1208期之8),只是在我看来,当时争论似乎并没有触及这个项目与西安这个城市联姻背后核心价值评判,只是将许久以来对地方政府不惜血本的非理性招商引资的积怨,发泄到这个项目上。再加上对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一贯质疑,所以,当时真是一个很火爆的新闻事件。

现在是时候仔细的看一下三星来到西安这个被国家定位于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以后的故事了,尽管现在很多事情可能还为时过早,难以清楚的看出我们预期中的效果,但至少有些东西已经初见端倪。所以,也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理性分析这次联姻的可能。而且,对其多元化的审视,对其它区域和城市的发展很有价值。

从投资额度和业务类型来讲,三星这次在西安的投资,与同时期天津、沈阳等城市所承接到的新的全球性的产业转移一起,在一定程度上提醒我们,从中国承接全球产业转移的角度而言,以前主要体现为来料加工、劳动力密集、低端制造的产业转移时代,已经过去了,一些跨国公司考虑到国内一些城市在中高端智力资源提供商的成本优势,再加上这些地区的基础设施、物流体系的完善,以及国内的市场空间,将开始将一些在全球产业链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的业务环节放在国内。这些产业事关核心技术以及全球产业链条的完整,项目投资额比较大,对投资地的硬件和软件要求更高的同时,一旦落地,对当地产业结构和新的产业集群的重塑,都有很大想象空间。如果谁有兴趣的话,可以对三星闪存项目落地西安以后对西安的产业全球化和新的产业辐射做一些定量的分析,结果会更有意思。

此外,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研究方向是,将三星来到西安以后给当地经济、社会、产业结构等带来的改变,与富士康来到郑州以后对当地经济、社会、产业结构等带来的改变做一个比较,研究结果也同样充满想象空间。

这一现象和趋势当为陕西省的另一个明星区域西咸新区所重视,在我看来,其能够在多大程度上重视和借势于这一全球产业转移的新趋势,将对这一地区的产业构建和经济规模建设产生重大影响。而更直接的讨论是,如果三星当时能够直接落户在西咸新区,那么,对西咸新区的发展而言,绝对是里程碑式的事件。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落在了西安的高新区。据此,我比较好奇的是,据说是陕西省牵头协调落地的项目三星,为什么最后没有放在从空间供应上具有一定优势的西咸新区,而是放在了高新区,不是说西咸新区是陕西省集全省之力打造的新区吗?甚至在我们采访中不断听到其它区的官员说,陕西省将资金和土地指标都倾斜到了西咸新区,这让他们有些不满。而且,陕西省当地的专家几乎普遍的共识是,考虑到西安直辖的传闻不断,在大西安规划中,省市之间存在分歧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很显然,大西安的故事依然处于刚刚开始的阶段,下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当是,直到今天都还“蜗居”于西安城墙内办公的以陕西省委、省政府为代表的省级办事机构将搬到哪里去。会是西咸新区吗?那时候,对今天有着多种传闻的大西安博弈的真实逻辑,会有一个相对清晰的结论。不过,有些遗憾的是,考虑到中央对新的楼堂馆所建设的限制,陕西省省级机构的搬迁也许会很漫长。

大西安与陕西省的博弈分歧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安e报:188期]“关天经济区”是个假相
[西安e报:562期]恭喜!西安要直辖了
[西安e报:1607期]相爱相杀大西咸
[财经述评]西安算什么金融中心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