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傥骆道

@ 九月 7, 2013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娄敬墓》】

秦岭北麓有峪曰骆谷,南麓有峪曰傥谷,遥遥相对,屈曲而达,为傥骆道。

骆谷在西安市所辖周至县西南30里,傥谷在汉中市所辖洋县北30里。由骆谷进秦岭,越十八盘,过骆谷关,经厚畛子,华阳镇,沿傥谷便脱然而出秦岭。

傥骆道是过去雍州通梁州的主路。从长安到汉中或到成都,走此道都很快。其以军事推动,兴于三国,之后久有大用。唐高祖武德七年,公元624年,在老君岭置骆谷关。唐太宗贞观四年,公元630年,把设在老君岭的骆谷关南移10里,大约位于今之关城子村一带。有唐一代,此道5里一堠,10里一站,配备专门机构管理,客舍,邮亭,铺子,也是应有尽有。至宋,陕西与四川之往来,仍走此道。一旦女真族人所建立的政权向南宋进逼,秦岭遂为对峙之线。南宋军在傥骆道营造了雄伟的石佛堡,以扼制女真族人逾越秦岭。大约这时候,出现了新骆谷,其在原骆谷以东,为东骆谷,原骆谷便为西骆谷。西骆谷峻峭,东骆谷略缓,人性趋吉避凶,遂会优选。元以降,此道的军事意义偏低,然而它仍为贸易所大需。明在十八盘设置巡检司,反映了一种谨慎的态度。清以秦岭的资源为开发,此道遂繁运木料、药材和矿石。至中华民国,此道常有四川人担乡肴野蔌到西安来,再担盐而还。1958年在原骆谷口,也就是西骆谷口修了一个水库,此道尽息。不过现在的108国道,实际上是循傥骆道而行的,足证祖先目光之准。

地图

今之华阳镇,是傥骆道的枢纽。唐玄宗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以其要冲之形势,开始设置华阳县。不过根据时局的变化,华阳县也是忽立忽撤,但其为傥骆道之枢纽却是坚固的。清在这里置华阳分县,中华民国随其建制,也曾经设华阳分县。之后由区演化为镇,虽然为镇,也是具潜在军事价值的一个镇。

华阳镇水环林茂,有珍稀动物,文化遗产,可以一游。其南行150里是洋县,北行520里为周至县。它的东北接周至县太古坪,西北接周至县二郎坝,北接佛叶坪或佛爷坪,这里的厚畛子有一个县城已经废了,曾经是清佛坪厅治所,民国的佛坪县治所,残垣断壁,荒院破庭,皆能启发幽情。

魏齐王正始五年,公元244年,魏将曹爽率兵数万至长安,入骆谷以伐蜀汉。可惜民不给力,车不能输,牛马骡驴饥疲多死。未出傥谷,便遭遇蜀汉部队。他们居高据险阻击,使魏兵难进,遂不得不退。

蜀汉后主延熙二十年,公元257年,蜀汉将姜维率兵数万伐魏,走傥骆道昂昂而来,并长驱沈岭。然而受到魏将司马望抗击,并有魏将邓艾增援,姜维久久无果,遂还成都。今之骆谷口有方形土梁谓之姜维岭,便是对姜维的纪念,实际上它就是沈岭。

魏元帝景元四年,公元263年,魏将钟会率兵并驾褒斜道、傥骆道和子午道,以攻成都,优势颇大,蜀汉遂亡。

晋穆帝永和五年,公元349年,梁州刺史司马勋欲打羯族人的后赵,从傥骆道调兵,一举破其石遵。

盛唐一旦变为弱唐,它的皇帝就不好当了。唐德宗兴元元年,公元784年,天下动乱,失京师之所,国之元首遂入骆谷,出傥谷,到了兴元,今之汉中,躲过一劫。96年以后,唐僖宗又往成都去避难。末代的皇帝甚至连盛世的轻卒贱吏也不如啊!

2010年冬的一天,我考察了骆谷。先至东骆谷,就是新骆谷,恰有长途汽车进秦岭,遂久望其尾灯消失。赴城固的汽车,将沿周城路而行。至汉中,至成都,也可以走此道,为108国道。沥青厚实,护栏强硬,状态颇威。后至西骆谷,就是原骆谷,大约从十世纪起这里转颓。数里以外,便见大坝高筑,知道骆谷已经变成了水库。稍一斟酌,绕大坝向骆谷西岸走,逢集,乡民拥挤,喧嚣四溢。过来福寺,玉皇庙,皆萧条冷清。以建水库,教场皆迁至西岸宽敞之地。库大水少,寒风浩荡,然而有鸭子结伴觅食,不知道它们是野生的还是家养的。

沿西岸向里走,其峪渐渐收缩,树越来越多,凡松,柏,国槐,楝,白杨,一个粗壮一个。河滩甚阔,但水流却小。应该是为了节水,修了渠,聚流于一混凝土圆管,清溪遂顺其渠注水库。有一对夫妻在挖沙,河滩坑陷,显得糟乱。曾经有人于斯淘金,他们发财而去,留下的石盘和石磙还弃在河滩。踏着乡民的足迹过河滩,登上了骆谷的东岸,见房舍散于杂树之中,门前有的停摩托车,有的停挖掘机。问一个老者,说:“这是龙窝村,建水库迁到东岸的。”再问,老者说:“还有骆村,迁到下游了。过去这里是骆国的地界,还有骆谷驿呢!”老者有病,腿跛嘴黏,也许是脑溢血或脑血栓所致,但他却兴致很浓,连父亲在1953年被镇压也想倾诉。感谢了老者,沿东岸向外走,骆谷顿开。过了大坝,遂为缓坡,仰望尽是平原上的村子。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日于窄门堡

秦岭傥骆道 二维码相关阅读
访唐玄宗泰陵
少陵原:农耕文明渐消失
御宿川:上林苑的一个点
商洛旧事之平浪宫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